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大仙文学 > 军史小说 > 共和国之刃 > 第四十八章家族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在得知排华暴乱已经向着大规模武装冲突的方向转变时,李少凡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当再三的确认,并得知他的那些同胞们不知从哪里得到了大量的军火,并借此打退了暴徒们多次进攻,对方伤亡惨重时,一股彻骨的寒意顿时从心底涌出,再也无法保持那种‘上等人’的从容淡定。

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说起来容易,可世上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说实在的,对于这场暴乱,他其实并不怎么担心。财富多到了他们李氏家族这种地步,别说是区区几个暴民,就是印尼政府想对他们下手,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一幅好牙口,能不能吃得下。这么多年来,那些仇视华人的暴民们口口声声要把南洋所有的华人杀光,可事实上他们自己却比谁都清楚,如果真的失去了这六百多万勤劳聪明的华人,那么这个国家的经济也就彻底完蛋了——南洋土著的懒散和愚蠢举世闻名,这么多年如果不是靠华人们创造的财富撑着,靠他们自己,不把自己饿死就算万幸了。

正因为如此,所以历年来的暴乱,政府和众多的势力一方面抱着纵容不管的态度,借此来转移国内矛盾,另一方面,却又总是小心翼翼的控制着事态发展,从来不会一棍子把华人打死,更不会真把他们逼上绝路。像98年闹得满世界沸沸扬扬的那次,被杀的华人加起来也就是一千五百人,相对于一场发生在两亿人口国家的全民暴乱来说,这个数字其实并不是很大。

但现在,这一切全都变了——华人帮派组织人手进行抵抗的事情他知道,事实上在这其中,以他们李家为代表的南洋各大华人家族都暗中出了不少的力,毕竟他们也不愿看到自己的同胞无辜被害:原本的计划,是通过这些帮派势力的组织,尽可能的让同胞们自护自救,抵挡暴徒的侵害,为此,他不惜冒着天大的风险从国外请来了据说是最好的雇佣兵,让他们去拖住很可能参与到暴乱中的142师。做了这么多,目地无非就是一个,那就是让南洋华人在这场暴乱中,少流些血。

可是,事情从一开始就脱离了他的预计,他怎么也没想到那帮无法无天的雇佣兵居然胆大妄为到这种地步,一出手就把整个142师上上下下一万多号人杀得干干净净——那可是一个师啊!就算他不懂军事,也知道在现代战争中,要成建制的灭掉一个师有多难,到现在他都不明白那些佣兵是怎么办到的?

当然,怎么办到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该怎么善后?一个师被灭,放在哪个国家都是捅破了天的大事,他们李家就是再树大根深,也不可能与整个国家的力量为敌,一旦被人知道这件事与他们有关,家族在南洋几代人,近百年的经营就要毁于一旦,而事件的风波,更可能会被无限的扩大,为整个印尼的六百万华人带来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这一次,死伤的人数很可能会是以‘万’来计算。

可是,还没有等他想好该怎么抽身,或是该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平息印尼高层的怒火,却又突然听到了这样的消息——死几个畜牲算不了什么,那些披着人皮的野兽如果能全死光了才好,可问题是,他们不应该,也绝对不能死在华人手上!更别说他们还大量的使用了不知从哪里搞来的军火,这样一来,不管是为了平息国内的愤怒还是为了压制华人反抗的苗头,政府都会调动军队进行镇压,那样的话,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他甚至已经不敢去想在这场风暴中,会有多少同胞失去生命了。

是他们……没错,一定是他们!

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李少凡将所有的事情串连起来,答案便呼之欲出了。这么大批的军火,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而且这么巧刚好所有的枪型全都是印尼军方装备的,这只能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些军火,原来的主人正是已经被消灭的142师,除了那些雇佣兵,还能有谁做出这样的事?

好狠的心计,好深的城府,我到底还是小看了你们……只是,你们的目地又是什么呢?挑起华人与印尼政府全方面的争斗,对你们又有什么好处?

心里正恨得直咬牙,管家走了过来,恭声说道:“少爷,老爷要您马上去书房见他。”

李少凡心口猛的一跳,立刻就意识到自己做的这些事,终究还是瞒不过当家的李家家主,他的父亲。之前之所以没说,只是老爷子暗中默认了他的做法,可现在事情却完全失控,更将整个家族和数百万同胞都置于了险地,自己自然就得要承担起这个责任了。

来到书房,李少凡微微躬身,先是向着坐在书桌前的父亲李凤先恭恭敬敬的请了个安——像他们这些海外的华人世家,尽管数代人远离故土,却对于中国数千年传承下来的礼仪看得极重,尤其是孝道方面,更是来不得半点马虎,说他们封建也好,传统也罢,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他们的根。

年纪约在六旬开外的李凤先虽然近几年来已不怎么管事,生意大多交给了儿子打理,可多年来叱咤风云的积威却早已让他拥有了一种常人所没有的威严,虽没有怒发冲冠,只是抬眼淡淡一扫,便让李少凡变得坐立不安,甚至连眼神都不敢与其对视。

“知道你错在哪吗?”盯着李少凡看了片刻,李凤先突然淡淡问道。

李少凡身体微微一颤,低头答道:“我错在不应该瞒着父亲去做这件事……或者说,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去做这件事,这完全违背了我们李氏家族‘不参与任何政治,不与任何当权者为敌’的祖训!”

听到这样的回答,李凤先眼中顿时透出失望,轻叹道:“直到现在,你都没明白自己错在哪,我白教你这么多年了。”

李少凡不敢分辩,头垂得更低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