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是啊。”乙垂.涎道,“我艹,和我们好几个哥们都爽.过,很放得开。”

    许惠橙听明白后,煞白了脸。

    后面的男人们纷纷起哄。

    “想不到啊。”苍蝇甲得意地望向钟定,“我们玩.烂的,居然被钟少爷捡到了。怎么样,技术还可以吧?都是我们哥们教出来的。照理说,你还得给我们付学费呢。”

    众苍蝇大笑。

    钟定勾起唇角,眼中却有寒霜在凝结,阴霾而暗沉。

    他的小茶花技术非常生.涩,叫得也小声。

    可是这一切都是他的。

    只是他的。

    苍蝇们夸大的嘲笑声,就像是一把斧头,一下一下地让许惠橙刚刚开始愈合的伤口,再度撕.裂出血。

    她的脸色灰败而苍白。

    这一刻,她居然说不出辩驳的话。

    他们说的,都是假的。她很清楚。但是,她不能否认的是,的确有丑陋的男人践.踏过她的身体。哪怕她奋力挣脱自己的自卑感去拥抱钟定,那也不代表,她已经坚强到别人当众讥笑她和他时,她还能淡定自若。

    钟定手里不知有什么东西甩了出去,正中苍蝇甲的脖子。

    甲大叫一声,捂住痛处。

    后面一干人等顿时上前,站到甲的后方。

    钟定见状,笑容的弧度加大。他轻轻拉起许惠橙,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抚了下她的刘海,“小茶花别怕。”

    许惠橙的眼里有泪水摇摇欲坠,她咬牙忍着不让它们落下。

    他的吻印在她的眼角,“有我在。”

    她猛地抓住他的上衣,紧紧地拽,仍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的手掌抵住她的背,慢慢拍着,带着安抚的意味。

    苍蝇甲望了眼地上的餐刀,再看自己手上沾上的血迹,他一怒而起,“钟定,你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吗?”

    钟定侧头过来,扫视了一圈苍蝇们的架势,“你的?那正好。”

    甲再捂了下伤口,感觉血流得更多,他狠狠道,“不知死活。”

    甲和钟定的接触不多,有关钟定的事,大多是来自凤右的评价。甲对钟定的印象,就是个孬种。况且,甲这边有五个人,他想当然的,以为自己胜券在握。

    看到钟定挂着诡异的笑容,缓缓走过来,甲还掉以轻心。

    所以,当甲俯着上半身悬在半空,双手乱挥乱抓,却稻草都没一根时,他后悔得要尿裤子了。

    钟定站在窗口处,发丝随着寒风舞动。他按住甲的后腰,微笑向其他苍蝇说道,“你们不过来救他吗?”

    苍蝇乙丙丁戊面面相觑,没有一个胆敢有所动作。他们都没料到钟定的速度会这么快。前一刻,在他们没来得及反应的时间里,钟定已经把甲拽到了窗户边上,然后打开窗户,推了甲出去。

    “先把他放了。”苍蝇乙战战兢兢,开口说,“有话好好说。”

    钟定瞄到苍蝇甲裤子的湿.漉.漉,讽刺哼了声,“真是失礼。”

    甲整个上身都横在窗外,连挣扎都不敢。他怕他一挣扎,钟定就彻底松手。甲望着高楼下的车水马龙,什么鼻涕眼泪都出来了,“救……命……”

    钟定望着甲无助的怂样,阴笑道,“别说我现在还姓钟,就算哪天我不冠这个姓了,换个许定乔定什么的,也轮不到你来我这品头论足。”

    甲狼狈地求饶,“是我的错……以后……不……了……”

    “听说,你和我女朋友有过?”

    钟定的这句轻飘飘的。甲的耳边风声呼呼而过,差点就错过了。甲捉住了话尾,大喊,“没有……”

    钟定静默了一会儿,然后揪住甲的衣服,把他甩到旁边。

    甲撞到装饰花瓶,以一个匍匐的姿势摔倒在台阶上。他的手掌被碎片割破,但他此刻还是想谢天谢地。毕竟地上比较安全。

    苍蝇乙丙丁戊这下终于有动作了。他们赶紧过去扶甲起来。

    “给我听清楚了,别随随便便玩个女的,就说是我女朋友。”钟定笑得冷淡,“还是你对我女朋友太过迷恋,幻想成狂?”

    甲摇头如拨浪鼓,赔笑着,“我看错了。”

    许惠橙全程都沉默着。

    钟定差点把甲推出窗户的时候,她慌忙捂住嘴,不让惊呼出口。她不知道自己是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