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过了一年被.囚的生活。

    一直没有怀上。

    第二年,朱吉武和外村的两三个壮汉一起出外打工。临走的那天,他进去朱常文的屋子,骗着把朱常文支开。

    许惠橙很警戒。她总是觉得,朱吉武看她的眼神,很可怕,让她打心底里发冷。她甚至想喊朱常文回来。

    朱吉武站在阴影中,狼一般的眼睛,将她从头到脚都溜了好几圈,最后目光定在她的脸上。

    “出去。”她强装镇定。

    他眼光一闪,直接扑过去。他扯开她的衣服,望见她胸前的凸.起,他喘.得粗沉。

    他是咬上去的。

    许惠橙这一年里,简直就是在和他对打中度过的。这天也不例外。她揪起他的头发,使劲地扯,指甲掐着他的耳朵。

    朱吉武学不来温柔,他把她甩到一边。

    她的腰磕到了桌角,她顾不上疼痛,慌乱中在桌上抓,然后握住剪刀,就向他刺去。

    他抓住她的手腕,避开了这一击,又把她扔向床上。

    这时,门外传来朱常文的声音,“老婆,我有花花,老婆……”

    朱吉武的动作顿了,他听到朱常文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便整了整衣服,迅速离开床边。

    许惠橙爬起来,将手中的剪刀挥了出去。

    正中朱吉武的裆部……

    ----

    关于这次的伤,朱吉武没有多谈。他按照着原计划和哥们几个去了市。

    一年后,飞黄腾达。

    然而,等他回乡后,迎接他的,是朱家的残垣断壁。以及许惠橙的绯闻。

    许惠橙在这一年里,就是拼着要逃。

    朱吉武是走了,可是朱母尖酸刻薄,眼见许惠橙的肚皮毫不争气,朱母越来越火大,觉得自己花钱买了个不会下蛋的。于是她对许惠橙打打骂骂,还伙同朱父将许惠橙拴在一个链子上。

    在朱家,唯一对许惠橙好些的,是朱常文。但是他傻,他会抱住她哭着“老婆不怕”,却不懂如何解救她。

    许惠橙的硬气被磨掉了。她就像一只狗一样,屈于朱母的狰狞下。

    许惠橙有时候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死了,不然怎么会在地狱中争不出去。她太久没有出过屋子,也忘记了在这里待了多久。她都不知道,有生之年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亲人一面。

    她经常生病。朱母不在意,只是随便给点药。

    后来,许惠橙开始高烧。

    朱常文在旁哭了,急得团团转,贴着她的脸,喃喃叫着,“老婆……老婆……”

    她闭着眼,毫无反应。

    他大哭着出去求救,正好惊动了来朱家做客的男医生。

    许惠橙的命保住了,然而她和男医生的是是非非,随之而来。

    朱吉武听到的是,许惠橙为了逃出去,牺牲色.相,诱.惑男医生上了床。起初,男医生是偶尔来朱家给她治病,后来,则频繁过来。

    朱母心中不快,有意驱逐。

    谁料,男医生某天三更半夜爬朱家的墙,被当场捉住。

    于是,朱母简直气得发疯,呼喝着许惠橙出来,甩了几巴掌。

    村里人这才见到了朱家买来的儿媳妇。

    许惠橙以前的黝黑已经褪去,脸色有种病态的苍白,有些个男的见了,不禁心.神.荡.漾。而且听到许惠橙和男医生有染,他们更觉得她有了别样的风.情。

    朱家就渐渐不太平了。

    那些男的,有意无意的,来朱家串门子。这还不单止,有些村官的亲戚,借口探望朱家儿媳妇,留下自己是她的救世主的错觉。

    朱吉武还听说,那些男人一个一个,上了许惠橙的床。她来者不拒。

    最终,许惠橙真的逃了。

    她离开了没多久,朱家起了一场大火。

    村民描述说,朱父朱母都在里屋,火是在院门开始的。朱父朱母出不来,外面的人又进不去,所以被活活烧死了。而朱常文,早上说去给老婆摘花,回来后见到大火,傻傻的叫着,“爸、妈……老婆!”就冲进去了。无可幸免。

    闻此,朱吉武追了出去。

    这个村子交通不便,许惠橙是搭男医生的摩托车离开的。

    朱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