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之前整理的行李不多,她没打算搬家去g市。她是要重新开始。

    所以这趟离开,她很快就准备完毕。

    她环视了一圈自己的小房间,然后义无反顾地拎起行李下楼。

    这里的伤痛,就让它烂死在回忆里。

    她跟着钟定出去、关门。进了电梯后,她望着镜中的自己,自言自语道,“我自由了吗?”

    “是的。”她自己答完,突然弯起嘴角笑。

    钟定在旁看着她傻气的行为,没有讥讽。

    他似乎已经把她当成了一个包袱,一个他愿意背负的包袱。虽然他自己都不明白这份怜悯之心从何而来。

    他以前不是个好人。

    当然,将来也不会是。

    ----

    许惠橙到了钟定的房子,显得很局促。钟定刷了指纹开门,她则在门口探着头,“钟先生,我可以住这里吗?”

    “如果你有别的地方去,随便你。”他不想理她,直接进去。

    她在这个城市没有依靠,而且钟定还能震慑朱吉武。她没得选择,于是深深一鞠躬,诚恳道,“钟先生,打扰您了。”

    钟定给她安排的是上次她睡过一晚的客房。下层功能房间都很齐全,所以基本上她在这层活动就可以了。而上层,是钟定的领域。

    “自己休息。”钟定淡淡地说完就准备上楼。

    许惠橙又是一鞠躬,“钟先生晚安,祝你好梦。”

    他不回应。

    她不是很在意他的态度。她心里明白,钟定就是这种爱理不理的个性。可是即便他再怎么冷漠,他都没有将她抛弃。

    许惠橙洗完澡就上床休息。这套房子很安静,床褥又舒服,她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临睡前闪过的念头是,钟定的未婚妻没有住这里么?

    许惠橙前几天的睡眠不算太好。她担心朱吉武的突袭,后来他一直没过来,她倒安心些,但还是浅眠。

    这一晚,她睡得很沉。她梦见自己回到了家里,爸爸、妈妈、弟弟和她在那个小屋子里和和睦睦,那是她丧失了几年的美满。

    她在梦里拼命地笑。

    非一般的幸福感让她沉溺其中,根本不想醒来。甚至到了第二天早上,她都觉得自己还是以前那个十六七的小姑娘,后来的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她眨了眨眼,脸上还是挂着笑。

    待迷蒙过去,她明白,那仅仅是一个梦而已。她突然在这样美梦和现实的落差中,掉了泪。她用被子盖住头,在里面闷着让眼泪流出,紧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情绪宣泄了一阵,她慢慢平静,然后起床、洗漱。出去客厅时,她的眼睛红通通。

    下层还是只有她一人。她不晓得钟定是没起床,抑或出了门。

    许惠橙望了望楼梯口,想起上次见到他时的情景,还真可怕。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再踏进这里,已经换了心境。

    她出了大露台,望见四处幽静的环境,深深吸了一口气,还展开双手,仿佛要拥抱大自然。

    “小茶花,你这个样子很傻。”

    许惠橙慌忙回头,望到上层的阳台上,钟定倚着栏杆,俯视她这边。她立即换上笑脸,问候道,“钟先生,早安。”

    他微哼一声,然后转身离开阳台。

    她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暗怵自己是否哪里没顺到他。等到早餐后,她才知道他怎么不满意了。

    一会儿后,王嫂送了早餐过来,双份的。

    钟定吩咐着,“暂时不用送餐过来了。”

    “好的。”王嫂没有问缘由,听令行事。

    许惠橙瞄了眼钟定,然后低头默默吃自己的。

    待王嫂出去了,钟定才哼着,“小茶花,你就在我家白吃白住?”

    许惠橙噎住了,好半响才喃喃说,“我……没……”她确实想报答他,可她什么都没有。而他则什么都不缺。

    他撇嘴,“不会家务?”

    她听出来了,赶紧点点头,“会,我会。”

    “那就好好干活。”钟定笑得很开心,“工钱抵房租。”

    她响亮地回答,“是的,钟先生,我会好好干。”这也算是一种报答吧。

    ----

    除了干活之外,钟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