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买到礼物后,就打算离开商场。

    她不太认得路,绕了大半圈,兜去了观光梯那边。

    就这么凑巧的,碰见了挑选戒指完毕的沈从雁。

    许惠橙瞄了一眼后,没有认出那是沈从雁。

    反倒是沈从雁打量着许惠橙,率先绽出笑容,“呀呀呀。”

    这声音一出,许惠橙觉得非常熟悉。她回望沈从雁。这么夸张花哨、稀奇古怪的发型衣着,她立即反应过来这是谁。

    沈从雁笑了,“这不是我那负心寡义的未婚夫先生在外藏着的恶毒小三么?”

    许惠橙略显错愕,“太美小姐。”

    “正是区区在下。”沈从雁挺起胸,“怎么?我的未婚夫先生此刻居然没有陪在你身边?”

    “嗯……”

    “说到底,他还是个薄情郎。”沈从雁转了语调,哀叹道,“你以为你什么手段都不耍,就能把他拴紧吗?太天真了。”

    许惠橙无言以对。

    “这个时候还是得我出马。”沈从雁突然指向不远处的一家店,“那家店的蛋糕可好吃了。”

    许惠橙望过去,只见一堆的英文。

    “情敌小姐,你抢了我的未婚夫先生,是不是应该请我吃个蛋糕赔礼道歉。”沈从雁这话说得十分理直气壮。

    每逢和沈从雁谈话,许惠橙都跟不上对方的思维,不过请吃蛋糕,她还是愿意的。

    两人刚刚在蛋糕店点餐坐下,钟定的电话就来了。

    许惠橙解释了下自己在哪儿逛,然后微微降低声音,“我遇到太美小姐了……”

    沈从雁在旁听着,笑意盈盈。她拨着蛋糕上的蓝莓转圈玩。

    “谁?”钟定压根想不起有个叫“太美”的女人出现过。

    “你的未婚妻。”许惠橙垂头望着蛋糕,音量降得更低。

    钟定的语调骤冷,“理她干什么,她是个神.经.病。”

    “我请她吃个蛋糕……”

    “你在几楼?”他懒得再说,直接转身往回返。“什么店?”

    许惠橙报了楼层和店名,然后钟定就挂了电话。

    沈从雁放下小叉子,从手袋里拿出一张请柬,递过去道,“情敌小姐,这是我和未婚夫先生共结连理的日子,还希望你能赏光。”

    许惠橙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凝。

    沈从雁继续得意地笑,“年前我给你支了招,不知道你行动了没有。”

    当然没有。

    许惠橙原本就不打算要干涉钟定的婚事。她双手接过请柬,翻开后,钟定和沈从雁并着排列的名字让她的眼睛忽然有点疼。

    “你一定要来。”沈从雁眨了眨眼,悄声道,“到时候,可好玩了。”

    许惠橙勉强笑了笑。合上请柬后,她搁在一旁。

    沈从雁抿了口蛋糕,发出长长的一声嗯。“未婚夫先生和你说过他的家庭情况么?”

    “没……”她和钟定彼此都不爱聊过去。

    “那你更要来参加我们的订婚宴了。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沈从雁意味深长地笑,“如果你真的要和未婚夫先生相思相守,这样被动可万万不行。”

    许惠橙惊讶地抬眼望向沈从雁。

    沈从雁抿唇而笑,“不知道情敌小姐还记得我和你提过的,关于未婚夫先生变来变去的事不?”

    许惠橙点头。

    “我有一个梦想。”沈从雁的思维又跳了,她激昂地说,“我以后一定是国际影后。”

    “……祝你成功。”

    “哦呵呵呵,等我有了像未婚夫先生那样出神入化的演技,那绝对万人瞩目,世界巨星。”沈从雁一脸陶醉,“我和他呀,影帝影后,双宿双栖,在话剧界呼风唤雨,叱诧风云。”

    “等等……”许惠橙觉得自己抓到了什么。

    “当然,如果情敌小姐想要我的签名,我是不会给的。”

    “没要签名……”许惠橙摆摆手,她只在意沈从雁之前的话,“他演技好?”

    “那当然了。”沈从雁春风得意,俨然已把钟定当成她的炫耀资本,“不然他怎么会演他弟弟演得那么像呢。”

    许惠橙隐隐觉得不对劲。

    沈从雁继续说着,“演得大家都被他骗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