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讪笑,头低了下去。她本来也预到了钟定不会配合。只是,刚刚他似乎是没有生气的样子,她就掂着勇气试了试。

    见她不说话,钟定又强调,“解释。”

    “钟先生……”她踌躇着,说道,“我不会害你,真的。”可是要对他启口那么伤他自尊的谣言,她终究不忍心。

    钟定望了望门那边的方向,再把视线移到她头顶的发旋,“不解释,就在这站着,站到你想说为止。”

    她愣了下,还是不语。

    他索性不管她,径自坐回沙发,打开手提电脑,干自己的事。

    许惠橙听门外女人甲和女人乙的声音更加模糊,就放心了些。她站在原地不动,偶尔朝钟定那里瞥过去一眼。她在想,如果她一直不解释,他是不是就会留她到天亮。然后她明天就可以理直气壮的,证明他确实龙腾虎跃,生气勃勃。

    她因为站姿的保持,感到酸累,就微微换了换腿。

    却不料,他扫过来一记冷眼。

    她立即不敢动了。

    钟定浏览完网页,便把电脑扔到一旁,径自进去浴室。和她擦肩而过时,他故意呼了一口气,吹起她的几根发丝。

    许惠橙听着里面传来水声,才抬了抬脚,以缓解腿部的酸麻。她攀着沙发扶手,坐上去休息。

    此时,女人甲那特有的大嗓门又响了起来。

    许惠橙一凛,回头看向紧闭的浴室门。她犹豫着自己还要不要进行作战计划。

    女人甲的谈话声,在水声的混杂下,时小时大。

    许惠橙很想再咬咬牙,豁出去大喊大叫。只是她积攒着勇气,却找不回初初的脑子一热。她觉得如果她再这么演下去,钟定会直接把她赶出去。

    她在这边胡思乱想。

    他在里面静静而思。

    钟定站在花洒下,低着头,抚了抚自己的纹身。不知怎的,他在此刻想起了那朵茶花儿在山洞里帮他唇.舌的情景。这么笨拙的技术,怎么还能在花场混四年,简直匪夷所思。

    他敛眉,关上水。

    钟定随意围了条浴巾就出来,他懒得搭理背向他的许惠橙,直接走到衣柜那边,扔掉浴巾,拉开扇门。

    许惠橙在浴室里的水声消失后,就赶紧离开沙发,站回原位。她已经想好了一套说辞,所以酝酿好了,就转过身来,“钟先生,我说。”

    “嗯。”他似乎早料到她会妥协,漫不经心地在那找衣服。

    她却因为入目的裸.体而僵硬了。未擦干的水滴沿着他的肌理缓缓落下,她顿时想起了女人甲的话,他的身材确实是很好。没有夸张的块肉纠结,却很有力度。

    钟定没等到她的话,便淡淡瞥过去一眼,“说啊。”

    她立即移开视线,目光定在地板上,“天气冷,你先穿好衣服。”

    他套上衣服,点了一根烟,然后斜斜倚坐在床头,闲情惬意,“继续。”

    “钟先生,是这样的。”许惠橙很是讨好的态度,“你们不是经常玩赌局吗?我也是玩这个。我和她们赌,我今晚在这里睡到天亮才出去。”这话说假也不算。因为她确实是想在这里睡一晚,挽回他的形象。

    “哦?”钟定眉眼上挑,“这么说来,小茶花是被我带坏了?”

    她刚点了半个头,便赶紧摇头,再摇头。“没有,是我性本恶。”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钟先生,你原谅我了?”她轻声问道,隐约有期待。

    他呼出烟圈,双眸墨如深潭,“小茶花赌的是爬.上.我的床?”

    许惠橙微怔,然后联想到刚才自己的独角戏,她只能点头。

    钟定勾起讽刺的笑容,“我白天还称赞你挺有自知之明。”

    她知道他的嫌弃,于是嗫嗫道,“我就自己演演,骗过她们就好了……”

    “真可惜,你输惨了。”他笑容更大,“你那阵鬼叫,别说是床,我连地都不给你睡。”

    许惠橙没敢吱声。她未曾经历过那些话语出自肺腑的时刻,所以无法体会什么是藤云驾雾。她就是靠理论知识来演绎。

    “不过。”他延长了尾音,然后轻轻柔柔的,“还没有女人敢把我当赌局,你倒是够胆子。”

    她听出他语气的寒意,连忙道歉,“钟先生,我不敢了。”她此刻觉得,自己的那套说辞,更加把事情搞砸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