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因为两人过近的距离而惊了下,结结巴巴地说,“没,没远……远视。”虽然她知道眼前的是钟定,可那是和乔延一样的容貌,她的心脏还是无法负荷,于是后退想闪。

    钟定揪着她的耳朵不放手,力道虽轻,但她吃疼l了,于是主动往他那边挨。

    她刚刚没理解他的那句话,现下转过弯了,她瞄着他淡漠的神情,赔笑道,“钟先生,你比他们帅多了。”

    他的脸上由乌云密布转成了毛毛细雨。

    她就又补充了一句,“你最帅。”

    此刻细雨也停了,云层的一角开始有阳光透出来。

    钟定很大方地接受了她的称赞,轻轻捏了下她的耳垂,“小茶花果然有眼光。”

    许惠橙干笑一声,她从来没遇过这么自恋的男人。不过,他拥有骄傲的资本。五官的轮廓相当俊逸,就是气质偏诡异。乍一看,就觉得他郁郁暗暗的。当然,他的性格确实非常阴沉,无情起来简直不留余地。

    可是不知怎的,她在此刻觉得他有些……可爱。

    她晃了晃头,摇走这个匪夷所思的形容词,然后说道,“钟先生,是不是要走了?”

    钟定应了声,放开她,径自往停车场走去。

    许惠橙跟着他走了几步,回头望一下人群中的青春少年。

    她弟弟也是这么有活力的年纪。

    真好。

    ----

    回到公寓楼下,朱吉武的车已经不在了。许惠橙暗暗放心,她下车后挥了挥手,“再见,钟先生。”

    钟定当然不会朝她挥手,他踩下油门,开车拐去左边的大路。在十字路口等候交通灯时,他往窗外看了眼。

    有一辆黑车和他相反方向。因为车流缓慢,所以他清晰地见到了车牌号。

    是朱吉武的车。

    绿灯后,钟定的左手食指在方向盘上敲了三下,然后启动车子继续前进。只是到了下个路口,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驶入了掉头车道。

    他忆起之前和友人的对话。

    钟定先前兜去商业旺地,是进了一间模型店。店面不过十来平方,经营者是一个胡渣男,名字叫越财。他是钟定中学时期的同学,同时也是个电脑高手,但,非常宅。

    越财见到钟定时,眼睛睁不开的模样,“怎么亲自过来了?”

    “顺路。”钟定在一堆杂乱的摆设中找到一块还算干净的区域,他站在那里,掏出了烟,朝越财抛过去一根。

    越财接过烟,嗅了嗅,笑道,“你真长情,这么多年,还是这个味道。”

    “想换。”不过没成功。

    越财在办公桌上翻了好一阵子,才找到打火机,他在电脑上调出了会所的数据,“你想他到哪里?”

    钟定低头点燃烟,“飞得高才能摔得痛。”

    朱吉武的会所生意蒸蒸日上,钟定知道。这一切都在他的预估之中。而朱吉武的账目,越财这里也随时更新。

    越财想起什么,提醒道,“你让那个叫山茶的自己小心点。”

    钟定微微抬眼,“怎么?”

    “朱吉武弄来了毒.品,搞不好是要控制她。”

    钟定回想了下,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噢,他是说,“先查查那批毒.品的用途。”

    此时此刻,他的思维远没有动作来得快。他自然而然旋了方向盘,掉头回去公寓楼。

    朱吉武的车果然是停在那。

    ----

    会所最近的生意如鱼得水。

    之前堵着的关系,一下子疏通了。新来的异国美女,个个都是吸金利器。

    这就好像,许惠橙是朱吉武的扫把星。她一走,他就一帆风顺。连妈咪都是这么暗示的。可是朱吉武的脾气却非常不顺,而且日渐暴躁。

    许惠橙的赎.身钱,钟定付得很爽快。朱吉武以为钟定这种突如其来的好心,是一时的。

    朱吉武再三思量,并不打算和钟定正面冲突。钟姓背后,是个庞大的利益链。层层联姻,覆盖了几个家族。朱吉武不过是一个会所的老板,他还想讨好钟定,进而发展别的路子。

    朱吉武采取了按兵不动的方法。他直觉认为钟定那样的公子哥,不过是玩玩而已。等到新鲜劲过了,许惠橙还是他朱吉武的囊中物。况且,她还有不舍亲人这一个大弱点。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