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四月底,钟定的忙碌状态缓了下来。

    他定了去四川的行程。

    说来也巧,许七竹四月三十号没有课,加上五一小长假,合计有四天的时间。他向便利店请了假,随同许惠橙回家。

    许惠橙可开心了。

    她约着许七竹出去逛街,买了一堆的礼物给父母。

    买完回来,又有些惭愧。毕竟她还没有正式工作,经济全靠钟定支持。她嗫嗫问道,“钟先生,家里还能揭开锅吗?”

    钟定反问,“帐不是你在管吗?”

    “那些我都存着呢……”他把变卖房车的现金汇到她账上后就不过问了。她早听他说,他自己的账户都被冻结了。她纳闷着,日常的生活开销,他又是哪里来的钱。

    “慢慢存。“他没什么表情,“我们未来的积蓄全靠你了。”

    许惠橙听他这语气,就觉得他没上心。

    这趟行程,钟定订的是头等舱。

    许惠橙咋舌,“为什么不买经济舱呀?”

    “经济舱没有了。”他的回答理所当然。

    五一的机票确实紧张,于是她相信了他的解释。

    g市没有机场。他们的机票是飞市的。

    许父在市工作。小长假他本来只休一天,但是得知女儿和儿子要回来,他就和同事调休,申请多了一天假期。

    许惠橙几个到达市机场是在下午,许父还没有下班。

    她和许父通了电话后,说道,“钟先生,我爸要下午五点半才能走。我们等等,和他一块儿走吧。”

    钟定没异议。

    他上午联系过租车公司,现在车子已如期送至机场。

    许七竹倒是开始习惯这个未来姐夫的各种周到服务了。

    一行人在许父工作社区附近的餐厅坐着等。

    傍晚,许父的电话来了。

    许惠橙接起后,按耐不住急切的心情,一边说着一边往外张望。见到窗外父亲的身影后,她的眼泪就掉了下来,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呜咽。

    她匆匆跑出餐厅。

    钟定和许七竹缓缓在后。

    许父抚着许惠橙脸上的眼泪,一句完整的话都讲不出来。

    待到两父女的情绪稍稍平静,许七竹过去拥了下许父。

    许惠橙拭去泪水,回头望钟定。她朝他笑,然后拉起许父的手,“爸,我给你介绍,这是钟定。我的钟先生。”

    钟定上前,微微颔首,“叔叔好。”这算是他难得有礼貌的时候了。

    “好,好。”许父点着头答应。

    许父之前已经听许七竹提起这个未来女婿了。今天一见,果然器宇轩昂,仪表堂堂。许父看着,一点儿反对意见都没有。

    这里开车过去g市,大概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

    家里许母已经张罗了部分,有些忙不过来的,就等着许父回去再弄。

    路上,许惠橙和许父并坐着,一直在说话。

    许父的普通话不好,和自家人聊的时候,还是讲四川话。

    钟定听不懂。

    可他知道,那个傻姑娘已经开出了灿烂的花朵。

    ----

    门外许惠橙的声音才传进耳中,许母的眼泪就来了,她赶紧开门,唤着,“丑丫……”

    “妈……”许惠橙奔着过去,抱住母亲。

    两母女都哭成了一团。

    许七竹在旁劝着道,“妈,姐人都回来了。应该高兴。”

    “对对,应该高兴。”许母拭着泪,细细端详着久别的女儿。她的眼睛不太好,看东西要定神才看得清楚。她伸手抚上女儿的脸,“丑丫真漂亮。”

    许惠橙眼泪还没有干,却咧嘴笑了。此刻她心中溢着满满的幸福感。

    她拉起钟定,介绍给许母。

    许母微笑。“来,都坐吧。七竹,去泡茶。”她凝视着女儿一会儿,之后笑得更加欣慰。因为女儿看这个未来女婿时,眼中有着浓浓的情意。

    许七竹把礼物搁下,应声去烧开水。

    许父则进去厨房张罗晚饭。

    许惠橙本要去帮忙,可是被许母拉着,“丑丫陪我聊聊。”

    久别六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