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最不想见到的,就是和朱吉武硬碰硬。

    她对他的畏惧已经根深蒂固。在她的想象中,他的势力庞大得足以摧毁她的所有。

    就譬如过去的某天,她逃跑失败后,又被他抓了回来。她在医院休养时,突然收到一个盒子。拆开层层的包装纸后,那里面,是洗得干干净净的一根手指头,切口非常齐整。

    她在那一瞬间完全失语,只是惊恐地望着盒子。

    她的亲弟弟,无名指上有个小痣。她曾经牵着儿时的他,漫山遍野地跑,他的那双小手肉嘟嘟,软乎乎。她俩足足相差七岁,她小学毕业时,他还是个爱哭鬼。每天她早早背着书包去上学,他就在后面跌跌地追着。然后等到她放学回来,就能见到他蹲坐在台阶上,对她笑得无比灿烂。

    盒子里面的手指,也有一个小痣,和她亲弟弟的如出一辙。只是不再肉嘟嘟,软乎乎。

    朱吉武是算准时间过来医院的,见到她失魂落魄的模样,他更显愉悦。“见到家人高兴吗?”他的语气很亲切,仿若她真的和家人团聚了似的。

    许惠橙当时望他的眼神带着强烈的憎恨。她出来的这几年,完全和家里断了联系。她万万没料到朱吉武会下这种毒招。

    她的眼睛让他的笑容微敛,“你想他们,我都明白。”他抚上她的眼睛,在她的眼皮上揉着,“我可以把他们都切来送给你。”

    许惠橙这才后知后觉地发抖,她紧紧将那个盒子抱在怀里,不敢避开他的触碰。

    “山茶,还要逃吗?你跑一遍,我就切一块。不大块,就小小的。”朱吉武的拇指拭过她的脸颊,“切太大了,万一你隔三岔五就跑,那就不够分了。”

    许惠橙又惊又恨,她倒抽着气,所有的憎恨都掩饰在哀求之下,“武哥,我听话。你别去找他们……求你……你要打要杀,对着我就好。你放过他们……”如果她早知道,她的反抗会连累到家人,那么她肯定不会跑。哪怕朱吉武诸多折磨,她都会咬牙忍下来。

    “你要一直这样听话。”他轻轻拍了拍她手里的盒子。“等你好好为我挣够钱,就算两清了。”

    她瑟瑟地点头。

    朱吉武话虽这么说,但是他列举的账目数额巨大,许惠橙曾经想,自己拼尽一生,也不会赚得到。她省吃俭用,也只是杯水车薪。

    如果豁出去卖,还能博一搏,可她的身体完全不配合。初初的时候,她实在抑制不住,呕吐过一段时间。为此,激怒了好几个客人。也许因为前期没有攀上好生意,她技术的差劣被渐渐传开,于是业绩一直萎靡。

    她都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年华逝去后,就是被淘汰的命运。是乔延的出现,让她重拾希望,她计划努力攒钱,然后离开。

    钟定答应借钱,是她的重生即将开始的象征。

    当然,她希望解决的途径是,朱吉武可以信守承诺,用那笔帐来了结彼此的前尘恩怨。

    从此两不相欠。

    可是显然,她没有做足万全的准备。

    她居然忘了在手机遗失后通知朱吉武,又惹毛了他。

    许惠橙偎在钟定的怀里,双手还揪着他的衣服。“钟先生,请你把钱借给我。”

    钟定低头俯视她。她用的也不知是什么牌子的化妆品,经常花妆,此刻更是鬼画符似的。可是她那双干净的眼睛,透着乞求。他向来不爱管闲事,她这边,已经破了他的例。他有些了然她的担忧,于是轻笑一声,“我既然答应了你,自然不会食言。”

    许惠橙舒了口气,“谢谢你。”

    朱吉武仍然站在门口,望着眼前的一男一女拥抱的情景,他的表情渐渐平板。

    许惠橙回视朱吉武的瞬间,下意识往钟定那边挨了挨。“武哥,我把钱还给你……你别生气了……”她的话说得小心翼翼,害怕朱吉武万一控制不住,又将鞭子挥过来。

    钟定拥紧许惠橙,扶着她站起来,他轻飘飘朝朱吉武散过去一眼。“她的帐都记我这。”

    朱吉武突然抚掌大笑,“好好好,太好了。”他的目光只盯在许惠橙那边,“山茶果然好样的。”笑声中有凌厉的切齿。

    许惠橙明显感觉到朱吉武情绪的波动,她挣了下,离开钟定的怀抱,勉强笑起来,“武哥,那钱……还了,我们是不是……两清……了?”

    朱吉武还是在笑,胸腔却有股怒气在上升。“当然,两清。”

    许惠橙怔了下,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还担心他还会提一些条件来为难她。

    钟定眼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