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会儿,包厢里倒真是来了一位红牌。她进来后,扫视了场子一圈,然后视线集中在钟定那边。当然,她也见到了在他怀里的许惠橙。

    红牌很识相,没有硬是凑到钟定的身旁,她去了乔凌那儿。

    乔凌嬉笑着搂过红牌,低头在她脸上掐了几下,在她耳边打趣道,“钟少爷是穿上裤子就翻脸的典型啊。”

    红牌微笑,并无不悦。

    乔凌端详着红牌的五官,然后回头望向许惠橙。

    他很是费解。

    许惠橙真正的容貌,虽然挺有特色,但是在这个私人会所里,也不算稀缺。他不明白怎么钟定会包她这么久。乔凌和钟定相交多年,深知钟定的冷漠。即便钟定和谁可以保持一段时间的性.关系,他也绝对不会给予对方一个相对稳定的归属。

    之前,乔凌约过钟定两三次,钟定都直接推辞没时间。乔凌猜测,钟定这阵子应该是和许惠橙在一起。只是这样一想,乔凌更加好奇,许惠橙是否真是一个名.器?

    于是,乔凌逮着机会,压低了音量问道,“你那个妞,是不是很厉害?比梁老板家的红牌还好?”

    钟定吸烟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笑意不明,“怎么?”

    “什么时候腻味,我来接接手。”乔凌半开玩笑道。

    钟定弹了弹烟灰,“大概等个三五年吧。”

    “你确定你没用错量词?”乔凌略皱眉,“年?三五个月你能坚持就不错了。”

    “我不放,她就是我的。”钟定轻声回答,然后转过头向许惠橙那边。他的手掌在她腰上捏了捏,仍然是软软的肉。他低头挨近她的耳边,“你究竟开始减肥没?”

    “开始了。”许惠橙觉得痒,缩了缩躲避他的捏揉。

    他掂着那堆肉,怀疑道,“什么时候?”

    “干活后……变瘦了。”她说的是实话,因为太累了,短短两天,她就觉得裤头没那么紧了。

    钟定扯起嘴角,“120斤和119.5斤的区别?”

    许惠橙有些哀怨地瞄他,这个男人嘴巴很坏,她无法与他争辩。

    他瞧着她那样子,轻轻一笑,双眸闪着光,状似好心,“没钱买秤?要不,我送个秤给你。”

    她低下头,避开他那嘲笑的目光。

    钟定却越挨越近,呼出的气息密密喷在她的耳边。碍于包厢里还有其他人,她也不能拂了他面子,只好任由他欺负。

    他得寸进尺的,嘴唇轻贴她的耳垂。

    她的耳根泛起不自在的红晕。

    在外人的角度,钟定此刻和许惠橙十分暧.昧。

    先前就有传言,说钟定养了个妞,还亲自出面护着。后来好一阵子,大家都没见到钟定。平时钟定隔三岔五的,就要找找刺激。而今,却耐得住寂.寞了。

    众人不禁暗暗打听许惠橙的来历。

    许惠橙感觉到四周偶尔投射过来的探究目光,她也纳闷钟定到底怎么回事。她以为他这趟是来纾解性.需求的,只是那个红牌都腻到乔凌怀里去了。

    钟定这边,谁来陪?

    她是这么疑问着,可当钟定揽住她时,她仍然很尽责地帮他递烟倒酒,一脸媚.笑。

    他不甚满意,“笑得真丑。”

    她敛起表情。

    他勾起她的脸,“就这样很好。”

    ----

    酒过三巡,乔凌聊起,这家店的红牌,伺候过钟定几次。他说着还推攮红牌去钟定的方向。

    红牌靠在乔凌的胸膛,朝钟定笑了笑,但却没有动。

    许惠橙见状,没什么反应。以钟定的性格,他就算是和几个女的玩群.战、野.战,或者虐待,她也不会惊讶。

    钟定对于乔凌的调侃,嗤着道,“说得好像你没玩过一样。”

    “我哪有你狠心。”乔凌说这话时,手指在红牌的腿上游移,眼睛却是瞥向许惠橙。正所谓,越是得不到,越是心痒痒。他非常好奇许惠橙有何过人之处。

    钟定自然晓得乔凌那眼神的含义。他低头望向怀里的女人。她乖顺地仰头回望他,眼里全是他,余光都没有分给乔凌一丝一毫。

    钟定眉眼一弯,将她抱了过来。“小茶花肚子饿么?”

    “有点。”她和他没吃晚餐就出来了。她也知道这种地方就是喝酒抽烟,哪是吃饭的。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