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这两天频频受到惊吓。

    钟定家里的事一件一件都让她觉得匪夷所思。

    听他的话,莫非他知道自己有分裂症……

    许惠橙突然想起了沈从雁曾经说过,钟定演技出神入化,演乔延演得大家都被他骗了。

    可是她不认为,自己遇到的乔延是“演”出来的。那时候的钟定讨厌她,所以没必要演给她看。

    许惠橙望着前方墙上挂着的大幅彩画。

    右下角的落款她认得。

    是乔延的作品。

    这个男人,明明就不是如外在评价那么温润如玉,为什么会如此受欢迎。

    按理说,许惠橙是钟定第一个带过来的女人,大姑身为家长,应该多多关心这小两口。可是,大姑的话题谈到乔延后,就好像忘记了钟定似的,一直询问乔延在国外的情况,担心他累着、饿着。

    钟定回话还算平和。

    许惠橙看在眼里,心里犯了疼。

    她出生山村,是个女孩。但她的父母并没有重男轻女,而是把她和许七竹都当成最贴心的孩子。她万万没想到,在一个毫无生活压力的富贵家庭,两个双胞胎男孩之间的待遇,会有如此大的差别。

    心疼过后,许惠橙开始生气。在她心里宛如天神一样为她开天辟地的男人,在他的亲人眼里,居然是微不足道的存在。

    难怪他说起和家里断绝来往的时候,那么轻描淡写。

    许惠橙闪过一个假设,如果换成乔延离家出走,他的父母是不是也会像对待钟定一样不闻不问。

    假设只是假设。从大姑的表现来看,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入席的时候,大姑想起还有许惠橙这么一位客人,于是笑着介绍菜色。

    介绍完后,大姑不经意带出一句,“阿延以前最喜欢我做的菜。”

    许惠橙的笑脸僵了下,三秒后,她缓缓道,“钟先生也最喜欢我做的菜。”别人都在围着乔延转,那么钟定的领域,由她来守护。

    钟定一动不动,就这么望着许惠橙。

    她的话很没有礼貌,尤其是对长辈而言。他听在耳中,却一直热到心里。他想起了她以前傻兮兮跑到他房里尖叫的晚上,她的演技很差,叫得很凄厉。可他当时听着,也是暖上了心头。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上天赐予他的宝物。平时软绵绵的,一旦谁拂了他的面子,她就会跳出来护着他。

    许惠橙的话,让大姑愣了一会儿。

    陈舒芹见状,赶紧出来打圆场,“你们说得,让不擅厨艺的我都想躲桌子底下了。”

    大姑回神过来,笑了,“你啊,是被阿延宠的。”

    “哪有。”陈舒芹有些羞赧,“是我太笨了,怎么学都学不会。”

    由于她转移的话题,之前僵凝片刻的气氛缓和了下来。

    当大姑问乔延下个月回国后能待多久时,钟定笑答,“也就一晚上。”

    大姑听了,又是一顿抱怨。

    许惠橙更觉食之无味。她不喜欢大姑一会儿一个“阿延”,实在逆耳。

    钟定自然看得出她情绪的不满,所以也没有久留。饭后半个小时,他就借理由离开了。

    回去的途中,许惠橙严肃着脸,“钟先生,我不同意让乔延下个月回来。”

    钟定借着红灯的空当,侧头看向她,“怎么?”听她的语气,现在倒是不惊讶他要假扮乔延这事了。

    她强调着,“我不同意,就是不同意。”

    她鲜少有这么执拗的时候。她希望他一直都这么毒舌幼稚,再也不要因为安慰大姑而牺牲自己。她之前想,他这几个月没有再变来变去,应该就安然无事了。而今她知道,只要他继续假扮乔延的话,那么病症可能就会复发。

    “大姑比较脆弱。”钟定淡淡解释,“而且,她对我还算好。”

    “钟先生,你的要求太低了……”许惠橙没看出哪里好,无非就是称呼亲切些。除此之外,大姑心心念念的,只有乔延。

    她替他不值。

    钟定没有回答,他启动了车子。

    许惠橙直视着前方的车流,心中闪过一丝线索。

    她不清楚,他的这个病究竟多少人知道。还是正如沈从雁所说的,大家都只是以为钟定是演。

    那么钟定本人呢?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