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掏出纸巾,往眼睛一抹,纸上立即变得黑炭炭。她又擦拭了几下,很快的,眼影、眼线、混着粉底全糊了,简直惨不忍睹。

    钟定索性不再看她那越擦越丑的脸。

    他对她算是仁至义尽了。她以为演一场活.色.生.香的剧本,就能挽回他的面子。这行动虽然天真,可是他觉得新鲜。

    钟定从小到大都是霸王的性格,向来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即使真遇到了找茬的,那也是别人一尺,他回一丈。举凡认识他的,都不会产生袒护他的想法。他在朋友圈里,几乎是独孤求败。

    可是昨晚被这个傻兮兮的女人护着,他的心情还挺不错。不错得可以让他送佛送上西,再纠正一下她那扭曲的世界观。

    一个妓.女要重新开始正常的生活,不太容易,他不知道那朵傻花儿未来的人生是否如愿,也不确定自己的同情心能持续多久,可是至少现在,他愿意扶正她。

    因为她是第一个真心为他出面的女人,尤其是在深知他的种种劣行之后。

    钟定将许惠橙送回了她的公寓。他原本想在途中扔她下去,不过念及她身无分文,他又善心了一回。他不想久留,便递过去一张名片,“把你的银行账号发这个号码。”

    许惠橙摇摇头,“我手机掉山崖了。”

    他见她都不伸手来接名片,横了她一眼,“家里没备用的?”

    “没……”她最近手机掉了好几次,现在她很庆幸自己买的是便宜机型。更加庆幸的是,攒钱的银行卡被她留在了住处。她急着想快点拿到那笔钱,便道,“钟先生,你等等,我上去抄卡号给你。”

    “等多久。”他随手将名片丢回储物盒。

    “就五分钟,我现在就上去给你找账号。”许惠橙说着已经拉开车门,都不给他反驳的机会,“钟先生,你一定等我。”她匆匆跑进去,然后想起什么,又跑了出来。她帮他关上后车门,再度狂奔而去。

    钟定转头望着她的身影,勾起笑容,自语道,“五分之一时间过去了。”

    他料着她这趟上下肯定不止五分钟,可是却没料到会超这么久。

    十五分钟过去了,她都还没下来。

    她对于这笔钱有多看重,毋庸置疑,所以她应该不会故意把他晾在楼下。

    钟定下了车,仰望着某个楼层。如果他判断的方位没错的话,他之前有去过那个房间。只是,里面住的是谁,不得而知。

    他进去大堂,询问物业员许惠橙的房号,他是这么形容她的,“就刚刚跑进去的那个,穿橘色羽绒服,很丑。”

    物业员听着,已经晓得是谁。这栋楼住的职业者,他心知肚明。只是当钟定说“很丑”两个字时,物业员就有点警惕了。试想,如果眼前这个俊美男人是来找乐子的,那应该不至于用这等形容词。最有可能,是来找麻烦的。

    物业员鄙夷着楼上的租客们,可是自己又不得不屈于此处混饭吃,他此刻倒是很乐意见到那些姑娘们被找茬。所以他很爽利地报了许惠橙租住的单元号。

    钟定上去后,沿着走廊而行,感觉越来越熟悉,直至停驻在许惠橙的门前。

    也许这里的楼层布局都一样,所以他才似曾相识。

    ----

    许惠橙料着钟定这个人没什么耐心,她怕他跑掉,所以一路奔回家。只是,她才开了门,全身的血液就瞬间结成冰,仿若站在了刺刀上。

    她走之前收拾得整整齐齐的房间,现在乱成了一团。椅子东倒西歪,地上有碎裂的瓶瓶盖盖,以及饭锅瓢盆,甚至墙上的挂画也斜在了角落里。

    朱吉武在这样的狼藉中,坐在她的矮床上,低头去嗅着枕头的味道。听闻她的开门声,他保持着姿势,微微朝门边转了转头,来不及掩饰的脸上,有着某种病态的狂热。

    许惠橙方才洋溢的喜悦,荡然无存。她握着门把,几乎瞬间想要逃。

    朱吉武眯起眼,坐直身子,“回来了。”声音依旧嘎哑而低沉。

    “武哥……”她好不容易镇下心神,掀起个难看至极的笑容,畏缩着说,“你……好。”她虽然想了一堆美好的生活,却还没准备好如何向他启口。

    “来。”他笑,眼睛却凌厉得渗人。“让我看看这几天过得好不好。”

    许惠橙放在门把上的手在哆嗦,她闭眼了一秒,慢慢避开地上的碎片,向他走去。

    “关门。”朱吉武望着空荡的走廊,命令道。

    她颤着手轻轻关上,那落锁的一声响,在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