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定和田秀芸半开玩笑说过的那些话,有真有假。

    她一直克制不回应。

    慢慢的,他就没意思了。

    试想,如果许惠橙当初也连连拒绝的话,也许他就不会再提了。还好,这朵傻花儿没有掩饰自己的心意,所以他速战速决。

    钟定执起筷子,一口一口的,把碗里的菜全部吃完。

    陈行归望着钟定那边,斟酌着有些话当不当讲。

    乔凌曾经向陈行归透露过,钟定并不打算忤逆家族的婚事安排。

    距离钟沈的订婚,只剩两个星期了。利益联姻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日子也照过。

    只是钟定现在动了真心。

    钟定看着什么都无所谓,可一旦在乎了,那绝对是独行其是。他这么光明正大的把许惠橙带在身边,已经是一种宣告。

    就不知沈家对此持什么样的态度。沈从雁那个女人神神经经的,让人看不透。

    陈行归没有当着许惠橙的面提起这事。

    但是乔凌就没那么识趣了。他给自己倒了大半杯酒,“你家这么大张旗鼓设宴摆席,不知情的还以为是真正的婚礼。”

    许惠橙握筷子的手僵了下。

    钟定将自己的手搁在她的大腿上,事不关己似的,“他们想怎么弄随便他们,反正我只是去露个脸。”

    “她也去露脸么?”乔凌将酒杯朝许惠橙的方向晃了下。

    许惠橙惊惶抬起头。

    她一点也不想去参加钟定的订婚宴。一点也不想。

    钟定的神色凝了下。婚姻这件事,在他眼里,属于可有可无的那种。他在钟家没有婚姻自由,所以他不曾动过和许惠橙结婚的念头。

    当然,他也不认为那一纸证书有多重要。他和沈从雁的婚事,纯粹是一个形式而已。他连碰都不想碰她。

    既然他承诺了未来给许惠橙,那么有没有夫妻名分,他都会始终如一。如果真的哪一天,钟沈需要一个后代来维系彼此的合作关系,他会选择试管婴儿。

    他能给钟家的就这么多。

    只要那些家族长辈别来烦他,他可以娶个有名无实的妻子。

    钟定揽过许惠橙的肩膀,“她不去。”他知道她自卑于过去的职业,所以没计较他的婚事。只是他终归不想让她亲眼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接受众人的祝福。

    许惠橙听到这话,觉得心情稍微平缓。

    钟定凝视着她。一会儿后,他突然让服务员把自己和她的酒杯倒满。

    乔凌微微惊讶。

    陈行归猜到钟定的意思,笑了笑。

    钟定把一杯酒递给许惠橙,见她还愣愣的,他戳戳她的脸,“回魂了。”

    她接过那杯酒,却不明白他要干嘛。

    钟定端起酒,和她碰杯。然后他挽起她的手。

    许惠橙倏地瞪大双眼,眸中瞬间就有了泪光。

    他低笑着,把自己那杯酒送到她的嘴边,“小茶花,今晚我俩就喝了这交杯酒。”

    她眨掉刚刚的眼泪,却又涌出更多的泪珠。她不想哭,而且有外人在场,她更应该忍住。可是她忍不住。胸腔泛起的剧烈情感让她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陈行归举了杯,真诚地说,“恭喜。”

    乔凌握紧酒杯,望着钟定和许惠橙。

    他俩一个笑,一个哭。

    意外的,乔凌泛起了一丝羡慕。

    现在的钟定应该很幸福,比以前幸福一百倍。而这种心情,乔凌体会不到,所以他有些向往。那是怎样的一个心境,可以让钟定义无反顾。

    乔凌执杯在桌上敲了两下,“恭喜。”这两个字算是认同了许惠橙。她的过去如何,其实都和他无关。反正钟定能接受就行。

    许惠橙抿着酒,又笑又哭。她的目光锁在钟定的脸上。

    钟定拭去她的眼泪,一口饮了那杯酒,然后倾身在她耳边说了句话。

    她掉泪更加厉害,匆匆喝完酒,就整个人扑到了他怀里。

    他笑着抛下酒杯,把她环住,“傻花儿。”

    乔凌别过眼,和陈行归交换了个眼色。

    恐怕,今天就是钟定心中认定的大婚之日了。

    ----

    许惠橙非常高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