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的春节,许惠橙永远都记得。

    过去所有的苦楚寂寥,在钟定的怀抱里,似乎都远去了。

    钟定只有和她在床.上,才会有热.烈的反应。他性格冷淡,天生毒舌,也不会甜言蜜语,更没有对她说过一句“喜欢”。

    可是她知道,他真的疼她。

    他的眼睛不会骗她。

    许惠橙爱极了他那双眼睛,沉寂时如墨,浅笑时如星。

    之前她以为自己对乔延的心动,就是喜欢。现在她懂得了,那纯粹是美好的憧憬。

    真正的爱,在钟定这里。她会因为他而自信、生动。哪怕她知道自己配不上他,她也想擦干污泥去靠近他,亲.吻他。

    春节几天,钟定和许惠橙去邻近城市游玩。

    没有计划,自驾瞎逛。

    也就是这趟出门,钟定终于意识了一件比较重要的事。那就是他迄今为止都不知道他女朋友的真名。

    许惠橙在收拾行李时,翻看了下.身份证,以确认有效期。

    钟定正好撞见这一幕,他突地抽出她的身份证,瞄了眼上面的照片,“好蠢的样子。”

    她听着,泛起了情绪。那是朱吉武逼着她去拍的。这张二代身份证,除了拍照是她自己参与的,其他的手续,都是朱吉武代办的。

    钟定的目光移到身份证的名字上。

    原来他的小茶花叫许惠橙。

    他又细细看了下她的身份证号,挑起眉峰,“我还以为你起码小我两个代沟以上,没想到,都已经圣诞树年纪了。”

    许惠橙都分辨不出这是褒还是贬了,她郁闷问,“你今年几岁呀?”

    “明年而立。”他回答完又坏笑,“小茶花,你初中老师教过什么叫而立之年么?”

    “教过。”她抢回自己的证件。

    幼稚。

    高中生居然也来嘲笑初中生。

    ----

    钟定和许惠橙抵达下榻的酒店后,酒店经理出来门口迎接,态度恭敬,“钟先生,您好。”

    “嗯。”钟定应得很敷衍,他拉起许惠橙的手往候梯厅走。

    酒店安排的是顶层套房,在窗边俯瞰城市,霓虹夜色一览无遗。

    许惠橙笑叹,“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钟定的手随意搭在栏杆上,接了句,“高处不胜寒。”

    她的笑容僵住,然后转头望他。

    他半敛眉眼,望着高楼下的渺小众生,神情冷清。

    许惠橙本来要反驳的话倏地止住。她以为像钟定这样傲气的天之骄子,应该会喜欢帝王般把世界踩在脚下的感觉。

    钟定的目光移到她的脸上,伸手弹了下她的鼻头,戏谑道,“看帅哥看得都流口水了。”

    她差点要去擦拭自己的嘴唇,还好刚举起手,就反应过来了。她横他一眼,表示不满。

    他轻笑,扣住她的脑袋,倾.身吻了过去。

    钟定以前的生活,和乔凌相比较的话,那真算不上放.狼。他有时带着女伴根本不是为了床.事,而是各种各样的游戏、赌局。

    他天性偏冷,即便在这档子事上,也有着绝佳的控制力。以前和许惠橙独处几天,他都没有想要疏.泄的冲.动。

    可他现在喜欢和她亲.热。

    他觉得自己都要着迷了。看着一个僵硬的女人慢慢地变.软,真是成就感十足。

    最重要的是,他确定,她抱着他的时候心里想的,也是他。

    ----

    许惠橙有些无语,明明两个小时前,她和钟定是在看风景,怎么一瞬间就演变成了滚.床。

    完.事后,钟定下了床去洗澡。

    她半闭眼躺着,不想动弹。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让她吓了一跳。

    她抬头望向声源处。

    是钟定的那部白色手机。

    她就那么直直望着。

    她还是十几天前,遇到过乔延。后来的钟定,一直都是钟定。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犯上这种病。他在她心里是势不可挡的英雄,怎么会被压倒。

    钟定擦着头发出来,见到许惠橙焦距定在一个点上,他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当下,他的眼神就变冷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