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打开门,探了探头,见到女人甲和女人乙坐在不远处的小沙发吸烟聊天。

    她俩看到许惠橙,又挨近不知说了什么,女人甲略带得意之色。

    许惠橙突然朝房里娇滴滴喊道,“冤家。”这句话的音量比较大,大得甲和乙的表情变得非常微妙。

    钟定那时正要去重新执回那根烟,手都碰到烟了,却夹不住。燃着的烟滑到了柜面上,丝丝的烟雾飘着。

    “等我回来再战,呵。”许惠橙说完就关上门。幸好他是背向她,不然她也没有胆量唤那声。

    她回到自己的房里,匆匆洗了把脸,收拾好睡衣,就又出去。

    这个别墅的占地挺夸张,一个楼层的套间就有好几个。她和钟定隔得有些远,他的那间是东南向,她的则是西北。今天来的那群公子哥都是自由选的房,比较分散。还有几个在楼下。

    可是那个见过她真容的公子甲,在三楼。

    许惠橙在走廊撞到他迎面而来,就赶紧低下头,还故意抬高了怀中的衣服袋,借此遮掩。

    公子甲晃了晃脚步,见到许惠橙时,他觉得有些面熟,却想不起是在哪儿遇过。他起了头,“你――”

    她往旁边闪了闪,开始小跑向前奔。她可没忘记这个男人就是钟定说过的群.批成员。

    公子甲更觉奇怪,本.能地追过去。

    许惠橙顿时明白自己的反应过大了,但是跑都已经跑了,那就只能继续。她停在钟定的房前,急急敲打门板。

    钟定很快开了门,但脸色不是很好。

    公子甲见到许惠橙停的地方,才恍悟过来她是谁。钟定下午的话,公子甲略略知道。只是他都不太记得那冠军长什么模样了,自然就淡下心思。

    公子甲止步在拐角。

    他们这群人胡闹玩乐,可都比不上钟定来得狠。

    钟定不在乎游戏的输赢,更不会去计算自己的败家史,他纯粹就是体验刺激。他这几年性格更为阴沉诡谲,那些初初被他外貌所吸引的女人们,最终都落荒而逃。

    公子甲真的非常好奇,为什么那个花.魁会愿意和钟定亲近。

    当然,他也没有见过钟定特别关照异性。他们这群狐朋狗党,好歹也算是纯真年代走过来,美好的感情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

    但钟定却不是。他未曾有过一段正式的恋情。他似乎早就知道,自己的未来是和钟家的利益挂钩的。

    又或者,他也有过心动的时刻,只是从不显露。

    ----

    许惠橙进去房间,关上门,放下手中的衣服袋。

    钟定见她有些喘气,冷淡地问,“你在走廊喘给谁看?”

    她连忙解释。“没……我是跑了过来。”

    “是该运动了。”他讥诮道。

    许惠橙听在耳中,觉得他的语气更像是在说“是该宰杀了”。她的头垂得更低,“碰到你朋友,他喝过酒,我就跑了。”

    钟定斜睨她一眼,“哪个朋友?”

    “就那天晚上,摸.我大腿的。”她本来有脸盲症,但是公子甲的右腮有个大黑痣,特别好认,所以她才记得。

    “哪天晚上?”这下的语气更寒。

    许惠橙沉默,数秒后才提醒道,“我吐到你身上的那天……”只是这么一回忆,她却想起了,钟定当时和他的女伴在卫生间,双双衣衫不整。不知道是不是在干那件事。

    如果是的话,就说明,他还是行的。

    钟定的神情未松,“刚才他对你动手了?”

    她摇摇头,“我是怕他喝醉了忘记你的话。”

    “你倒挺会找靠山。”他望了眼她的衣服袋,“自己搓干净再上来。”

    许惠橙答应了。她洗完澡出来,见到钟定倚在床上玩电脑,她莫名有种心安的感觉。她还没有和谁如此自然相处过,仿佛他俩以前就是这般的生活状态。

    她摸摸自己的头发,没有被沾湿,也可以直接躺了。“钟先生,我今晚可以睡沙发。”她本来就不是要真的上他的床。

    钟定闻言,视线仍然盯在屏幕上,嘴里说道,“没有多余的被子。”

    “你早不说,我可以抱被子过来。”

    “你是来我这露营的?那怎么不自带帐篷?”

    她被他这一凶,又噎住了。

    “要挑哪睡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