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会是自助舞会。

    许惠橙很谨慎,她生怕自己哪里出糗。所以她保持低调。

    钟定懒懒地靠在沙发上,抓着她的手指在捏玩。

    乔凌来得比较晚,他一过来,就蹙眉道,“你怎么带她来?”

    钟定握起她的手,扬了扬,“为什么不能带。”

    乔凌放弃了和钟定讲道理,他当没看到。随后想起沈从雁,他怀着看好戏的心情,故意往许惠橙这边瞟了几眼。

    钟定改变了姿势,把她挡住。

    乔凌嘴角一抽,“平安夜那天,要不是横出来个土豪,我就拍下她了。”

    钟定侧头看向旁边的许惠橙。

    “悔不当初。”乔凌暗叹,“真不应该省那些钱。”

    钟定没有再回头望乔凌那边。那都是她的过去,他知道与否,都一样。

    听了,反而添堵。

    越财的电话来得突然,钟定站起拍了拍许惠橙的肩,“我去接个电话。”

    她点头,然后看着他去了小露台。

    她出来前,喝了大杯的水,现在憋着比较紧,于是趁着他离开,她便往洗手间方向走。

    还没拐过走廊,就听见一男一女的对话。

    许惠橙停了脚步。

    她其实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她不能给钟定带来任何的荣耀,相反,她以前的职业,会给他抹黑。她今天和他一起出现在会场,已经引来各方异样的眼光。她不知道钟定要和她维持多久,可是短短这么一阵子,她都觉得自惭形秽。

    那对男女讨论八卦很热烈,言语间明显挑破了许惠橙的身份。男的估计是听谁提起的,还特别强调,“那个女的很heap,就是街上百来块睡一晚的。看来钟定确实穷,包这种货色。”

    女的听了直笑。

    许惠橙站在原地没有动,表情很木然。

    突然,后侧传来一声,“连我这个正妻都听不下去了。”

    许惠橙回头一望。

    站着的女人身穿华丽艳紫的欧美宫廷大裙,那裙撑大约有一米五的直径,腰身被勒得盈盈一握。她手执一把深紫绒扇,半张脸隐在蝴蝶面罩下。

    这副夸张的形象,许惠橙倒一下子就记起了这是谁。

    沈从雁直接越过去,走出了拐角。她立在那两个是非男女的面前,维持着自己高贵的站姿,“正所谓职业不分贵贱。有求才有供,若不是男人们的夜夜笙歌,怎么会产生陪.床服务。”

    那对男女明显被她的装束打扮震住了。

    沈从雁将绒扇掩在自己的红唇上,微微一笑,“可别是嫉妒这姑娘找了个好地方。”

    男人这下终于恍悟过来这是哪位,他指了指许惠橙,“搞笑吧,那是抢你老公的。”

    “说得好。”沈从雁把绒扇一抖,唇边弧度更弯,“她抢的是我的老公,又不是你们的。你们这么闲言是非,作甚!”

    女人拉了拉男人,嘀咕着,“别和她说,她有病的。”

    沈从雁眼光一闪,“古人有云,君子绝交不出恶语,枉你们自诩精英人士,这嘴脸可真是寒碜呐。”

    那对男女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细思之下,又不便和沈大小姐辩论,于是急急走了。

    待清场离去,沈从雁整了整自己的衣裙,摘下眼罩,回首微笑,“情敌小姐,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许惠橙一想到眼前的是未来名正言顺的钟太太,就大声不起来,“谢谢你。”

    “不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沈从雁大舒口气,“啊!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你我能成为情敌,也算是上辈子修来的缘分。”

    许惠橙被绕得不知如何是好,便问候了一声,“未婚妻小姐你好。”

    沈从雁摇摇头,纠正道,“请叫我太美。”

    “太美小姐你好。”虽然现在的情景稀里糊涂,但顺着这个未婚妻的思路走,比较好。

    沈从雁很满意,长长应了一声,说道,“情敌小姐,你过来看。”她走出庭外,望着夜空,“月亮不见了,花儿也谢了。”她又将绒扇掩住自己的脸,“啊!闭月羞花这个词简直就是为我而创造。”

    许惠橙在这一刻觉得,钟定和这个未婚妻简直天造地设。一个帅出外太空,一个美爆全宇宙。

    沈从雁继续往外走,回头招了招手,示意许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