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从刚刚的惊吓中回神,然后摸向牛仔裤的后袋。之前在医院时,她顺手把预约检查单塞到那里。她的手提包早已不知被凤右扔到哪里,现在全身上下,就剩这几张纸了。

    她打开看了看。

    沈从雁瞄到医院那几个字,“前情敌小姐生了什么病呀?还有救吗?”

    许惠橙笑了下,“……还不知道。”

    “哦呵呵呵。能活得过今年吗?”沈从雁笑得很猖狂,“所以说,千万别当小三。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听到这话,许惠橙倒没生气。她明白在花园里,沈从雁是在救她。而且,沈从雁说话向来就是半真半假,口口声声叫着“情敌小三”,却未曾真正刁难过。她回道,“希望不是真的病。”

    沈从雁好奇,目光又往那单子上瞄,却见单子上赫然有卵.巢的字眼。“呀,是不是绝症?”

    “还没检查……”许惠橙折起单子,望着车窗外的树景,她突然说,“我想生个孩子……”

    沈从雁的神色突然有了变化,那是一种不同于往日的浮夸,但转瞬之间,她又演上了,“前未婚夫先生不会喜欢孩子的,他就是一个残酷无情的渣男。”

    “我想……他会喜欢的。”

    “哼哼。”沈从雁一甩头,“我可是好心相劝。”

    “我生下的,他会喜欢的。”这是许惠橙真实的想法,也是钟定给予她的自信。

    “这年头,上位的小三就是喜欢往原配伤口撒盐巴。”要不是正在开车,沈从雁肯定要掩面而泣。

    这么对话过后,她们很快到了小区门口。

    沈从雁赶着许惠橙下车,“快回家,我要开着车去兜风。”

    “可……这是钟先生的车……”

    “我兜完风就还给他,我才不稀罕他这破车。”她倏地想起什么,朝半个身子探出车门的许惠橙问道,“前情敌小姐,太丑是不是很坏?”

    许惠橙反应了两秒“太丑”是谁,然后点头。

    “我也觉得,太坏了。”沈从雁微敛表情,声音低了下去,“可我想想,要是我孩子以后没有父爱,也挺惨的。”

    许惠橙愣了下。

    “苍天哪,人美心善的我该如何是好!”顿住三秒后,她恢复神采,“前情敌小姐,我去兜风啦。你赶紧下车。”

    待许惠橙下去,沈从雁关上车窗,油门一加,就风风火火走了。

    许惠橙望着车子远远而去,实在无法把刀疤男和沈从雁联想到一起。

    不过,别人的故事,那都是别人自己的。

    就好像她和钟定,在大多数的人眼中,也是匪夷所思的组合。

    ----

    钟定和凤右,是同一个训练师的学生。

    乔延由于身体比较多病的原因,经常缺席课时。

    凤右不爱见到那对双胞胎,所以也不怎么出现。

    但是钟定当年的身手,同辈中都清楚,那是非常狠辣的。

    乔延回国后,钟定就渐渐荒废各种课,终日在外吃喝玩乐,真正变成了纨绔子弟。

    大家再没见他出过手。

    凤右以前轻视钟定,前阵子他倒明白了,钟定其实是只狼。

    而且,钟老太爷如今似乎开始欣赏钟定,不时念叨着,“如果阿延当年有钟定的气魄……”怎么怎么的。他像是后悔之前没有留下钟定。

    凤右喜欢权,喜欢钱。

    钟老太爷也是。

    这对爷孙以前看着和谐,其实也是彼此的对手。所以当凤右的野心完全展露于钟老太爷的面前时,他俩的关系就不那么和平了。

    钟老太爷那边的压力,倒也算了。

    凤右本来指望可以从钟沈联姻中谋利,可是,几个月过去了,他和沈从雁的婚礼一再推迟。而且,她还频频陷害他。

    如果是以前的话,沈从雁死在凤右跟前,他眼都不会眨一下。

    可是如今他对她有了恻隐之心。

    凤右心里的烦躁极度渴.望宣.泄,而许惠橙就那么凑巧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真的想毁了她,因为那是钟定在乎的人。

    也就是这样,凤右终于在今天,见到了一个未曾谋面的钟定。

    “好歹你叫我一声“哥”,我给你留个全尸如何?”钟定在笑,眼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