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把这个醉酒的晚上当成了最重要的纪念日。

    第二天,钟定继续让她去泡药浴。

    关于药浴的作用,她这一次两次的体验,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倒是钟定受到了启发,打算在家里也弄个,搭配些上好的药材,希望可以改善她畏寒的体质。

    许惠橙前阵子就看透了,钟定个性虽然冷漠阴毒,但是有一种另类的体贴。至今为止,他没有对她说过什么喜欢之类情话。可是说与不说,他的心意明明白白。

    别馆的活动项目很多。

    她不大擅长运动,能选择的就是跑跑步,蹬蹬车。而这些,在钟定家里的健身房就可以完成。

    许惠橙最近几年体力不太好。隔三岔五的挨打,让她的身子慢慢耗损,很容易疲惫。幸亏早些年,她在家乡忙活家务,奠定了健康的基础。否则,她早就破败了。

    许惠橙挺喜欢别馆,很清静,很幽雅。

    钟定答应和她在这里一起度过情人节。

    谁料,钟家在十三号晚上来了通电话。钟老太爷的助理通知钟定明天下午和沈从雁去挑选订婚戒指。

    “明天?”钟定敛起神色。

    “是的。”助理的声音恭恭敬敬,“老董事长的吩咐。”

    钟定很冷淡,“没空。”

    “我会如实禀报老董事长。”

    钟定哼了声,挂上电话。

    一个小时后,又有人来电。

    是那部白色手机。

    铃声刚起的时候,钟定的神色闪过一丝阴郁,最后他拿起手机,出去阳台接听。

    许惠橙从浴室出来,见到他的背影,笑了笑。她窝进沙发看电视。

    钟定的这个电话聊得比较久,开始他有些恍惚,后来他回眼望了沙发上的人儿,这一下,就回神过来。他向电话那边应道,“大姑,我知道了。明天我会陪未婚妻去选戒指。”

    然后对方不知说了句什么,他沉默。

    等对方切线后,他收起手机,望着外面深浓的夜色。

    许惠橙在屋里时不时转头向阳台这边看。

    他一直站在那,连姿势都没有变。

    她见外面天寒地冻的,他只穿着居家服,于是赶紧进去房里拿衣服,然后过去拉开阳台门,唤着,“钟先生,外面冷,你穿件外套吧。”

    钟定没有回头。

    她不禁有些奇怪,轻轻过去帮他披上。

    “我现在是谁。”

    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让她心惊。“你不是钟先生吗?”她还注意到,他握着的手机,是白色,是乔延的那个号码。

    钟定笑笑,转头过来,“给我抱抱。”

    许惠橙立即拥住他。

    他吻上她的发旋。

    她把他抱得紧紧的,生怕他变成了乔延。而她一点也不想再看到乔延。

    好在,钟定还是钟定,他抱着她进房,“你的体温比我还低,怎么不穿多件衣服。”

    “我洗了澡,很暖和。”不过在阳台又被冻到了。

    他放她在床上,自己顺势也躺过去。“我们明天回去了。”

    “嗯?”她微微讶异。

    “家里有命令,明天下午我有事出去一趟。”究竟什么事,钟定最终选择隐瞒。

    许惠橙点点头。她和他天天在一起,所以二月十四号这天,她就不怎么计较了。而且,她惦记的反而是他的婚事。

    关于订婚的事,许惠橙都比钟定上心。距离他的订婚宴,越来越近。她有时想起来,不太自在,可也无可奈何。他那样的家世,注定要门当户对。她在一个多月前,还曾想过要送他一份贺礼。如今,她哪里送得出手。

    许惠橙的失落没有维持太久,她又笑了。她不贪心,她能和钟定一起,已经很幸运了。订婚贺礼送不成,她可以送他情人节礼物。

    情人节一大早,钟定便和许惠橙离开别馆。

    他过去停车场开车,她则在路口等着。

    不一会儿,赵逢青也出来了。她披着斗篷衫,脚穿高跟短靴,裸着一双大长腿。

    许惠橙的视线不禁被赵逢青的美腿吸引。她萌生出羡慕的情绪,要是她也能这么有曲线和抗寒冷就好了。

    见到许惠橙,赵逢青笑了笑,然后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