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怀着的收集线索想法,静静听着钟定和友人之间的谈话。

    钟定突然侧头看了她一眼。

    她那样子,似乎是在凝神思考。

    这个女人,不该说的,不该问的,一律都藏在心里。就算在她面前说起别的女人,也不见她吃个醋。他瞒了她太多事。可她不闹不气,百分百的信任他。

    钟定突然搭上她的肩膀。

    许惠橙回头朝他一笑。眼里的倒影只有他。

    钟定哼笑。

    他何其有幸,遇到这么一个好姑娘。

    他的确应该带她去见见大姑。纵然他有诸多劣迹,她都爱上了他,所以再增加一两个缺点,也没什么。前天她喝醉后,说得很清楚,她喜欢钟先生。真正的钟先生。

    那个大学生女孩好一阵子才回来。

    桌上的菜都早已经全换了新的。

    她坐到原来座位上。

    乔凌去揽她,她畏畏地缩了下。他警告性看着她,她便不敢再动了。

    但是吃菜时,她忍不住捂嘴。那样子似乎是要呕。

    见到她的动作,乔凌的火气又来了,“你还吐上瘾了!碗里的不给我全吃下去,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

    女孩脸色顿时变得更加苍白,她嗫嗫道,“我吃……”说完就立即埋首于碗中。

    许惠橙这么看着都觉得辛苦,于是放下筷子。

    钟定不乐意了。“乔凌,丢她出去。”自家小美人平时饭量大大的,现在却被那个一脸哭相的女人败了食欲。

    女孩慌张抬起头,满嘴的米饭鼓得说不出话。

    许惠橙赶紧拽住钟定的手,低低劝着,“钟先生,让她吃吧。”她看那女孩很可怜。

    钟定还是冷冷望着女孩。

    女孩艰难地咽下米饭,“对不起……”她觉得这个男人比乔凌还可怕。被他这么注视,她不禁抖了起来。

    乔凌这时倒是有些维护女孩,“她慢慢吃就没事。”

    闻言,钟定瞥向乔凌。

    乔凌尴尬咳了咳,转头和女孩说话的语气缓和下来,“你慢慢吃。再惹钟定哥哥不痛快,谁都救不了你。”

    女孩点头,开始慢慢咀嚼。可是那阵反胃的感觉却抑制不住。

    许惠橙瞧女孩表情僵硬,吞咽得勉强,于是将纸巾递了过去。“你还好吗?”

    女孩愣了下,然后接过纸巾,“谢谢。没……事。”她知道这里的都是什么货色。物以类聚,就乔凌那德行,他的朋友肯定也不是善类。不过眼前这个女人,倒像真的关切。女孩还注意到,刚刚那个可怕的男人,一直和这女人态度亲昵。

    只是,他俩的关系,女孩不愿意往爱情方面想。在她心里,这群纨绔子弟都没资格谈爱情。

    想着想着,突然她再也忍不住,捂着嘴冲了出去。

    乔凌见状,骂了句脏话。

    许惠橙贴近钟定耳边,低声道,“钟先生,我看她真的不舒服呀。”

    他夹肉到她的碗里,“管她呢。”他的良心只在她这里。

    就在这时,公子甲突然笑道,“乔凌,你不是搞大她肚子了吧,吐成这样。”

    乔凌脸一黑,“别咒我。”

    许惠橙听到这话,心中生气。

    “开玩笑的。”公子甲哈哈两声,“谁不知道你和钟定安全第一。”

    许惠橙怔了下,转头看钟定。

    他也正好看她,两人视线对了一秒后,他移开眼,警告公子甲,“别扯上我,我有主的。”

    公子甲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于是赶紧道歉,“我的错。”他还执起酒杯,向许惠橙赔礼。

    许惠橙点了点头,没有多话。

    仔细想想,钟定确实安全措施很足。除了在温泉的那次外,其他时候他就算再怎么情不自禁,都会记得戴.套。

    其实许惠橙明白,就她以前那样耻辱的生活,早就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

    但想是这么想,她内心还是渴望有个孩子。

    像钟定的孩子,也许会自恋傲慢,可是一定很好看。她幻想着小小模样的钟定,心中弥漫出忧虑。

    她和朱常文生活了两年,都怀不上。

    或者是因为她本身就无法生育。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