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占床边一点点位置。”许惠橙的声音低低细细。

    “滚。”

    “钟先生。”她觉得自己有些死皮赖脸。“就一点点,就一晚上。”

    钟定重新开了床头的灯,还是之前半坐的姿势。他冷淡看着她,不吭声。

    她被他盯得发毛,小心翼翼地道,“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还是可以睡沙发的……”她说着已经伸手去扶沙发的靠背。

    他嘴角一撇,“上来。”

    许惠橙如蒙大赦,深怕他会反悔,急忙奔去他的床。她穿的是加绒长睡裙,在爬床时,还差点被绊了一下。好在,终于躺在了床边。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只占了一个身板的位置。

    她拉过被子的一角,盖好后就不敢乱动。

    钟定侧头看她,两人之间的距离隔得有点远。“你确定你翻身不会掉到地上?”

    她瞄瞄他,微微向里挪了挪,然后再窥他的脸色,她又继续往里挪。“这样肯定不会掉下去。”

    他哼了一下,关上灯,躺下后向她的那个方向卷了过去,一把捞住她。

    她惊叫出声,然后赶紧捂住嘴。

    钟定拨拨她的头发,“你没洗头。”

    “昨天洗过了……”许惠橙和他还隔着一臂的距离,她端不准他的心思,有些担心他是不是想干那档子事。

    他撩了会她的头发,就沿着她的后脑勺往下,从衣领处滑进了她的背。

    她绷了一下。

    钟定没有别的动作,他只是轻抚着她花搭的鞭痕,“没擦药?”

    她摇头,“没,差不多好了。”在会所,那个小助理已经帮忙处理过。虽然还有些痕迹,但是慢慢就会消掉了。

    “留下疤可就好看了。”

    “不会……以前的都没有疤痕。”小助理也说过,武哥下手有分寸,伤口都是皮外伤。而且用的药都是防疤痕的,毕竟干这行的,保持肌肤表面的干净还是很重要的。

    钟定因为她话里的某个字眼,手上的动作顿住了,“被打过很多次?”

    许惠橙在黑暗中看不真切他的表情,可是听他的语调,似乎有怒气。“嗯……”她的这一声细不可闻。

    他静默了,再度抚她伤痕的动作更轻,好一阵子,他才开口,“我们明天回去,你把钱给那边。”反正他留在市也没什么可玩的,还不如早点拉茶花儿上岸。

    “钟先生,谢谢你。”她的尾音隐约透着哽咽。

    他笑了笑,逗着道,“想要以身相许?”

    许惠橙轻声回答。“可以的。”如果他要的话,她不会拒绝。他帮了她,而她可交易的,也就是这具身体而已。

    钟定将她搂过来,另一只手在她腰腹间捏了捏,软.绵绵的手感。他嫌弃道,“你太胖。”

    她不吭声。之前他对她的身.子就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兴趣。她也知道,他是眼高于顶的作风。试想,他自身的条件就极好,当然不会饥不择食。

    钟定顺着她的腰间,慢慢捏捏向上。

    许惠橙不疼不痒,反而觉得舒服。而一旦放松了下来,睡意就渐渐来袭。她不晓得这样摸来摸去,他的下面有没有反应,不过听他的呼吸,还是很平稳,而且他的运力缓慢,并不急切。

    她在此刻,突然想到,也许他真的不太行。

    他不行,她也不行。其实蛮和.谐的。只是,那样太损他的尊严。

    思及此,她问道,“钟先生,外面还有没有听墙角的?”

    “谁知道。”钟定应得漫不经心。怀里的女人,如果不触及她那几道凹凸的伤痕,肌肤的手感倒还好。而且胸前肉绵绵的,怎么捏都行。

    许惠橙试探性地问道,“那我再演演好不好?”

    他嗤笑,“随便。”他放开她,坐起来后按亮床头的灯。

    有了灯光后,她无意中瞥过他的裆.部,没有起立的迹象。她仰头望他,迟疑着,“……钟先生,你这么看着我怎么演?”

    钟定俯视她,眼睛弯得像新月,“刚才不叫得挺凄厉的?”

    许惠橙轻咬下唇,收回视线后翻了个身,背向着他。她想好了台词,可是在背后那道视线的盯梢下,她根本喊不出口。

    他又伸手去拨她的发丝,“叫啊。”

    她缩着头,都要藏进被子里,愣是吱不出声了。

    “小茶花,再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