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自己是想要歇息一段时间,可是妈咪那边不会让她如愿。妈咪试图提高许惠橙的服务范围,便提出让她去学舞。

    许惠橙生来没有舞蹈细胞,一跳舞手脚就不协调。她以前看姐妹们的艳-舞很有诱-惑力,但她就是做不来。

    她不敢忤逆妈咪,只好硬着头皮上。才练了两天,妈咪就给她找了个顾客,让她独舞伺候他。

    许惠橙心里完全没底。她换好吊带短裙,视死如归般地走去包厢。

    顾客是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他见到她后,眯起了眼,笑起来双下巴一颤一颤的,“山茶。”

    她媚-俗地回应,“老板,你好。”

    “快开始跳。”他一边催促着,一边脱下西装外套。

    许惠橙望着房中的钢-管,几秒后才举步上前。她闭上眼,回忆着训练师的舞姿和神态,然后依样画葫芦。

    她的动作非常僵硬,稍微能沾得上边的应该只有神态了。

    可是那男人居然热火朝天的,解开裤头开始自己搓动。搓没几下,他大喝一声,结束了。

    许惠橙很是惊讶。同时她也明白,并不是她跳得有多好,只是碰巧遇上快枪手而已。

    那男人完了就瘫在沙发上,挥着让她退出去。

    她觉得自己又走运了一次。

    出来后,妈咪显然对许惠橙的表现满意,她拍了拍许惠橙的手,鼓励道,“山茶,你真是可造之才。”

    “感谢妈咪的教导。”许惠橙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妈咪真相。都还没决定好,妈咪就因为别的事而离开了。

    然后,许惠橙后悔了。

    妈咪因为这件事,把许惠橙编进了舞-娘的队伍。在没有客的时候,妈咪让许惠橙在大场中跳。

    这也是赚钱的手段。譬如,有些姐妹很能豁出去,在场子里舞一圈下来,内衣裤都塞了满满的纸币。

    许惠橙觉得,以她的舞技,如果能这般赚钱,那真是奇迹了。果不其然,她逛了半圈,收获寥寥。

    姐妹们卷完了一圈钱,就各自散去。

    许惠橙回到休息室换衣服时,被某个姐妹奚落了。“山茶,你真不是跳舞的料。就你那扭的,谁见都倒胃口。”

    许惠橙干笑,这是事实。

    众人也习惯于她的沉默,说了几句后,见她都不辩驳,只觉无趣,便三三两两出去了。

    许惠橙换回厚衣服,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九点多。她不晓得妈咪还会不会给她找客人。她见刚才几个姐妹出了场子去街上站,便也不想待会所了。

    等了一会儿,妈咪都没叫她的号。她索性裹上棉服,走了出去。

    这些天许惠橙都有再去食街散步的念头。前几天她要舞来舞去的,所以回到家都很夜了。今天晚上她又想往那里逛。

    她心中隐隐有什么期待。当她意识到自己的妄想后,已经在公车上了。

    许惠橙到了食街,慢吞吞地往校门口走。还没走到那边,她就往那个路灯望去。

    那个男人不在。

    她觉得自己有点神经了,他又不是天天等在这里的。伴随着一阵失落,她转身进去了街口的甜品铺。

    店铺不大,大部分都是学生。有的两人就占了一张四人台。

    许惠橙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空桌,便和两个女孩孖台。

    她很爱吃甜品,特别是凉粉。她记得自己小时候吃的凉粉是透明的。在这个城市,凉粉全是黑色的,味道也和家乡的不同。但是她还是喜欢。

    她静静挖着碗里的水果,聆听着旁边两个女孩的谈话。她大约听出了,其中一个在和另一个倾诉自己的情感生活。

    女孩甲说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但是她的好朋友先喜欢他,她不知道怎么办好。虽然想遏止自己的感情,但是每每见到男孩和好朋友聊天时,她心里就冒气。

    女孩乙出口惊人,“先试试他的技术再说。”

    许惠橙都不禁抬眼看对方那略显稚气的脸。

    乙仍然扯着甲,一副过来人的语气,神神秘秘,“我和你说,那方面真的很重要,遇上厉害的,非常享受。”

    “别说了,有人的。”甲明显害羞了,瞥了许惠橙一眼。

    许惠橙继续盯着自己的碗,搅拌着凉粉。

    她虽然是干这行,但是却没有享受过。对她而言,那是不得不为的痛苦过程,所谓的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