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爸爸一大早从酒店出来,先顺路在早市买了新鲜的蔬菜和水果,然后来女儿这里给她做早饭。进门时林菀刚吐了个天昏地暗,走路都得扶着墙。

    她爸心疼的问:“不是开了止吐药吗?”

    她摇摇头说:“吃过两次,没用。”

    “要不要再去买点?”

    “不用了。”她心想,基因的力量果然强大,才这么一丁点儿就这么能折腾,以后还了得?看来做母亲真是天底下最大的挑战。

    林爸爸已经能把孕妇专用餐做的得心应手了,糙米粥,白水煮蛋,凉拌的土豆丝黄瓜条,只放了盐和醋,一点油星都不能有。

    吃到一半,门铃作响。林菀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是陈劲的得力助手,帮他干了不少坏事的吴秘书,他恭恭敬敬的说:“林小姐,陈总让我把这个交给您。”说着呈上一份文件,“签名之后要拿去公证。”

    林菀接过,标题不陌生,不久前陈劲就曾给过这么一份东西,当时她很生气,这一次却连气都没有了,只有疑惑,陈劲这一出又是什么意思?

    秘书见她迟疑,解释道:“陈总说请您务必收下,这是孩子的抚养费。”

    听到最后三个字,林菀拿着文件的手猛地一颤,刚才的酸黄瓜好像吃到了心脏里,她爸大概是醋放多了,酸的她难受。这个人,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她盯着那几个黑体大字瞧了半天终于明白了,他这是在负责任。

    不禁气从中来,她又不是给他养孩子,那是她的孩子,她自己的。忽然一个念头冒上来,以后他或者他们家会不会跟她抢孩子,貌似有钱人都爱干这事儿。想到这儿她把文件还给秘书,板着脸说:“你回去告诉陈劲,我自己的孩子自己养的起,不牢他费心。”

    吴秘书接住,还没等开口又听她警告:“还有,别打我孩子的主意。”

    吴秘书愣了愣,忙说:“林小姐,您误会了,”他把文件翻了翻,指着某一页说:“这还有一份声明。”

    林菀扫了一眼,刚好捕捉到一句话“陈家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打扰林菀母子(女)的生活”,她一把夺过文件,看过后更是吃惊,这责任负得也太周全了,他几时变得这么善良了?她想不通,觉得有必要亲自问问他,于是问秘书:“手机呢,我要听他自己说……”

    吴秘书说:“医院不能接打电话。”

    “哦,对,那我去找他。”林菀作势要回去换衣服,秘书在她身后迟疑着说:“陈总已经转院了。”

    林菀惊讶的转过身,脱口问出:“去哪里了?”

    吴秘书面露难色,抿嘴不语。

    林菀怅然一笑,自语道:“我明白了。”

    林爸爸本来在厨房榨果汁,感觉到气氛不对就端着杯子走过来,看到她手里的东西,奇怪的问:“什么事啊?这是什么东西?”

    她吸了吸鼻子问:“在哪里签?”

    秘书提醒:“您不先看看内容吗?”

    林菀笑了笑,释然的说:“不必了,既然他希望这样,我照做就是了。”

    秘书神色复杂的把文件翻到最后一页,林菀在右下角看到陈劲已经签过的名字,很僵硬的字迹,她愣了一下然后签下自己的名字。

    秘书走后,林菀依然怔怔的站在原地,她爸担忧的问:“菀菀,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菀瘪着嘴吧,用力眨了眨眼睛,耸耸肩膀说:“没事儿,就是签了个形式上的东西。”说完就要回卧室,她爸忙说:“饭还没吃完呢。”

    她头也不回的答:“吃饱了。”

    关上门,林菀靠在门背后,轻轻的叹气。本就结束了的关系,这样实属正常。不管他怎么样,都有那么多人关心着,有最好的治疗,最好的照料,轮不到她操心,就这样吧,她带着自己的孩子过自己的日子去。

    她做着心理建设,看到床边的行李箱,已经是空的了。她走过去,打开,然后从衣柜里取出一件件衣服,叠都不叠的直接放进去,这个动作不必多加思考,只是把掏出来的东西再塞回去就是了。

    箱子一会儿就装满了,她坐在床上,心里却一片茫然,转身拉开床头柜的抽屉。里面稀稀落落的几样东西,角落里孤零零的躺着一个盒子。她呼了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拿起来,拆掉外面裹着的纸,打开,微愣。

    她一直以为这是什么首饰,可是盒子依然是首饰盒,装着的居然是两把钥匙,她把里面填充的麻丝团掏出来,取出一张纸条,上面只有一串地址,他的笔迹,遒劲有力,还是右手写出来的字像样儿,跟他的人一样。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