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因为许惠橙自己就经历过羞.耻而非议的生活,所以她看待乔延和陈舒芹之间的事,没有鄙夷。

    她在最初的震惊过后,渐渐平复心情。

    斯人已逝,就算有什么禁.忌的往事,过去也就过去了。

    留下的陈舒芹应该才是最痛苦的。听她话里的意思,分明是想守着乔延,所以连姓都不愿意更改。

    许惠橙望着吃了一块又一块蛋糕的钟定,轻声问着,“如果你弟弟还在的话,他们能一起吗?”

    “不能。”钟定毫不犹豫回答。

    一来,乔延过不了自己那关;二来,钟家绝不允许。陈舒芹现在以乔延女朋友自居,是因为如今没人会去追究血缘关系了。乔延早死了。

    许惠橙以前总觉得她和钟定云泥之别,真的要在一起,艰辛险阻。可是那些困难终归可以去克服。而命运的阻碍,却再怎么努力,也无法逾越。“钟先生,我们算是很幸运了。”她和他现在相守相依,真的比乔延他们好太多了。

    “幸运不幸运,看自己而已。”钟定低头拨着蛋糕上的巧克力,“兄妹又如何?如果他想,我会排除万难让他实现。只是他自己放弃了。”

    她听得愣愣的。

    见她不接话,他转过头来,眉峰挑起,“小茶花吓到了?”

    许惠橙还是愣着。她比较保守,理解不到他这么罔顾世俗的想法。

    钟定浮现出轻傲的表情,“要是我的话,不管她是谁,我喜欢就行了。”

    她听懂了。其实转念一想,钟定自己确实是这么做的。他选择她,就是一个惊世骇俗的行为。

    关于乔延和陈舒芹的事,钟定说的就这么多。至于其中的细节,许惠橙后来是无意间发现的。

    说起来,她真的是无心之过。

    钟定和陈舒芹约了星期六上午过去探望大姑。

    星期五的晚上,钟定过去对面的房子,打算翻翻有什么乔延的遗物可以送给大姑的。

    钟定一待就好久。

    许惠橙炖好宵夜的甜品,等了一会儿,她看看时钟,然后跑到那房子的门口按了门铃。

    他出来开门。

    她好奇地问,“钟先生,东西找到了吗?”

    “没。”钟定说完又往里走,“进来吧。”

    她点点头。

    墙壁上的挂画依然那么张牙舞爪。

    许惠橙看着禁不住要往钟定那边靠。

    他察觉到她的心思,朝壁画瞥过去一眼,“阿延瞎画的。”

    她尽量让自己的视线不往墙上看。“你要找什么呀?”

    “一个版画。木刻的。”他说着往书房走去。

    “画了什么的?”

    “忘了。”本来就是乔延的东西,所以钟定也没怎么留意。“来这找找。”

    许惠橙跟着进去。

    她很纳闷,以乔延那么阳光的性格,怎么房间的色调会这么暗沉呢。看着还不如钟定那边舒服。

    “钟先生。”她蹭过去钟定身边,“我要怎么找?”

    “你到那边看看,就一本书大小,是木刻板。”他指着左边的书柜,“别把书柜里的东西弄乱了。”

    许惠橙应了声。

    过了一会儿,她看到有一本木封面的书,于是惊喜地拿出来。

    她转身往钟定那边走。迈步时,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喷泉摆件。

    喷泉一倒,水的弧度正好喷到了书的侧面。

    许惠橙赶紧把书放到一旁,然后扶起喷泉。她回头翻了下书,内页的边缘湿了三四厘米左右。她用衣服包着擦了擦,然后心虚看向钟定。“钟先生,对不起……我把书弄湿了。”

    钟定的视线集中在手里的画板上,“笨手笨脚。”

    “我一会儿用热风机吹干吧。”

    “嗯,你回去弄。”他把画板放回原位,“我继续找。”

    许惠橙点头,把那本书拿回了家。

    在给内页吹热风的时候,她闲着也是闲着,便粗略过了过里面的内容。

    她觉得有点熟悉,便仔细再看。

    确实熟悉。

    那段内容描写的是乔延在陈舒芹学校门口等候的心情。学校就是食街的那个。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