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不太记客人的长相。不过一场交易,付钱后就谁也不欠谁。但是那个温暖先生她还是有印象的。

    许惠橙此刻好像忘记了寒冷,站得直直的看着钟定走过来。然而随着他和她越来越近,她就失落了。

    这个男人,不是温暖先生。只是长得相像而已。温暖先生浑身都是朝阳般的和煦,而钟定的气质则张狂得过分。

    她敛眉。

    钟定瞥她一眼就略过,勾起笑容看着乔凌,“你找的人选?”

    “不记得她?”乔凌扬眉,揽住许惠橙的肩膀,“这可是一分半钟小姐。”

    钟定轻哼。“拭目以待。”

    “我起码得把我那辆车赢回来。”乔凌的口气倒不是对那辆车特别在意。

    许惠橙听出这两人又有赌局,情绪已经乱了。也许乔凌包她三天,就是和这种有钱人的游戏有关,而游戏的方式,应该是恶劣的性质。

    ----

    这聚会,陆陆续续有别的男女进来,乔凌把许惠橙丢在一旁,和别的美女亲亲-热热。他虽然带了许惠橙过来,但是她这类型的,不是他的爱好。

    许惠橙找了个背风角落站定,时不时用双掌摩擦自己冰冷的大腿。

    其他女人的衣着,都有避寒的装备。许惠橙对于这三天越来越绝望,她甚至祈祷,泡在女人堆里的乔凌就此忘了她。

    她失神地望着前方的一个点,心中百转千回。回到现实后,她眨眨眼,就看到了钟定。

    他斜靠着沙发椅,在那聊电话,一只手隐在旁边女人的裙下。

    那女人的表情,许惠橙很熟悉,就是伪装的柔顺。

    乍看之下,钟定比乔凌要正常得多,至少他的女人没有伤痕累累。但是许惠橙不知怎的,竟觉得钟定比乔凌还可怕似的。

    钟定感觉到了什么,倏地将目光转向她那边。

    许惠橙因这对视打了个冷颤,只能低头避开。她缩在那里,巴不得谁也无视她。那些男男女女,有些衣着光鲜,可是干的勾当,也就那么一回事。

    她站在昏黄的灯光下,从钟定这个角度望去,她的面容并不真切。随后他就移开了视线,手指仍陷在身边女人的密-处。

    等他聊完电话,他就抽出手指,满是晶晶亮的汁-液。他一边往女人的衣服上擦拭,一边笑道,“等会儿好好给我赢一把,我以后都疼你。”

    女人笑容依旧,眼里却有着抗拒。

    他拧起她的下巴,着迷似的盯住她,“瞧瞧,这眼睛多漂亮,真正的情绪都在那里。”

    女人惊惶地睁大眼睛。

    他用拇指去按她的眼皮,嘴角的笑容越发诡异,“太美了,我真想在这么美丽的时刻,将它们挖出来。”

    女人害怕得使劲推他,“钟先生,求求你……”

    他表情缓了,语气仿若宠溺一般,“求我什么呢?是先挖你的左眼,还是右眼?”

    “钟先生,别。”她强忍着心里的恐惧,顺从地偎在他的胸膛,“我给你赢。”

    “真是乖。”钟定揉揉她的脸,再亲上她的额头,“听话才有奖赏。”

    乔凌瞥见这一幕,突然就想起了赌局。他环视一圈,发现了躲在角落里,冷得直哆嗦的许惠橙。

    她一直低着头。

    他很有耐心,就这么隔空看向她。

    周围的人顺着乔凌的视线过去,于是她成为了焦点。

    许惠橙感受到异样,抬起头来,愣了愣,等她反应过来,她便望向乔凌。

    他微笑招手。

    她不得不挂上笑容,走到他身边坐下。

    乔凌推开原来的美女,拉起许惠橙的手,他感觉到她的手掌的冰冷,便双手包住她的那只手,“这么冷?”

    “还好。”许惠橙在这一刻舍不得离开他温暖的大掌了。

    他挨近她的耳边,低语道,“游戏很快就开始了,你要给我赢喔。”

    她顺便问道,“什么游戏?”

    乔凌侧头看了钟定一眼,“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到了十一点左右,有个站在泳池边的男人拍了拍掌,“开始咯!”然后他就把身边的女伴推了下去。

    这池子是深水池。

    女人没有浮上来,而是潜在水底。她浮出水面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