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定打量了下他的未婚妻。

    钟家那群老古董鉴定过的女人,姿色自然是上乘。一身高级定制的衣着,更显得大气上档次。

    钟定的视线在女人那边溜了一圈后,回到桌上的布丁杯。“你来早了。”他吃甜品的时候,不爱被打扰。

    “我不喜欢让人等。”沈从雁在他的对面坐下,红唇一抿,佯羞涩的,“特别是我的未婚夫。”

    “听未婚妻小姐的口气,我们认识?”他依然没有看她,轻轻用勺子切着布丁。

    她大吃一惊,“原来未婚夫先生不记得我了。”

    “你长得有让人记得住的地方?”五官是很精致,但美得毫无特色。

    沈从雁噗哧一声,然后掩住嘴,明眸流盼地望着钟定,“我早就听闻,未婚夫先生的风评,不太好。”

    “是么。”他随口应道,继续一口布丁。

    “女怕嫁错郎,所以我提前就打听了下未婚夫先生的传奇。”

    “哦。”

    “听说呀,未婚夫先生十四岁时,因为和班上的女老师发生了不正当关系,害得女老师被迫离职了。”沈从雁端详着钟定的反应,见他无动于衷,便又继续笑道,“当然,青春时期,难免会轻狂肆意。我都可以体谅。”

    钟定意兴阑珊。

    “我还听说呀,未婚夫先生在高中时候和班上的女同学不纯洁,结果那个女同学意外怀上了。本是好好的高材生,却名落孙山,白白毁了一段好前程。”她说到后面越是惋惜。

    他终于轻飘飘地看了沈从雁一眼。

    “当然,真相其实是那个孩子的爹不是我亲爱的未婚夫先生。”她又掩嘴娇笑,“我又听说呀。”

    “未婚妻小姐,你的口水喷到我的杯了。”钟定随手将纸巾掩盖在杯口。

    “你真讨厌。”沈从雁从包包里掏出一条丝绸手帕,轻轻点点在嘴唇上沾了沾,然后再看干净的手帕,她满意一笑,“这口红果然不掉色。”

    她自我陶醉了数秒,才惊醒过来,“哎,我说到哪儿了?”然后,她的表情从刚刚的慌张转成笑容,“对了,我又听说,未婚夫先生在大学时候,玩.弄了一个又一个纯情的女大学生,可谓是丧尽天良。”

    “所以?”

    “……未婚夫先生,你真是女性杀手,喜欢你都没有好结果。”她突然情绪大变,挤出了一滴眼泪,一手拽住衣领,一手握紧手绢,痛心疾首那般,“综上所述,我真的好担心,我会不会嫁给你后就被连累得前程坎坷。”

    钟定哼道,“继续。”他倚向沙发靠背,气定神闲地欣赏她的表演。

    “另外,众多的追求者,已经让我很烦恼。”沈从雁皱着眉,愁容满面,“你要是爱上了我。我又该怎么办?我如何忍心让我的丈夫一年四季帽子都是春天的原野一样鲜绿。”

    他嗤笑一声。

    她执起手绢,慢动作一样抹去眼角的泪水,“当然,抛去这些忧虑,我希望,我们的婚姻生活非常美满。”

    “废话完了没。”

    “我还有些事。”她的表情又换了,口气也变得悲悯怆然,“据说,未婚夫先生在某些方面有些隐疾。少年时太过放纵,一旦上了年纪,就容易……”她顿住,转而坚定道,“但是,我不会嫌弃你的。”

    钟定勾了笑,“这方面行不行,等新婚之夜再下定夺。未婚妻小姐,如果你不想新婚之后就下不了床的话,可以继续说。”

    “那我非常期待我们的夜晚。”沈从雁微微舔了舔唇,“为了你,我会和男友们分手的。一切都是因为爱情!”

    “无所谓。”他笑容更大,“我并不打算对我们的婚姻忠诚。”

    “你这么说好伤我的心。”

    “我还有更让你伤心的。”钟定站了起来,走到她的旁边,然后一手端起桌上准备好的冰酒,另一只手拽开她后面的衣领。

    一杯冰水就这么直接的从衣领中灌了进去。

    沈从雁被冻得惊叫一声,跳了起来。

    钟定玩着酒杯,笑得阴阴柔柔,“美丽的未婚妻小姐,你这样四处放风质疑自己未婚夫,很伤夫妻感情的。”

    “我都是打听来的……”酒水沿着衣服渐渐往下,冰冷彻骨随之蔓延。沈从雁止不住地抖了抖。她当时混进酒家女中间,肆意宣扬他的隐疾,还在窃喜,他不会查得出来。

    “真巧,我也是。”

    她都说不出话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