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钟定提前告知的话,许惠橙会记得买一束花过来的。如今他们两手空空,不合礼节。

    她不禁局促了起来。

    钟定的打火机“叮”的几声,盖子开开合合。“小茶花,给你介绍介绍。这是我弟弟,亲的。”

    许惠橙点点头。

    他拉过她的手,转眼望向墓碑,“哪,阿延。”

    对于“阿延”这个名字,她并不惊讶。她之前就猜测过,乔延应该就是钟定弟弟的真名。

    “这是你嫂子。”钟定把她的手握住,放到自己的兜里,表情很平静。“你该放心了。”

    墓碑上的乔延笑得很温和。

    许惠橙这么定睛望着,把他的笑容和之前遇到的那个乔延联系了起来。她发现,钟定和乔延还是有区别的,真正的乔延笑起来,左边有个浅酒窝,而钟定则没有。

    她朝那照片望多了几秒,然后手心就传来一阵疼。

    她想把手抽出来,钟定却捏着不放。

    许惠橙疼得“嘶”了一声。

    钟定微哼,终于把劲缓下来,“来,跟我弟弟打个招呼。”

    她的手离开他的衣兜里,向着墓碑微微躬身,“你好。我是许惠橙。是你哥哥的……”她顿了下,“女朋友。”

    钟定笑了笑。然后他望着墓碑,不再说话。又过了一会儿,他掏出烟盒,衔上点燃。

    许惠橙安安静静,站在他的身边,没有出声打扰。

    她想,他应该有什么心里话要和乔延说。而有些私事,如果钟定愿意的话,他自然会告诉她。

    气氛沉寂了十来分钟。

    末了,钟定告别道,“阿延,我走了。”

    然后他捏了下许惠橙的脸颊,笑容清俊,“看我多有眼光,挑了个白白胖胖的。”

    她回之一笑。

    离开时,许惠橙向乔延深深鞠了一躬。

    对于这个无缘谋面的小叔子,她的心情比较复杂。

    毕竟她曾为这样温暖的笑容吸引过。虽然这份浅薄的心动,在后来她和钟定的相处中,渐渐消逝不见。

    ----

    离开墓园后,钟定载着许惠橙去了趟别墅。

    就是她溺水那晚的场所。

    钟定也算识相,特意绕开游泳池,拉着她进去后园。

    许惠橙听“添柴”这个名字好一阵子了,但一直没见过。她以为钟定养的动物,应该是名贵品种,可是见到后,却是和村里的普通土狗差不多模样。

    添柴扑着过来,在钟定的腿上蹭着蹭着。

    “添柴,给你介绍个小美人。”他重点强调,“我家的,和你一样。”

    添柴摇摇尾巴,在许惠橙旁边转了一圈。

    许惠橙弯腰拍它头部时,注意到它的眼睛有异样。

    “眼睛掉了。”钟定顺着它的背,“找医生治过,后来又掉了。”

    她愣住,再看着添柴时,起了怜悯之心。“你怎么不带它在身边呢?”

    “添柴喜欢野外。”钟定捋捋添柴的尾巴。

    添柴像是听懂了这话,摇摇尾巴就奔着向园子中间去。

    许惠橙张望着这园子。里面一大片平坦的草地,没有任何障碍物。想来是钟定特地给添柴布置的。

    钟定望着添柴活跃的蹦跳,笑了,“添柴和你长得真是一模一样。”

    她一滞,最后决定不和他计较这个论点了。

    “是阿延捡回来的。”钟定习惯性地把玩她的手指,在她的指关节捏来捏去。

    许惠橙已经不去纠正他这莫名的癖好了,只是他的话来的突然,她没反应过来,“啊?”

    “添柴是一只流浪狗,阿延看着可怜,就抱回来了。”

    “噢。”

    “添柴也是幸运,如果遇到的是我。”钟定的这话就这么断在半截。

    许惠橙怔住。她之前和乔延的遇见,也是幸运。如果换作是以钟定的状态出现的话……想想就可怕。她暗自握了握拳,不禁问道,“钟先生,你弟弟是个怎样的人呀?”

    钟定半眯了下眼,“在武侠片中,他应该是德高望重的武林盟主。”

    这比喻让她讶异,“那你呢?”

    “我?”钟定笑,“邪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