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走到沙发那边坐下,对于刚刚的场景,她适应不能。

    她不禁抹抹额上的汗。

    不得不承认的是,钟定的眼光非常奇特,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不过,大概也只有这样来去一阵风的女人才能和他契合了。

    仔细一想,这对未婚夫妻,其实还挺般配。

    她发呆了一会儿,等虚惊过去,就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于是她赶紧过去抹地。

    那个未婚妻留下的鞋印,许惠橙很仔细地擦拭了一遍又一遍,生怕屋主回来发现后,摆起脸色。

    许惠橙很久没有这么打扫卫生了。钟定这套房,上下两层楼,他都让她负责。一日三餐,她也得斟酌他的口味。她还要去大露台浇花、除草。所幸,每天有专人送新鲜的菜肉过来,否则,跑腿买菜也是她的活。

    钟定奴役她奴役得理所当然,仿佛她本来就是他的保姆似的。

    许惠橙擦完了地,匆匆进去厨房准备晚餐。

    她住进来两天,他都是待在家里,晚上也没有出去娱乐。她很是纳闷,钟定和未婚妻什么时候才去约会。等会儿她是不是要和他说明今天的情况,好让他和未婚妻解释解释。

    听到玄关传来的声响,许惠橙往围裙上抹了抹手,笑着走出来。她主动帮他拎拖鞋,很有礼貌地问候,“钟先生,您回来啦。”

    钟定垂眸看她弯腰恭迎的奉承姿态,讽刺道,“小茶花,你越来越像我家添柴了。”

    那个名叫“添柴”的,钟定说是他养的一只狗。他还曾经描述,她笑的时候和添柴一模一样。是的,他用的词语是“一模一样”。许惠橙当时听了,就垂头洗碗,不说话。

    她现在也不说话,笑容隐淡了些。

    她开心的时候,会露出一颗尖虎牙,别的牙齿都很整齐,就是那一个,长歪了。钟定以前觉得小虎牙特煞风景,如今没见着,又不太乐意。他越过她往里面走,嘴上说道,“改天带你去见见添柴,你会跟照镜子一样。”

    许惠橙默默回去厨房。

    市都有喝汤的习惯,她刚来这城市的时候,搞不懂为什么天天都要喝汤。她也不会煲汤,后来就买了个电炖锅,省事。

    她来这里,也是想这么倒腾的,可是钟定却不爱这种高科技产品。

    于是她只能向王嫂讨招。

    王嫂非常高兴,“这是第一次有姑娘家亲自给钟先生煲汤呢。”

    许惠橙干笑。心里暗想,他都不请年轻的保姆么?

    王嫂支招后,又道,“以前那些初中高中小女生,都只送巧克力。一到二月中旬呀,那些礼物寄过来,堆得都没地方放。后来,钟先生放一把火烧了,还说世界终于清静了。”她叹气,“清是清了,静也静了。可是没有姑娘家再送礼物了。”

    许惠橙听了,低声说,“确实是他会干的事。”钟定个性要是亲和些,倒追的女孩肯定一卡车一卡车的。嗯,如果像乔延的话。

    饶是王嫂再怎么传授,许惠橙也不可能在短短两天内厨艺突飞猛进,所以她煲的汤,和王嫂的完全两个档次。

    不过,钟定没有再嫌弃。

    两人共餐时,许惠橙提起了未婚妻的事,说道,“钟先生,你的未婚妻今天来了。”她才想继续解释自己被误会是小三的事,谁料,钟定飞来一句,“哪个未婚妻?”

    她愣住了。原来还有几个么?“我……不知道她是哪个,她……长得很美。”那个未婚妻的容貌,的确非常惊艳。

    “不认识。”钟定已经想不起沈从雁长什么样了。他知道她美,但就是没印象。

    许惠橙举着筷子,忘了夹菜,“不是要和你结婚吗?”

    “谁规定要认识才能结婚?”

    她和他接触越久,越觉得他的世界观很奇特。她皱了下眉,“那为什么要结婚呢?”

    为什么?钟定扬了扬眼,嘲弄一笑。“因为,所以。”因为她姓沈,而沈家只有这一个可以嫁。多简单的原因。

    许惠橙见他不愿多谈,便掐断自己的好奇心,衷心道,“钟先生,我祝你幸福。”

    “哦。”他漫不经心的回道,然后啜了口热汤,细细品尝着味道。

    许惠橙再迟钝,也能感觉到他对于这桩婚事的不上心,她联想到他未婚妻那神经兮兮的样子,心里有些明白,大概不是自由恋爱的。

    她在社会的阴暗面里辗转多年,见惯了出轨的男人。有些客人就是家里有妻有女,还出来寻找刺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