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觉得自己抓到了什么关键点。

    她还记得,乔延评价完钟定后,她有出声维护。之后,乔延就变得很奇怪,像是突然不认识了她似的,驱赶她出去。

    再后来,钟定就回家了。

    许惠橙回忆着自己翻阅过的相关医学书目。这些病症都是心理因素,譬如童年的阴影,譬如生活重大的转折。

    她一直费解的是,强大如钟定为什么会有这方面的弱点。

    刚刚叶筝的话给了她启发。

    但她不确定的是,钟定和她这样的女人一起都不在乎,他真的会因为外界的评价而性格突变么。

    年二十七那天,太美小姐透出的信息是,钟定的失常和他弟弟有关。

    许惠橙产生了好几个猜测,但都只是猜测。她没有证据。

    钟定未曾提起任何关于他弟弟的事,想来这是他的忌讳。既然是忌讳,那也可能就是最根本的原因。

    许惠橙突然心跳都加速了。

    她虽然不会因为钟定的这病而离开他,但是她衷心希望他可以健康常乐。无论生理还是心理,都平平安安的。

    她望着在壁球场内对战的二人,又联想到,钟定的这性格问题,不知道他的朋友们是否知晓。

    在没有任何把握的情况下,她会选择保密。毕竟,她和钟定的朋友们几乎没有交集,她也不清楚那些朋友们,真正为钟定好的有几人。

    还是谨慎为上。

    钟定没有玩太久,在狠狠地挫败了乔凌之后,他就出来了。

    隔空望见坐在休息凳上的许惠橙对着他笑,他也笑。

    钟定自我感觉这场恋爱,走得很平稳。当然,也比较淡。他在别的方面向往刺.激,而在和她相处中,他却偏爱这无波无澜的宁静。

    她不贪心,很知足,是个全心全意信任他的傻姑娘。

    钟定这辈子最庆幸的一件事,就是自己没有在缆车上抛弃许惠橙。

    ----

    临近中午,乔凌约钟定一起吃饭。

    钟定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晚上再说。下午我和她还要睡午觉。”

    乔凌的表情抽了,“你什么时候有了午觉的习惯。”

    “前阵子培养的。”其实钟定就是看许惠橙中午休息惯了,他闲着也是闲着,索性上.床陪她睡。抱着那软绵绵的身子,他的睡眠质量有所提高。

    说起来,钟定以往的寻.欢作乐,都是完事就撤。许惠橙是第一个和他共眠的,虽然那一晚两人什么都没做,各自睡了个觉而已。

    他当时只是觉得她的表演很傻气,傻气得让他破例留宿。

    不过她很怕冷,睡着了就自动往他这蹭。她那样无意识地贴过来,他再怎么冷淡,也是起了点动静的。只是不深刻,忍忍就过去了。

    他既然答应帮她赎身,那就不会再把她当成工具。他自认不是一个好人,但他愿意将仅剩的那点良心,放到她的身上。

    钟定分不清自己是何时对许惠橙有了不一样的心思。他肯定的是,他不后悔和她的这段开始。

    任谁来说,他的选择都一样。他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乔凌非常清楚钟定的自我主义,所以即使乔凌看不惯许惠橙的身份,他也没有办法。他倏地忆起了一件事,说道,“想以前,你还因为她像陈舒芹而不痛快,现在怎么就到要陪她午睡的程度了。”

    钟定眉峰一挑,“别把她和陈舒芹混在一起说。”

    “她俩背影很像。”

    “不像。”钟定就是初初见到许惠橙的时候,觉得她的背部曲线和陈舒芹相似。和许惠橙熟悉之后,他就再也没有那样的感觉。

    他家小茶花可比陈舒芹要可爱多了。

    “我和行归看着都像。”

    “不像。”

    乔凌终于揭露真相,“你的那个身材比较胖。”

    “我养的,我乐意。”钟定轻笑。别人的评价,与他何干。

    钟定不再和乔凌搭话,他直接走过去许惠橙那儿,给她缠上围巾后,拉起她离开。

    别馆的餐厅,中午没有甜品。

    钟定随便吃了点菜,就搁下筷子。

    许惠橙吃得也不多。

    他见她那筷子拨着一丁点儿的米粒,半碗饭吃了很久,问道,“你确定能吃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