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那个背影,沈从雁乍一看还以为是许惠橙。只是细看之下,那身形比较苗条。

    沈从雁眼珠子转了转,“哎呀呀,未婚夫先生,这儿有个人好像情敌小姐。”

    钟定本来没打算搭理沈从雁,不过她这话一出,他也朝外望去。

    陈舒芹撑着伞,站在屋外朝谁挥手。因为她盘发的缘故,又加上伞的遮挡,看着她好象是短发似的。

    钟定微哼,“不像。”

    “看来情敌小姐手段高明,蒙蔽了未婚夫先生的双眼。”

    钟定不理她。

    不过沈从雁向来就是独角戏也能陶醉其中,她双手托腮,自怜道,“太美啊太美,你长得这么美,注定是红颜福薄。更何况你还这么的善良,怎么斗得过那些小三呐。”

    钟定将烟头抛向她。

    她慌张闪过,拍着胸口,“好可怕……”

    他头都不回,出了走廊。

    策划师见到男女主角,立即过来说明双方的的站位以及台词。策划师自己心里也没底,因为这两个男女主角完全不熟悉流程。

    他在前天就试图联系他俩,无果。

    现在和他们交谈,男方依然爱理不理,女方就莫名其妙地朗诵起台词来。可把策划师吓了一大跳。

    “哎呀,我突然想到一句话,可以完美诠释我和未婚夫先生的爱情。”沈从雁眼睛一亮,立即高亢起来,“啊!是爱情!”

    策划师的额角有了汗。

    “爱情,让我们直立行走!”

    策划师擦擦冷汗。他的脑子已经乱了,弄不清爱情和直立行走有什么关系。

    “这句好。”沈从雁显得很满意,“就这么加上去。”

    策划师只能陪笑,“沈小姐喜欢就好。”

    钟定始终游离在气氛外,他的表情毫无任何欢喜之色,一直都很淡。

    依照安排,男女要向双方家长先表态,之后才是小两口互诉情衷。

    沈奶奶抛出客套的说辞,祝福白头偕老。

    钟定的回答就一个字,“哦。”

    倒是沈从雁,羞红了眼,“谢谢奶奶。”

    钟氏这厢的演技可谓厉害。钟老太爷和钟奶奶,脸上浮现慈爱的模样。就连平日里关系僵硬的钟父和钟母,在这天都仿若模范夫妻。

    钟定心不在焉,在这满堂喜色中,他其实也是个旁观者。旁观着自己在这样利益交织的蛛网中,昧起真心陪那堆假人演戏。

    他幻想此刻身边的女人是许惠橙。

    她肯定笑得小尖牙掩都掩不住。

    不知道她身着婚纱的样子,是怎样的美好。

    也许很胖。

    思及此,他眉眼柔和了些。

    随后耳边响起虚伪的祝福话语,他听着听着就厌烦了。

    他一直都不在乎婚姻。在遇到许惠橙之前,他没有过想与之相携相守的女人。所以他以为,婚姻不过是一张纸。

    只要他和她彼此真心,他娶谁都只是形式。

    而今他真的起了倦意。

    或者说,是她激起了他对自由的渴求。

    ----

    大姑以长辈的身份坐在上席。

    钟定和沈从雁过来时,大姑望着钟定,表情有些奇怪。她转头问旁边的钟母,“那……是阿延吗?”

    钟母僵了下,“是钟定。”

    “啊……”大姑恍然大悟,她朝钟定笑,“小定。”

    “大姑。”钟定颔首。

    大姑拉起他的手,“我都好久没见你了,你长得和阿延完全一样啊。”

    钟定笑了笑。

    “要是阿延今天也在该多好,我真想看看你俩站一块儿的样子。”大姑的眼睛笑成弯月。

    钟定俯身拥了下大姑。

    沈从雁垂着头,可是眼角余光却在观察周围。她觉得刚刚那句话有哪里不对劲。

    大姑拍拍他的背,“好好陪自己的老婆。”

    钟定没有回答。

    双方家长都见过,就轮到男女主角的主场。

    沈从雁的演技自然不在话下,活脱脱一个羞怯新娘子。

    钟定则不带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