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秀芸继续道,“通常是客体知道主体的存在,主体却不记得客体。”

    许惠橙连连点头。她向乔延说起钟定的时候,乔延确实清楚。而她问钟定有关他弟弟的事,钟定都是敷衍的态度。

    见许惠橙特别关注这个话题,田秀芸谨慎问道,“除此之外,患者还有没有别的表现?譬如自残。”

    许惠橙摇头。自恋倒是有。

    “患者这种情况持续多久了?”

    “我不知道……”许惠橙追问道,“医生,这种病会不会治不好?”

    “这不是绝对的。”分裂症的案例奇特,非正常思维能理解。“也有不治而愈。”

    许惠橙听着听着,还是觉得没谱。说到底,钟定都不知道自己犯病,怎么治?

    田秀芸捂着茶杯,见许惠橙沉浸在自己思考中,她也保持沉默。

    这一段对话过后不久,钟定回来了。

    他一见到坐在客厅的田秀芸,挂起玩世不恭的笑容,“田医生今天真有空。”

    田秀芸颔首示礼,“钟少爷。”

    许惠橙在这一刻猛然想起,钟定和这医生貌似是有猫腻的。思及此,她的目光转向了钟定那边。她觉得他笑得,很有深意。

    钟定回她一记扬眉。

    田秀芸很不自在。在刚才那段时间里,她已经察觉到了,这个家有太多许惠橙生活的痕迹。就连那随意搁在书柜上的娱乐杂志,都在众多财经类书籍中格外显眼。

    田秀芸一直有个疑问,像钟定这么桀骜的性格,一旦被驯服了,那会怎样。而现在,她看着他和许惠橙的互动,觉得就该是这样了。

    他望着许惠橙的眼神,真真勾人。

    饭菜都是许惠橙的手艺。本来钟定是打算让王嫂来打杂的,可是许惠橙想着王嫂家里也要忙过年的事,自己闲着也是闲着,所以她推辞了。

    许惠橙围着围裙在厨房忙乎。

    钟定在厅里和田秀芸偶尔搭几句话。

    田秀芸后悔自己答应了这顿便饭。她虽然和他认识了几年,但平时除了他的调.戏之外,别的话题几乎没有。

    “钟先生,田医生,吃饭啦。”许惠橙把餐具摆放好后,跑过来客厅招呼。

    钟定过去餐厅时,轻轻拍了拍许惠橙的背。动作幅度不大,看似就像是不小心碰到的。

    田秀芸在后边瞧见,却领悟到了其中的亲密。

    原来能征服钟定的女人,不是女强,而是贤妻,甚至于这个贤妻无须国色天香的美貌身姿。

    用餐时候,钟定和许惠橙彼此间聊得也不多,但是偶尔的眼神交流,却让田秀芸清楚知道,她是个外人。

    田秀芸想,这是她这辈子吃过最酸涩的饭菜。

    ----

    田秀芸在食之无味的午饭后,就告辞离开了。

    许惠橙一边在厨房洗碗,一边回想着钟定和田秀芸各自的神态。现在看来,他俩倒什么暧.昧都没有。

    其实就钟定的条件来说,许惠橙不太相信他没有情.史。但是既然他那样说,她就不去介意。

    当钟定无声无息地从后面抱住她时,她吓了一跳,差点摔碗。

    “小茶花,你要洗碗洗到什么时候。”

    “快了。”也许是因为想得多,她的动作确实比平时要缓慢。

    他捉住她腰上的肉捏了几下,“过年想去哪儿玩?”

    许惠橙惊讶地侧头。

    她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在这个城市孤零零的,这几年的春节就是吃着以前妈妈会准备的饭菜,回味一下曾经拥有的快乐。

    别的什么都没有。

    她好奇道,“你过年不是和你爸妈一起吗?”她以为这个团圆的节日,他肯定要在家度过的。

    “就除夕和他们随便吃个饭就行。”钟定拨了拨她的刘海,“吃完饭我就回来。”

    许惠橙知道自己不该把喜悦表现得这么明显,可她忍不住,那嘴角翘起的弧度越来越弯。

    她终于有一个可以期待的春节。

    ----

    春节是个大节。

    所以沈从雁准备盛装打扮,去给未来的公公婆婆拜个年。

    她在衣帽间挑选衣服时,念叨着,“现代社会,哪里还能找到像我这么知书达理的儿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