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笑容褪去。

    她多年的卖/身生涯,见识过放/浪的各种男女关系。以前在包厢里,也有些客人会调换服务小姐。进了这行,就没有选择客人的权利。

    她感到庆幸的是,自己不是什么大美人。大部分男人偏好的,就是姿色。而她因为在这方面不突出,所以接客范围反而单一。她试过和别的姐妹一起接待一个男人,那样比较省事。但是如果要她独自服侍几个男人,她觉得忙不过来。

    况且,眼前这几个男人,可能都有着奇怪的癖好,她怕死他们。

    她和钟定对视了一秒,就败下阵来,转而盯着他的衬衫领口。

    她不懂名牌,却也看出那上衣的布料质地极好。她瞬时想起一句话: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钟定见她依然沉默,伸出手指在她的脸颊处弹着,沉下嗓音向乔凌那边问道,“如何?要不来轮一轮?”这话听着,完全就是无视了女方当事人的意愿。

    “你自己没事干,别拉我下水。”乔凌的态度有些不屑,这种平庸型的女人,向来不在他的猎/艳名单里。

    钟定又瞟向陈行归。

    “如果不赶时间,我很乐意。”陈行归一哂,“不过我等会有个会议。”

    “真可惜哪。”钟定收回手,甩了甩沾上的粉底,笑望许惠橙,“我两个朋友都看不上你。”

    许惠橙抿抿唇,其实她何尝不是希望他们嫌弃她。

    钟定此时转了话题,讽刺意味十足,“现在的鸡,路子越来越广,懂得来栅栏沟揽客了。”

    她滞住,明白他是误会了她来此地的目的,可就算解释她是来淘打折品的,想必他也不相信。他的那话,似乎是觉得她的职业玷污了栅栏沟。她开始哀求道,“先生,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来了。求你……”

    “求我?求我什么?”

    她鼓起勇气,站起来朝他鞠躬,急切道,“先生,你放过我吧……我错了,我不会再来这里了。”

    钟定惬意倚在沙发里看她。

    她之前故作镇静,表现得还挺认命的。不过终究还是求饶了。

    “别讲得那么难听,什么放不放的,我又没绑着你。说起来――”钟定颇有深意瞥了乔凌一眼,“上次乔凌赢得那么飒爽,我可真羡慕呢。”

    许惠橙微怔,又不知该说什么了。

    乔凌凭着多年的默契,了解到钟定话里的意思,他评价道,“小气。”

    钟定的眼光兜回许惠橙那边,“你也让我风光赢一回,我就给你介绍一门好生意。”

    她听懂了,却更慌了。谁知道这些公子哥下一场赌局是怎样的。前两次,她都落了个凄惨的下场,她不认为自己还有第三次侥幸的运气。几乎下意识的,她摇了头。

    钟定见到了,无所谓似的,“我没问你意见。”

    她想起他说过的一句话,他听不得拒绝。所以,他的确没有给她选择的机会。她的指甲刺进掌心,用来抵抗情绪的波动,过了一会儿,她苦涩开口,“如果赢不了……”

    “那你的生意就泡汤了。”他的姿态就是掌握着她的生死大权那般,“永远。”

    许惠橙脸色更是惨白。她不晓得怎么犯到他,她明明一直在闪躲他。

    钟定看着她惊疑的样子,勾起嘴角。

    他承认,最近日子有点闷,太过无聊,所以这么低等的女人,他也不挑剔。更何况,她还参与了他的两次赌局。所以,他很期待第三次。

    好玩。

    ----

    许惠橙忘了是怎么走出那个房间的。她只记得自己答应了钟定的赌局要求,不然她出不来。

    她走过一段走廊后,都还能感觉到在那房间时的压抑。钟定的气场让她几乎窒息。

    她苦中作乐的想法是,幸好今天没有被轮/暴,也没有被殴打。

    许惠橙拐进了女厕,把自己散乱的头发理了几下,然后才出去大厅。

    康昕见到许惠橙的头发,很是惊吓。

    许惠橙轻描淡写,只说自己不小心弄的。她也没有心情再继续待这里,和康昕道了别。

    康昕有些惋惜许惠橙的心态,但她没有劝,毕竟这是许惠橙自己的事。

    许惠橙打车去了发型屋。

    她这长发留了有几年,而且发质很好,并不是钟定所形容的稻草那样。

    遗憾的是,再怎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