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没有向沈从雁细问其中的缘由。

    钟定估计是觉得她太慢,已经找了过来。

    许惠橙抬头看到他,不禁露出笑容。

    钟定无视旁边的沈从雁,焦点只在许惠橙那边。他扬起惯有的冷调子,“磨叽什么。”

    沈从雁却不甘被忽略,她挺.胸提.臀,昂着头,“未婚夫先生这么久没见我,是不是甚是思念?”

    钟定瞥了一眼,“你哪位?”

    沈从雁震了震,连连后退,似是承受不住这打击,她仓皇中抓住许惠橙的手,“听听这是什么话,老天怎么不下一道雷来劈死这负心郎。”

    许惠橙倒有点习惯了沈从雁的一惊一乍,她扶住沈从雁摇摇欲坠的身子。

    “情敌小姐。”沈从雁溃不成军,“我衷心劝告你,你真的要好好想想自己的未来,这种男人值得你托付么?他今天可以对我绝情,以后也会这样抛弃你。”

    “小茶花,过来。”钟定盯着沈从雁握住许惠橙的那只手,目光清冷。

    沈从雁便松开了许惠橙,然后夸张地抖了抖,“又冷血又残忍。可怜我美貌如花,却敌不过情郎的铁石心肠。”

    许惠橙在旁琢磨着现在的场景,更是一团云。太美小姐的心思,许惠橙至今没有弄明白。

    但是钟定那边,却是态度明显。他压根就不待见这个未婚妻。对此,许惠橙是喜悦的。虽然这份心情很自私。

    “过来。”钟定不耐了,上前准备去拽许惠橙。

    许惠橙识相得很,主动向他走过去,轻轻握住他。

    钟定抬起她的手,在沈从雁之前抓过的地方擦了几下,“少和神.经.病来往。”

    “……我好命苦。”沈从雁啜泣一声,“连未婚夫先生都嫉妒我的娇颜。太美啊太美,你为什么要这么美。”

    钟定完全当沈从雁不在场,他拉着许惠橙掉头就走。

    许惠橙却回了头,朝沈从雁道别,“太美小姐,再见。”

    “好的。”沈从雁绒扇一扬,眼泪说止就止,抿唇一笑,“有缘的话,我们江湖再见。”

    ----

    所谓的舞会,当然有男男女女的贴.身起舞。

    许惠橙回到会场,已经是抒情的节奏。她主动坦白,“钟先生,我不会跳。”

    “我有说过要和你跳?”钟定回忆了下山洞里她那奇怪的舞蹈,他笑了,低头和她耳语道,“改天你跳给我看。”

    她觉得这男人怎么会这么恶劣,明明知道她舞技差,还想看她笑话。她略带埋怨,“不跳。”

    “小气,跳跳舞怎么了。”

    “就不跳。”

    他笑着捏她的脸,“小茶花脾气还挺大。”

    他俩在角落里打情骂俏的举动,落在别人眼里,皆是异样。

    那些是是非非,他们没敢在钟定面前哼唧。但是在背后,却将这一对门不当户不对的男女,描述得非常不堪。当然,期间也有关于沈从雁的闲事。

    只是,三个当事人,钟定和沈从雁都是我行我素的性格,许惠橙虽然自卑,可是她抱着只在乎曾经拥有的心态,也就假装不知。

    乔凌和钟定算是多年的朋友,可他也不是很理解钟定今晚的目的。他对陈行归说道,“今晚过后,还不知道钟沈两家要闹出什么事来。”

    “谁知道。”陈行归微笑。

    “钟定金屋藏娇也就算了,居然还光明正大拖到这里来。”乔凌摇摇头,“这不等于拆了沈家的台。”

    “那又如何?”陈行归望向钟定和许惠橙的那个角落,“你以为钟定为什么一直听钟家的安排?”

    乔凌脸色有些沉。

    “只是因为他没遇到过自己想要的东西。”钟定什么都不缺,就是缺爱。

    乔凌隐隐听出了什么,“你是说那个妓.女是他想要的?”

    “听我一句劝,那两个字别再提。”陈行归拍了拍乔凌的肩膀,“钟定已经把那个会所全端了。”

    “是么。”乔凌明白了,突然笑道,“我当初要是肯花钱,说不定那女的现在归我。”

    陈行归也笑。“不会的。”因为钟定和乔凌不一样。

    要俘虏钟定,其实很简单。只要真心待他好,就行了。

    可惜的是,小部分女人因为他诡异的性格止步于前。而大多数的女人,眼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