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许惠橙和许母说了很多悄悄话。

    关于过往的坎坷一概不提。说的心事大多是关于钟定的。

    “妈,你别看钟先生话不多,其实他对我可好可好了。”

    “他就面冷心热。嘴里说话不好听,做事处处都贴心。”

    “他很帅吧?走在街上,好多女的都朝他抛眼色。”

    “不过,他说我也是个小美人。”许惠橙最后的这句,语调有些上扬。

    许母浅笑听着女儿的话。

    许惠橙只简单说了下钟定是做小本生意的,但许母看得出来,他不是寻常人家。

    以许家这条件,也许是高攀了。

    只是,她觉得那个年轻人挺好的。许家的住房环境比较差,他进了屋后,倒没有任何高高在上的姿态,反而谦逊有加。

    这一点,实属难得。

    既然女儿喜欢,那她就没有道理反对。

    后来的两天,许母这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喜欢。

    钟定也不知怎的,进了许家,自然而然就一改平日跋扈作风,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是很有礼貌。

    许父许母都是乡村出来的,朴实无华,和钟定说话也不藏着掖着,真的把他当成自家人看待,做饭前还会问问他喜欢吃什么菜。

    钟定都是笑着回答,“随便就好。”

    许父的假期只有两天,末了就要赶回市去。

    许惠橙看着母亲眼疾不方便,父亲来回两地奔波劳碌,感到很心酸。

    她找了个机会,拉着钟定出去超市购置家用品,和他商量说,“钟先生……我想让我爸别去工作了。他年纪大了,很辛苦。”

    “嗯。”钟定推着购物车,往里面扔了一盒糖果。

    “我们不是存着钱嘛,我算过了,暂时养我爸妈没问题。等我以后找到工作,就能添补家用。”许惠橙抬头望他,“你说好不好?”

    “嗯。”他的眼睛望向了货架上的巧克力糖。

    她见他心不在焉似的,也不知道他究竟听到她的话没有,于是她加重语气说道,“钟先生,你重复一遍我刚刚的话。”

    “嗯。”钟定依然漫不经心地拿起巧克力糖。

    “钟先生!”她的音量提高了。

    他终于瞥她一眼。

    许惠橙把购物车里的巧克力糖放回货架,略带埋怨,“你都没听我说话。”

    “这不听着么。”钟定的视线回到货架上。

    “那你说好不好?”

    他重新把巧克力糖放进购物车,“你觉得好就行。”

    她望了眼购物车,最终没有再去动他的糖。“那我回去和我爸说了呀,以后我每个月都给他们生活费。”这话她说得没有底气,毕竟她自己还没有收入来源。

    “你是管账的,你想怎样就怎样。”

    她向他保证道,“你放心,我不会乱挥霍的。”

    钟定一听这话就笑了,“你也要有那本事。”

    仔细算算,她除了日常三餐外,别的方面其实没怎么花他的钱。她不爱化妆,不爱打扮,穿的衣服来来去去就那几件。

    还是他看不过去,吩咐店里送了一堆当季新款过来。

    他找着理由给她转了些现金,让她玩玩打发时间,结果,她居然全部存银行了。

    钟定以前的男女关系不外乎就是金钱交易,睡完付款,银货两讫。偶尔遇到狮子大开口的,他一个阴冷眼神扫过去,对方就哆嗦畏惧了。

    这个真正的女朋友,则是他变着法子想给她钱,而她却都替他攒起来。

    ----

    许惠橙先是和许母说起这事。

    许母当然希望许父别那么辛苦,她问了许惠橙的经济情况。

    许惠橙解释自己还有存款。

    许母念及许父这么大把年纪还要在两地跑来跑去,便点头答应了。

    可是许父那边,磨了好一阵子,都没有结果。

    许父担心自己闺女太依赖钟定。眼下婚事什么的都没个着落,就巴巴等着对方的经济支持,非常不妥当。

    许惠橙连忙道,“我现在在学习,等我有能力了,就可以出去工作。而且,我有自己的存款。”

    许父还是拒绝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