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使神差的,叶筝用自己的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她把照片放大,细细观察钟定的表情。

    还是以往那样出色的眉目。只是嘴边勾起的浅笑,却不是平素的漠然。

    叶筝看着看着,屏幕暗了。

    她叹出一声气。

    叶家和钟家有些生意的来往。叶家开始误以为钟定是钟氏的决策层,认清真相后,叶家就断了对钟定的巴结。

    叶筝初见钟定时,还觉得他是个商业巨子,所以对他抱着期待幻想。她和他见面不多,虽然他曾经陪同她去逛了逛,但他那态度,摆明就是心不在焉。因此她也不敢再主动和他联络。渐渐的,就淡了。

    后来听到那些关于他的传闻,她庆幸自己抽身得早。因为那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而已。

    只是现在看着他和许惠橙之间的亲.昵行径,叶筝却有些不平衡。

    叶筝听说,钟定现在身边的女人,过去很不堪。

    叶筝也听说,钟定很宠那个女人。

    叶筝再次看向手机里的照片。她在此刻倏地回忆起,她原来见过许惠橙。

    就是那个三.陪女。

    也许是因为钟定风评实在太差,所以没有好女孩愿意和他一起吧。

    叶筝这么自我安慰着。

    ----

    许惠橙罩着帽子、围巾,掩了大半张脸,任钟定牵着她,四处乱走。

    她的体质在前几年有了变化,比较寒凉,一到冬天手脚就冷得厉害。

    钟定之前吩咐王嫂,弄些滋补的药膳,不过暂时还未有起效。

    钟定抓起许惠橙的手,感觉像是握住了一块冰。他拢了下她的帽子,“怎么还这么冷?”她穿那么多衣服居然都暖不起来。

    “风太大了。”她的声音透过围巾传来,不太清晰。

    钟定打消了在室外散步的念头,他拉着许惠橙进去了休闲区。

    沿着南门往右,第一个运动场馆是壁球室。

    巧的是,乔凌正好就在里面。

    乔凌的眼角余光瞥到钟定和裹粽一样的女人,微扯起嘴角,又挥出一击。

    钟定闲闲地望过去。

    乔凌别过头,手中的球拍力道变得又狠又重。

    钟定勾了勾许惠橙的小指头,“小茶花,玩不玩?”

    许惠橙立即摇头,她都没见过这个运动,哪里会玩。她拨下围巾,“我想坐一会儿。”别馆这里山水环绕,温度较低,刚刚在外面走了半个小时,她的腿脚冻得都僵了。

    “随你。”钟定活动着筋骨,慢慢走向乔凌的那个场。

    原本和乔凌玩着的男人见状,笑嘻嘻的把球拍递给了钟定。

    钟定接过后,没有立即加入战局,他的手腕转着球拍玩,瞥向乔凌,“你对我的女人有什么不满?”

    “她那什么身份?”乔凌从鼻子里哼了一句。“够格配得上?”

    “我给她的身份,我给她的资格。”钟定的眼眸泛起凉意,“你说配不配得上?”

    “就她?被多少男人上过。”

    钟定手里的球拍转了个圈后,倏地抛向了乔凌。

    乔凌闪避不及,被迎面而来的壁球撞到,他往后退了两步。

    钟定笑了,阴阴的,“她只有我一个男人。”

    她的过去,没有他。所以他的计算起始点是从两人关系缓和之后。

    哪怕有一百个男人说和她发生过关系,钟定也不会理。在他的心里,她的第一次就是他的。她真正的迷.离,只有他见过。那一汪秋水的美丽,唯独为他展现。

    乔凌见到钟定的笑容,已经明白自己是踩到了底线。乔凌是考虑到钟家和沈家的压力,他不希望钟定未来四面楚歌。

    乔凌将视线移到了许惠橙那儿。

    她也在盯着这个方向。

    乔凌微蹙眉。自乔延去世后,钟定就没再这么在乎过一个人。乔凌不知道自己应该感谢许惠橙让钟定上了心,还是诅咒她红颜祸水。

    钟定的态度非常明显。他向来就不爱动手,更别说对着多年的的好友。

    乔凌知道,如果自己再继续挑衅,钟定就不会客气了。

    乔凌往空中挥了挥球拍,“以后的事你自己管好。”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