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在和许母的通话结束后,情绪就平静不下来。她急得想立即就回家,迫不及待。

    许七竹见状,温和说道,“姐,你别激动。家里都很好。”

    许惠橙点头,再点头。

    即便这么说,可是她真的好想看看父母。她已经六年没有和他们见过了。她这么多年能够坚持下来的精神支柱,无非就是那个家。

    倏地,许惠橙察觉到旁侧的视线,于是转头对上钟定的双眸。

    他的眼中深邃如黑潭,无波无澜。

    她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于是渐渐平静。钟定为了她,几乎抛弃一切。如果她只顾着自己的团圆,那将置他于何地。

    许惠橙轻轻去捉钟定的手。

    他撇开了。

    她再去抓。

    他直接把手放进兜里。

    她又要急了。不过这次是因为他。

    许七竹看着这对男女的动静,心中闪过各种猜测。在这些猜测中,最大可能性的情况是,他姐姐是忍辱负重的那一方。

    顿时,许七竹护姐的责任感油然而生。

    他的背包里有双手套,此时正好派上用场。他把手套递了过去,“姐,如果冷的话,这手套给你吧。”

    许惠橙愣住,懵懵的。

    钟定倒是立即明白了,他略带嘲弄瞥向她。

    许惠橙接收到钟定的眼神,连忙朝许七竹摆摆手,“我不是冷。”

    然后她去拽钟定的左手,“钟先生,我们去四川旅游好不好?”

    钟定没有回答。

    初春的季节,气温比较低,她穿得很厚实,可是手指仍然有些凉。那温度搭在他的掌心处,有些刺。

    他其实料想过这样的情景。她对家人的执念那么深,怎么可能会独独将他放在心尖。

    “钟先生……”她的声音低低的,“我们去四川旅游好不好?”

    他用右手去掏烟盒,“随便。”左手任她拽着。

    许惠橙笑了笑。她心知他此刻没有完全舒怀,但是当着许七竹的面,她不好向钟定剖白心迹,只能暂缓。

    她转头望许七竹。

    许七竹的神色有着明显的不赞同。

    “七竹。”她继续笑,“钟先生也是我的家人。”

    钟定夹烟的动作有了片刻的迟缓,然后又是熟练的衔上,点燃。

    许七竹怎么看都觉得,钟定的表现实在是冷淡至极,哪里像个男朋友。但见许惠橙维护的态度,许七竹有千言万语都咽了下去。

    这个午饭,吃了足足一个半小时。

    基本都是许惠橙和许七竹的交谈,饭菜也是他俩解决的。

    钟定不吃辣,在旁边抽了根烟,就搁筷了。

    今天她和许七竹的相见,是钟定的安排。但是钟定没想到,见着她这么热络激动的模样,他有种不适感。

    她有父母,弟弟。

    而他只有她。

    他听着那两姐弟的往事,回忆了下自己和乔延。

    他们两兄弟是试管婴儿。钟父和钟母婚前没说过话,婚后没同过床。就算在家族聚会里,钟父钟母的相处都是带着隔阂的。

    钟定天性冷漠,在儿童时期已经如此。不过,他也许别的亲情没有,但是对于哥哥这个角色,却是极为用心的。

    这倒是很像许惠橙对许七竹的爱护。

    钟定用着这样类比的心情去想,就觉得她那个弟弟的存在没那么碍眼了。

    他望向马路对面的菜田,然后感觉自己的衣服被扯了下。他转过头来,见到许惠橙漾着盈盈双眸,微微的笑。

    “钟先生,七竹下午还要在店里忙,我们去逛逛吧。”

    “嗯。”依旧不冷不热的调调。

    许惠橙对此不介意,可是听在许七竹的耳中,却觉得自己姐姐委屈了。

    结帐时候,许惠橙表示自己一分钱都没有。

    许七竹立即道,“姐,我这有钱。”

    她却阻止了他掏钱的动作,眼巴巴望向钟定。

    于是,钟定付账。

    许惠橙这一明显的金钱依赖,让许七竹的疑虑加深。

    在找钱的空档,许惠橙去了趟洗手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