繁体版 简体版
大仙文学 > 军史小说 > 共和国之刃 > 第一百四十一章图穷

对于那些没有到过金三角的人来说,对于它的印象,大多都是出自于影视作品的描述:茂密的丛林,挂在树上的毒蛇,身穿旧式军装,全副武装的彪悍毒贩,还有那些简陋的,大多是以竹木为材料搭建的营房,哨塔,或许在岐岖的山路上还可以看到几辆飞驰而过的吉普。

这些……其实也不能说不对,因为这的确是金三角的一个缩影,但是,它绝不是金三角的全部——其实道理想一想便不难明白:就算是穷山恶水,十里之内也必有迷人的景致,何况这金三角地区地处东南亚,地里肥得流油,要找几处不错的风水宝地又有什么难的?而对于那些手握着天文数字般巨额财富的毒枭军阀们,你觉得他们会像个吝啬的地主老财一样,让自己的钱存在银行里发霉,而自己却躲在林子里,成天过着野人般的生活吗?

作为本次谈判的中间人,也是东道主,奈昆显然不想让人觉得他小家子气或是失礼,所以谈判的地点选在了他位于玉湖边的那座占地高达上百亩的私人庄园内。这是他花费了重金为自己打造的安乐窝,里面的设施之齐全,装修之豪华,几乎可以比美某些中东小国的皇宫,更别说这里背山面水,若是换在那些发达国家,像这样的好地方,地价绝对都是要论‘尺’来算的,而且普通人哪怕是穷其一生,存下的钱或许都不够在这里修上一间茅房。虽然谈判的各方对于会场的要求更多是注重的安全和公平上,但在他看来,也只有这样的地方,才配得起这次谈判的规格了。

毕竟,这次谈判的结果,很可能将影响到未来数年,甚至是数十年金三角地区的政局走向,总不能真让那么大一堆随便跺跺脚都能让东南亚颤三颤的大人物们,随便聚在哪个草蓬里一边吹着‘西北风’,一边谈论大事吧?那也太寒酸了。

首先到达的是塔甸方面的代表,他们比约定的时间足足提前了近两个小时。看起来,他们似乎真的遵守了约定,作为塔方代表的总参少将,除了几名随行的警卫,并没有带着军队过来……当然,至于暗地里是不是有别的安排,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这就是奈昆那个有名的‘金屋’吗?果然不错……这老东西,的确挺会享受的。”

下车后,打量了一番眼前这座只能用奢华来形容的豪宅,少将库巴微微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自语道,只是那微微收缩的瞳孔中闪烁的,却是一缕贪婪的目光。

这时,早已恭候在一旁的奈昆的管家急忙迎上前来,十分恭敬的将他们一行人带进楼中,那态度,根本就看不出双方根本是两股近乎于水火不相容的军政势力,倒有几分两国之间友好访问的架势。

而姜军呢?可能是出于对时间观念的过于偏执吧,他仅仅只比约定的谈判时间早到了十分钟,若是再算上从下车后到达会议室的时间,怕是真会分秒不差……而有趣的是,他在下车后,打量着这座凭生仅见的豪宅,也淡淡的扔下了一句评语。

“这么多钱,拿来干什么不好?把个房子修得再漂亮,给自己当坟么?”

当然,这句话说得很轻,所以恭候在门口的管家似乎并没有听见——依然是态度恭敬的将他带进楼内,穿过长长的走廊,最后在一间双开红木门的会议室前停了下来。

推门而入,姜军立刻感到两道凌利的目光向自己射来;坐在主座上的,是一名身穿便服,长得白白净净,看起来慈眉善目,就像个和气生财的生意人般的胖老头,他就是这座庄园的主人:奈昆。而他的右手边,那名身穿塔甸将军制服的中年男子就不用说,自然是塔方的代表:库巴——一个出身塔甸军方豪族的典型的太子党。能派他出面,倒也证明了塔甸方面对于此次谈判的重视。

在姜军打量着俩人的同时,奈昆和库巴也好奇的打量着这名近日来堪称是金三角风头最劲的复仇王子。先是盘据新泰多年的地头蛇彭霸一朝被灭,接着又是举世震惊的禁毒宣传,更以数千刚刚吸收的战俘硬扛塔甸数万大军一月有余,不仅丝毫不落下风,甚至还让塔甸方面吃了不小的亏……多少年,金三角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了,想不到一手搅起了这么大风雨的人,竟会是眼前这个看起来最多不过二十多岁的小青年,还真是应了那句话: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只可惜,俗语中还有另外一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一个人风头若是太劲了,可未必就是什么好事!

嘴角边透出一丝耐人寻味的冷笑,三人的目光中空中几乎要碰出火花,但瞬间又各自收了回去。走到会议桌边,随手搬开一把椅子坐下,姜军淡淡问道:“可以开始了吗?”

库巴轻轻哼了一声,神情傲慢,似乎根本不屑回答,却将目光投向奈昆。

奈昆淡淡一笑:“我只是个中间人,作个见证而已,你们不用理我,随意,随意。”

微微点头,库巴的目光重新回到姜军脸上,沉声说道:“以我们双方之间的关系,我想那些虚伪的场面话就不必多说了。这次谈判,是为了要结束金三角,尤其是新泰地区的动乱,为我们双方之间寻求一个和平的解决之道。”

姜军微微点头,不动声色的说道:“很简单啊,这场战争本来就是你们挑起的,要和平,你们撤军不就行了?”

库巴脸色一寒,沉声说道:“新泰自古以来就是塔甸不可分割的领土,身为塔甸军人,就算战至一兵一卒,我们也绝不会坐视国家主权的沦丧!”

姜军抬眼看了看他,眼中毫不掩示的透出一丝嘲讽:“新泰自古以来就是塔甸的领土?你们这个‘古’,不知是哪从一年算起呢?据我所知,就算是在我之前,这片地方好像也轮不到你们作主吧?主权……它存在过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