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阵子,钟定几乎都早早出去,说是要上街继续兜售房车。

    这样的话听起来很唏嘘。

    其实,两个当事男女都没有放在心上。

    钟定向来对金钱不在乎。

    许惠橙打小日子就不富裕,可也一家人快快乐乐过来了。在她的想法里,穷有穷过,富有富活。当钟定卸去高不可攀的背景,她和他的距离则更亲近。

    她美其名曰帮他管账,但她根本没有理财概念。

    十来天后,钟定转手成功一套市中心的公寓户型。

    房款全部进了许惠橙的账户。

    她在那计算了定期存款的利率,于是非常高兴,“钟先生,我们就这么存个一年,每个月都有七千利息呢。”

    钟定抬眼见她晃着小尖牙,哼道,“果然知足常乐。”

    过了几天,钟定把那辆维修后的车子卖掉,钱依然进了许惠橙的账户。

    她知道后,有一种说不出的心情。有喜,有酸。

    晚上的睡前运动过后,许惠橙趴在床上,动都没力气动。

    待两人的呼吸都渐渐平稳,她莫名想到这事,便提醒说,“万一我卷款逃跑,你就亏大了。”

    钟定还伏在她的身上,听了这话,他半撑着抬头,“说你傻不是。”

    “怎么……”她转头望他。

    “跑了,你得到的只有钱。”他的表情有种纵.欲后的慵懒,手掌在她的背部游.移,“待着,你有个独一无二的大帅哥。权衡之下,哪个更划算?”

    许惠橙听着,心里的酸却更甚。这本该是一个不可一世的魔王,却被她拖进凡尘。

    她的右手绕着去抱他的颈项,“我选大帅哥。”

    钟定低头去亲她的耳垂,称赞道,“你这辈子最聪明的选择就是这个了。”

    ----

    星期六的那天,许惠橙没有课。

    钟定一大早突然心血来潮,载着许惠橙去了大学城。说是两个中学学历的,要来沾沾书香之气。

    她随他瞎掰。

    途经一个大学服务便利店,他让她下车去买两瓶进口石榴汁。

    许惠橙怀疑道,“这么小的店,怎么会有进口的……”

    最后钟定改口为普通矿泉水。

    她答应了。

    她下车后,他哼了一句,“快去慢回。”

    这间便利店不大,东西塞得满满的,只余一条小通道。里面的柜台,有个男孩在弯腰找着什么。

    许惠橙在货架上随手拿了两瓶矿泉水,走过去柜台结账。

    男孩直起身子。“你好,一共三块。”

    她抬头望了眼男孩,然后震住了。她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认错人。可是……真的太像了。

    男孩紧紧地盯着她,目光在她的脸上打转。渐渐的,他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拉开柜台的锁后,他张开双手揽住她的肩膀,把她护进怀里。

    许惠橙瞪大了眼睛,茫茫望着柜台上一系列的烟盒,却看不清楚。她的视线已经模糊了。她就这么傻傻地站着,双手各持一瓶矿泉水。

    男孩把她越搂越紧,眼中也有湿润。

    许惠橙明白了,她惦记什么,钟定都知道。

    她放下两瓶水,抚着男孩的背,难掩思念唤着,“七竹……”记忆里的少年已经长得比她还高了。

    “姐,你去哪里了?你究竟去哪里了?”许七竹的声音很激动。

    许惠橙什么也说不出口。她突然想起一件事,连忙挣开许七竹的怀抱,拉起他的右手。

    果然,少了一根无名指。

    她的眼泪夺眶而出。

    她曾经有过怀疑的心态,觉得自己收到的那根手指可能不是许七竹的。现在这一刻,她庆幸自己对朱吉武的屈服。否则,她的家人会因为她而遭受更大的伤害。

    许惠橙心疼地摸着许七竹的手。

    许七竹的目光只集中在她的脸上,试图把眼前的这个女人和他当年的姐姐重叠。

    她比以前要白得多,也胖了。

    这些外在的方面,让他稍感安慰,起码他的姐姐应该过得不错。“你这几年去哪里了?怎么都不和我们联系?”

    许惠橙抬头望向他,哭着哭着又笑了,“七竹长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