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老太爷在订婚宴说的话,关注的人不算少。

    两天后,乔凌和陈行归约了钟定谈这事。

    地点在栅栏沟。

    钟定这个当事人显得心不在焉。在这阴雨连绵的天气里,他比从前更为懒散。

    陈行归泡了茶,茶香漫在空气中,清新怡人。

    乔凌和钟定,不喜茶。

    钟定让许惠橙自个儿去外面的展台闲逛。

    许惠橙大概猜到,这三个男人是要说事情,便出去了。

    她走后,房间里一度静默。

    乔凌望着门边,过了好一会儿,他启口说,“听说你家那群老顽固,正在向你施压?”

    钟定笑了,“是吗?”那也得他真的感觉到压力才算。

    钟老太爷的确冻结了钟定的部分财产,不过别的动作,暂时还没有。或者,他在静候钟定的回应。

    陈行归执起茶壶,慢慢为自己斟茶,动作极其优雅。“钟家现在不安宁。”

    “什么时候安宁过。”钟定的笑容变得讽刺。

    即使在平常日子,钟氏各方势力都是尔虞我诈,更别提现在是钟定和钟老太爷之间的矛盾期。众人关注的是,钟定原本的股份,最终会落入谁的囊中。

    可是,别人虎视眈眈的东西,却并不代表钟定会放在心上。

    至少,陈行归没觉得钟定有太在乎。陈行归闻闻茶味,“要是你爷爷真的发狠,你打算怎么办?”

    “不怎么办。”顿了下,钟定语调微转,“也许会带着我女朋友到处旅游玩玩。”

    “钟少爷。”乔凌一拍额头,“到时候你可是净身出户,还有时间谈情说爱。”

    钟定倚向沙发,陈述道,“那些东西,本来就属于我。”钟家也没有人承认过那是他的。

    “你就眼睁睁看着凤右鸠占鹊巢?”乔凌就是看不惯凤右那德行。

    “他喜欢随便。”钟定的笑容变得阴柔,“说不定哪天,覆巢无完卵。”

    “随便你了。”陈行归低头啜茶,“反正我和乔凌都在。”有些话点到为止,即可表明立场。

    “知道。”

    钟定活到现在,拥有过的东西真的很少。几个朋友,一个弟弟,以及一个女人。

    以前,钟定对人生没什么期待。因为他的未来都已经框住了。婚姻、事业,这些早被铺好了路,他只要按部就班往前走就行。

    可那条路,是一个隧道。虽然打造得华丽高贵,却毫无风景可言。

    如果他没有遇到许惠橙,也许他一辈子就沉寂在漫长而枯燥的黑洞里。只是现在,他不舍得让她陪他走这样的行程。

    在两人未确定关系前,他对不起她的事情很多。但是在一起之后,只有一件。

    就是他的订婚。

    而他现在甘愿为她披荆斩棘。

    ----

    许惠橙在展厅走走停停。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她觉得,似乎有个人在跟着她。可是回眼望过去,却又寻不到具体是谁。

    会不会又是朱吉武……

    当这个想法闪过后,她开始心慌。

    四处张望后,她没发现朱吉武的身影,便暗暗松气。然后她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

    钟定昨天提起,朱吉武被逮到了。

    她当时听着,都有些克制不住激动的情绪。结果,她胃口大开,吃多了一碗饭。

    钟定见状,倒是没有调侃她的食量。实属难得。

    许惠橙上次来栅栏沟,都没有余心留意那些展品。今天她才发现,这里有不少稀奇玩意。她想起关于栅栏沟的听闻,猜测着,这店的幕后老板可能是陈行归。

    走到一个较冷清的展台,许惠橙的注意力被展柜上的链子所吸引。

    她给钟定送了个吊坠,却一直寻不到搭配的链子。而眼前这个,感觉很合适。

    链子没有标价,只有一个空白栏。

    许惠橙不懂栅栏沟的规则,这里也没有任何导购。空白栏代表什么意思,她不清楚。

    “这是给你自己写价格的。”旁边传来一个声音。

    许惠橙转头,见到一个面相和善的女孩子。

    女孩子继续解释说,“如果对方接受你的价格,他就会盖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