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定把许惠橙的头掰回来,在她耳边低语道,“小茶花,你这——”

    他点住她唇上的伤口。

    她犯疼,慌忙闪避。

    “开了朵好看的花儿。”他弯起眼睛,刻意停顿了下,又道,“我画的。”

    许惠橙垂眼看着钟定的手指,很想一口咬下去,最好咬得他也出血。

    钟定好像感觉到了危机,收回手指,低声斥道:“再瞪,回去我继续咬。”

    她最后看他一眼,然后别过头去,正好对上乔凌的视线。

    她和乔凌对视的瞬间,钟定的打火机突然重重合上。

    钟定转头望向乔凌,轻轻地笑,“怎么不点菜?”

    乔凌能感觉到钟定的敌意,他觉得钟定的眼里有层层的阴郁。乔凌知晓自己之前的表现让钟定误会了,只是这结果让乔凌更加沮丧。

    钟定何曾因女人而弃兄弟,况且还是这样的货色。

    乔凌心里有腹诽,表面上他顺着钟定的问话,按下服务按钮。

    等到服务员下单,乔凌亲切问了句,“山茶想吃什么?”

    钟定拉起许惠橙的手,温柔回道,“她喜欢吃.肉。”说着他还捏了捏她的虎口处。

    许惠橙奇怪地看了看钟定,不说话。他们想点什么菜哪轮得到她来提意见。特别是钟定心情不好时,她才不去捋他须。

    她现在一点儿都不想理他。

    进餐时,许惠橙望着精致的菜色,如同嚼腊。

    乔凌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好几次说起钟定和沈从雁的婚事。

    钟定的表现则是:“白白送上门的,哪有拒绝的道理。”

    许惠橙泛起一阵的涩意。

    她仔细回忆了下,他这样的话,她以前在栅栏沟就听到过。可现在她和他的关系彻底改变,她再怎么有心理准备,还是无法彻底坦然。

    这两个男人后来的对话,她没有再细听,她游离在自己的思绪中。

    不过她还是知道,钟定时不时就拉她的手,掐来掐去,好像突然得了多动症。她偶尔甩甩,他就松开。过了一会儿,他又来捉。

    后来她就随便他了。

    钟定订婚的日子是下个月的二十五号,严格算起来,都不到一个月时间了。许惠橙想,自己也就这阵子算是谈恋爱了。一旦他订了婚,她就是个真正的第三者。

    而她也不晓得,钟定对她的新鲜感能维持多久。

    思及此,她转头看向钟定。

    钟定微微倾前,笑着问道,“回神了?”那半弯的眉眼有意诱.惑,眸中的光泽更亮。

    许惠橙顿时觉得什么未来都不愿去管,只想溺到那汪深潭中。她也回之一笑。

    乔凌的这顿饭吃得也不怎滋味。他在对面望着那对男女自然而然的亲密,心中闷堵。

    他哪里见过钟定这般如沐春风的样子。

    这女人恐怕真是个祸水。

    祸水不都倾国倾城么,她怎么够格。

    ----

    许惠橙就是在被钟定的美.色晃神后,脾气慢慢有消。后来唇上的疼痛让她回到了现实。

    归程的路上,钟定好几次开口,她都回应得心不在焉。

    钟定也就懒得再说。他到家后扔了车钥匙,上楼进房洗澡。

    许惠橙默默坐在楼下的厅里看电视。她喝茶时,烫到了伤口,于是嘀咕了一句,“神.经.病。”

    她说完后意识到,钟定确实是个神.经.病。

    钟定洗完澡没见许惠橙上楼来,他靠着沙发坐下,抓起手机开屏锁屏、开屏锁屏。

    然后他扔了手机,点燃一根烟。

    呼过一会儿烟雾,他望向房门,外面毫无动静。

    钟定眯眯眼,又抽了几口烟,他扯掉衣服,上了床,短信曰,“回来睡觉。”

    许惠橙在厅里坐了好久,久到看完了一集的电视剧,外加某个音乐节目。短信声响起时,她望了望时钟,然后继续跟着电视里的歌曲哼唱。

    最后她迈着步子上楼。因为真的困了。

    钟定听到她的开门声,坐起后又掏了烟。他下床出来起居间,盯着她唇上的破皮,哼了句,“这画不如刚才好看了。”

    许惠橙心中暗道:幼稚。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