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知道钟定有两部手机。

    平时他用的是黑色的那个。白色的,几乎没响过。她以为那是非常非常非常私人的号码。

    她紧握自己的手机,震惊地听着响彻在客厅的铃声。

    然后她挂了。

    铃声停了。

    她觉得应该还要再去确认一下,那手机显示的号码是不是自己的。

    可是,她已经僵得动不了。

    那一刻,许惠橙晃过的想法,是鬼神附身论。她远远望着阳台外钟定的背影,恐惧随之而来。这一层楼,只有她和他。而现在的他……究竟是人还是鬼……

    那些挂画又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她害怕得缩了起来。

    钟定聊完电话,转身回去客厅,他才拉开门,里面的那个女人就一副见到鬼的表情。

    他关上门,她更是发抖了。他将手机抛到沙发那边,问道,“你干嘛?”

    许惠橙后缩在沙发边上,“没……”

    他向前一步。

    她更加往后挤。

    钟定眉目一沉,继续靠近她。

    她那模样像是要哭。

    他拽住她的手腕,拖她起来,“你怎么回事?”

    她吓坏了,“我没干坏事……别找我……”

    “撞邪了?”钟定的手掌抚上她的额头。

    他掌心暖暖的温度,让她惊了下。她突然低头看了看,他有影子。她在思绪混乱之中,轻声问了句,“钟先生,你还活着吗?”

    他察觉到不太对劲,拉着她坐下,平静开口,“你这是在咒我?”

    许惠橙摇头,再摇头。她望着他的脸,怔怔地出神。她一直就比较脸盲,也没有去细细分辨钟定和乔延五官的区别。而今,他的棱角,和她记忆中的乔延完全重叠了。

    只是,状况太突然,她还没理清头绪。

    钟定拍拍她的脸,“怎么了?”他接电话前,她还好好的,偶尔露一颗小尖牙。

    “钟先生,你有弟弟吗?”许惠橙陷进了迷雾中,钟定和乔延到底有什么关系。她其实也不是很确定。

    钟定的神色凝住。

    她见状,又往后退了退。

    “小茶花想打听我的家事?”他说得轻飘飘的。

    许惠橙对于他这样的语调,很熟悉。他以前欺负她时,就是这样。阴阴的,却又仿若温柔。于是她选择闭口不言。

    他擒住她的下巴,捏了捏,“我如果有心情的话,会回答你。”换言之,他现在不想说。

    她懂了,这个问题是钟定的雷区。

    许惠橙突然留意到,钟定换过衣服。

    他上午出门时,穿的是深蓝毛衣和黑色外套。而他回来时,则是黑色衬衫和暗红风衣。里里外外都换了。只是,这虽有疑点,也说明不了什么。也许他出去风.流了一趟,所以才换的。

    乔延下午穿的衣服,材质和钟定的衣着相差甚远。

    她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如果钟定和乔延是同一个人,那怎么性格和品味会转变那么大。

    就在这时候,那白色手机又响起。

    可把许惠橙吓了一跳。

    钟定这次没有回避,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名字,他直接关了机。

    许惠橙更加迷惑了。

    难道刚刚的铃声,真是巧合?对方只是时间点和她这边同步而已?

    ----

    自这天晚上起,钟定就感觉到了那朵傻花儿的战战兢兢。

    她经常带着探究的眼神望他,被他捕捉后,她就匆匆移开视线,然后再偷瞄。那样子又忐忑又好奇。

    如果他冷淡回视。

    她就会低下头去。

    那白色手机,他后来扔在旁边,没有再去开机。

    只是,陈舒芹居然又拨了他的另一个号码。

    年二十五那天,钟定和许惠橙正在小区的木亭里,观赏池边的美景。美其名曰,亲近自然。

    钟定看到来电,脸色就沉了,接起后冷声道,“陈舒芹,我可不是非得惯着你。”

    许惠橙往旁边走了几步,有意回避他的电话。

    她在这几天都细细观察了,钟定没有什么异样。不过,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