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的恋爱经验为零,这么被钟定戳破心事后,她只感到羞赧和自卑。

    钟定移开了视线,淡淡道,“继续按。”

    她默默地贴着他的背部轻压。

    他似乎是对少女心事有了好奇心,闲聊般说道,“喜欢就和他说么。”

    她连连摇头。“我配不上。”她只要把这份喜欢埋在心底就好了。而且,茫茫人海,她也不一定还能再遇到乔延。

    钟定轻笑出声,“你还挺有自知之明。”

    许惠橙不作声。

    “他的痕迹,你可以留着当纪念。”钟定说着,目光还在她的颈项处停了下。

    “什么?”她被他的这句话弄懵了。

    “我是说――”他顿了顿,语气越趋冷淡,“他不会真的喜欢你,你就珍藏着和他的记忆过一辈子吧。”

    虽然许惠橙明白,自己和乔延没有可能。但是钟定这么直接而犀利,她的心还是被伤了。她低声道,“我会的。”她和乔延之间的回忆,一直都藏在内心深处。等到她以后老了,再捞出来细细回味,也依然会暖洋洋的。

    她的回答显然没有让钟定满意。他没了谈话的心情,索性合上眼睛。

    时间静静过去,他的呼吸平稳,似乎是睡着了。

    许惠橙确定他已入睡,便把药给他敷好,缠上纱布。

    最后看着他的睡容,她突然觉得,他这么平静的时候,倒是和乔延没区别了。

    ----

    钟定此趟过来市,无非是为了赌局。只是,缆车意外折腾一轮后,他负伤玩不了了。

    陈行归为了让钟定也能有点劲头,晚上在别墅搞了个小型的自助酒会。

    许惠橙得知后,唯一庆幸的是,自己之前购买的那件昂贵的连衣长裙,在临行前被她塞进了行李箱。否则,她平日的那些行头,根本和酒会沾不上边。只是,长裙可以遮掩背后大部分的鞭痕,却盖不住乔凌的齿印。

    她跑去问钟定的意见,他态度讥讽,“晒晒印记不挺好的。”

    许惠橙觉得他特有的阴阳怪气又冒出来了,便不再吱声,打算往回走。

    他却唤住她,盯着她的黑色半透长裙,“穿什么裙子,外面天冷,你出去就得抖个不停。”

    “我可以穿成平常那样吗?”其实,她也不想穿裙子。但是他宣告了她是他罩的,如果她还是随随便便,也许会丢了他的脸。

    “无所谓,怎么暖和怎么穿。”他显然毫不在乎。

    她松了口气,“好的,我去换回来。”

    “顺便把妆补补。”

    许惠橙哑然,几秒后才如实道,“我不会化妆……”

    “那就化你会化的。”说完钟定直接关门,把她隔绝在门外。

    她愣愣地望着门板,然后叹了口气,回去换衣服。

    在一众衣香鬓影,争相斗艳的美女们陪衬下,许惠橙严实得宛若粽子般的装束,可谓是老土至极。她能察觉到那些异样的打量目光。可是既然钟定都不在意,那么,她就觉得温度还是比风度重要。

    钟定和陈行归他们在聊天,许惠橙则在自助区觅食。她挑了几块肉和一碗热汤,然后找了台空桌坐下。

    隔壁桌有四个美女,在那嬉笑攀谈。

    许惠橙无意偷听,只是女人甲格外大声。

    那桌的话题都是些时尚的名词,许惠橙听不懂一连串的英文牌子,她低头吃肉。

    渐渐的,女人们的话题转向了在场的男人们。

    许惠橙听到钟定的名字时,就凝了心神,竖起耳朵去听。却听到甲这么说道,“空有一副好皮囊,到了床上,完全不是个男人。”

    其他三个捂嘴而笑。

    许惠橙侧过头望去,才发现这个就餐区只有她和隔壁桌,别的都已经去了沙发区。难怪她们敢肆意谈论。

    女人甲继续说,“他那身材好是好,可是下面软呀,肌肉硬有什么用。”

    女人乙笑完就接道,“你试过吗?”

    “没试过。”甲娇笑一声,“因为他那里硬不了呀,我就不浪费时间了。”

    其他三个又一阵笑。

    许惠橙听在耳中,颇不是滋味。她没想到这些女人会在背后这么议论他,这么瞧不起他。这种有损男性面子的话题,如果被传开了,那他得多难堪。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