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雁没有久留,吃完饭就打道回府。

    钟定因为钟爷爷的吩咐,送她出了钟宅。

    临别时,沈从雁掏出手绢,低泣一声,“未婚夫先生,如果你想发展我俩的感情,请联系我。我的电话为你二十四小时不关机。”

    “随便。”送客任务完成,钟定便转身离去。

    沈从雁挥了挥手绢,喊道,“未婚夫先生,你不要太想我呀。”

    直到他的背影转进岔路,她才慢慢叠起手绢,走向门口候着的车。

    她拉开车门,优雅上车。

    车里的小鬟摆起场记板,“钟家俏媳妇,第二十二场,u!”

    沈从雁大呼一口气,说道,“辛辛苦苦还没有出场费,我真是劳碌命呀!”

    小鬟眼角一抽。

    “哎,那个情敌小姐,可真厉害,把我的未婚夫先生都勾走了。”沈从雁摇头叹道,“现在这年头,原配都是弱势群体。”

    “我觉得,这未来姑爷就是玩玩的。”小鬟递过去一瓶水。

    沈从雁抿了抿瓶口,“玩得多,身子骨虚呐。我真替他担忧。”

    小鬟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

    许惠橙和钟定约好了晚饭的地点。

    他回钟家这段时间,她在家待得无聊,便提前出门,打算在餐厅附近逛逛。

    在这个城市待了四年,她却还是陌生。平日里就基本的活动区域,其他的地方没去过。

    市一到过年,人口密度就骤降。交通变得顺畅无比。

    康昕已经回去老家过年。至于她会不会再回来这里,还是个未知数。康昕临走前,许惠橙衷心道,“祝你的新生活顺利。”

    “谢谢。”康昕在电话那头笑了,她望着候机室的人群,再转向外面灰白的天空,“山茶,以后你有困难,记得找我。”在冒出退出的念头后,她就开始了金钱的筹备。所以,钱财方面,她还是比较充足的。

    许惠橙答应了。也许,她和康昕这样的交情,算是朋友了吧。

    逛着逛着,许惠橙突然被橱窗里的衣服吸引住。

    那应该是情侣装。风格和色彩都相似,男的硬朗,女的飘逸,却又非常合称。

    色彩是暖系。

    钟定的衣着都偏向暗沉。乔延的,倒是阳光些。可是,她想与之成为情侣的,不是乔延。对乔延那种遥不可及的情愫,在他和钟定重叠后,就完全不见了。

    她抱的是钟定。一个劣迹斑斑的男人。

    许惠橙推开店门,导购小姐迎了上来,“抱歉,我们这里只接待贵宾会员。”

    许惠橙愣了下,“那算了。”

    退出后,她又回头望了眼橱窗。

    她一个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哪里有资格和他情侣装。

    所以,买不到就买不到吧。

    这家店之后,许惠橙没有了再逛的心思。她看看时间,估计钟定一会儿也到了,便提前进去餐厅。

    她坐下后点了杯热茶,发了短信向钟定汇报自己的行程。她翻看着自己和钟定自开始以来的短信记录,不禁笑了笑。

    这时,旁边传来了一声,“美女,一个人?”

    她乍听,声音有些熟。她抬起头。

    对座的男人衣着光鲜,风度翩翩。

    是乔凌。

    许惠橙和钟定一起后,就没单独和他的那些朋友碰过面。

    她的感觉中,貌似陈行归比较正常些。其他的,都是衣冠禽.兽。尤其这个乔凌,她还挨过他的巴掌,她更是避之不及。

    许惠橙的笑容变得小心翼翼,“我等钟先生。”

    “钟定不爱坐大厅。”乔凌笑,“走,去厢房等。”

    她的思维滞了下,然后保持着礼貌,谦和道,“我和他说了,我在大厅。”

    乔凌哼了哼,“你这话,底气很足啊。谁给你的自信,钟定?”

    许惠橙不清楚乔凌的目的,她干脆不吭声,低头看手机暗着的屏幕。

    “别在他那里吊死。”乔凌凝视着她的脸,“他现在疼你,指不定哪天就把你踹了。”他轻佻地伸手去碰她的头发,她慌忙闪过,还是被他拽住一把。他眯了眯眼,“你不会忘了这头发是谁烧的吧?”

    “乔先生,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