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得知这一消息后,当天晚上立即就打电话,告知了家里。

    许父听着很欣慰。

    许惠橙把这个当成自己第一份工作,所以她根本不计较薪金。她向许父解释,“试用期工资不高,等转正了就好了。”多好的工作啊,正正经经。

    钟定在旁翻着书,他偶尔瞥过去,都见到她笑得明晃晃的。

    许惠橙聊完电话后,走路都在跳,“钟先生,我什么时候能去上班呀?”

    他的视线停在书上,回答着,“下周一。”

    “那添柴白天在家没问题吗?”

    “没。”

    她在他的身边坐下,“你和我一个部门吗?”其实她不知道他究竟是干什么类型的工作。平时见他还是那样悠哉悠哉的,一点儿生活压力都没有。

    钟定看都懒得看她,“就我和你的智商差距,你觉得呢?”

    许惠橙听出他的挤兑,反驳不出来。

    今天晚上,钟定说话都这么带刺儿。原因是她下午提议两人在公司保持距离。

    钟定当时听到后,眼神就淡了。“为什么?”

    “据说,老板都反对办公室恋情。”许惠橙答得认真。

    钟定撇嘴,“你听谁说。”

    “网上说的。”

    “瞎扯淡,就你信。”

    “……我怕别的员工见到。”她是走后门进公司的,不能太放肆吧。

    “见到就见到。”钟定神情轻傲,“放眼全公司,谁的男人有你的帅。”

    许惠橙对他的自恋习以为常,她望着他侧脸的线条,突然倾前问道,“钟先生,有没有女员工爱慕你呀?”

    “你这不废话么。”既然话说到这份上,他就顺便提升下她的危机感,“所以,你确定你要保持距离?”

    她还是迟疑着,“可是我刚进公司,我担心……”

    “哦,随便。”

    这之后,钟定就变得不阴不阳的,损她损得可起劲了。

    许惠橙倒没有恼怒。

    晚饭后,钟定早早上了楼,都不怎么搭理她。

    她在客厅看了一会儿电视,然后抚着添柴的头,说道,“添柴,钟先生是不是很幼稚?”

    添柴摇着尾巴,“汪。”

    “对吧,非常幼稚。”

    可是再幼稚也是她心爱的男人。

    许惠橙在厨房忙完,就上楼进去卧室。没见到钟定的身影。于是她一间一间地找,最后停在品酒间。

    她推开门,见他背向门口,在酒格上挑着。吧台上已经摆放好三杯酒。

    “钟先生……”她讨好地唤他。

    他不理。

    她走过去,自顾自坐上吧椅,“我给你炖了蛋奶糊。”

    他转过身来,继续不理。

    许惠橙执起一杯酒,抿了下,酸酸的。她喝了一大口,开始的酸过去后,就有了甜味。对于钟定的调酒,她向来很捧场,于是一杯两杯就见底了。

    钟定看她问都没问一句,就喝光了,便停下抛杯动作,“你喝得还挺自觉。”

    她笑,“钟先生,你调的酒最好喝。”

    他微哼,表情还是冷冷的。

    许惠橙却越笑越开心。

    “别只顾着傻笑。”钟定推了新的一杯酒给她,“蛋奶糊呢?”

    她立即站起来,“在厨房呢,我下去端来给你。”说着她小奔着往外走。

    他垂眼看着手里的盎士杯,“小心别摔倒。”

    许惠橙一听,转头朝他笑得灿烂,“好的。”

    结果,由于回头的动作,她没留意前面,差点撞上门框。她匆匆退了一步,又转眼瞄他。幸好他没有看到她的莽撞,不然估计又要毒舌一番。

    待她端着蛋奶糊上来后,吧台上又添了几杯新的颜色。是她喜欢的口味。

    于是,他一勺一勺舀蛋奶糊,她一杯一杯喝着甜酒。

    许惠橙以前陪酒的时候,自认酒量还行。但是品了钟定的调酒后,她就容易醉。更何况,她还当果汁一样喝。

    没一会儿,她托起腮,嘻嘻笑道,“我炖的蛋奶糊是不是很好吃?”

    钟定横她一眼,“糖放少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