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定有些心神不宁。他还记得自己离开饭店时,许惠橙那带着期待的眼神。自缆车意外后,她经常那样看他,好像真的把她自己的生命交给了他。

    他继续开车兜着圈子。

    在即将驶入岔路时,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往后视镜望了望。昏暗暗一片。

    他倒车回去,停在距离刚刚岔路口几十米的地方。然后打开远灯。

    这下,他的心情终于平缓了些。

    这里有两个岔路口,相距很近。他刚刚兜的,是第二个岔路口。而他今天走出来的,则是第一个。也不知是谁的恶作剧,此时第一个岔路口被一堆草丛挡着,而且由于转弯角度的问题,又加上有山峰的遮挡,开车经过的,也许以为那不是路,从而进了第二个路口。

    钟定下车把那堆草丛踢开,他站在路口,远远就见到了饭店的微光。

    他笑了。

    其中三两家饭馆已经收摊,别的店面的光晕错落在山间,仿佛透着一层雾。

    钟定重新回到了车上。

    现在已经将近九点,也不知道那朵茶花儿有没有吃晚餐。他估计她会因为没有钱,不敢再厚脸皮去吃霸王餐。

    他旋了方向盘,转进了那条岔道,稳稳地向目的地而去。

    ----

    许惠橙坐在窗前,遥望到车灯的亮光,她已经掩不住心情,只期待那是钟定。

    说真的,在等待的过程中,她也有想过,他离开了那个山洞,会不会又变回喜怒无常、阴森诡异的模样。可是回忆历险之后的他,她就自我安慰着,他会来的。毕竟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中,他都没有抛下她。那么安全后,她更应该相信他。

    老板和老板娘以为他俩的揣测就是真相,觉得许惠橙怪可怜的,晚饭时候,还好心地邀许惠橙一起吃饭。席间搭话时,老板娘侃侃而谈,话题无非就是,长得帅的男人都信不过。

    老板连连点头,附和道,“特别是那么帅的。”

    “老板,老板娘。”许惠橙笑着澄清道,“我和他真的不是那种关系。”

    老板和老板娘对看一眼,跳过了这个话题。

    后来见到钟定从车里下来,老板娘嘟哝着,“还好这丫头没被抛弃。”本来老板和老板娘就想着,如果等到关店,都没人过来接的话,那就让村里的二狗开摩托车把许惠橙送回去。虽然饭馆亏了两百七,但是也不好把一个女娃扣在这里。

    许惠橙确定那是钟定后,眼睛就扑闪扑闪的。她微微低头掩饰自己的情绪,嘴角却是有着上翘的弧度。

    钟定下车进店来,只瞥了她一眼,然后就转向老板。他递过去数张大钞,“我来领她回去。”

    老板接过钱,手指一推,只抽出其中三张,“两百七就好。”他还从口袋里掏出三十块,并着剩下的几张,要还回给钟定。

    “就当是她的茶水费了。”钟定说完,掉头直接朝门外走。

    许惠橙反应过来,赶忙要追着上去,老板的手横在她的面前,“丫头,这钱拿回去啊。”

    她摇摇头,这也不是她的,她做不了主。“这钱,你们收着吧。谢谢你们今天的收留。”

    老板娘夺过那几张纸币,拉起许惠橙的手,往她的掌心塞,“无功不受禄。丫头,好好和你家那口子过啊。”

    许惠橙忙道,“我得走了,他在等我。”她挣脱老板娘的手,小跑着出去。一出店门就寒风袭来,她喘了一口气,缩起肩膀。

    钟定在驾驶位,看着许惠橙的身影越行越近,他按下车窗,微讽道,“我以为你要和他们十八相送。”

    她干笑了下,拉开后车门。坐下后她搓搓手,又踮着脚尖蹭了蹭小腿。

    他目不斜视,随手调了暖气温度。

    车内渐暖,她慢慢放松了身子。

    回程途中,车里只有乐声。许惠橙好几次想鼓起勇气问问六百万的事。她回忆了下钟定的话,他当时说的是真,可是,不知现今他是不是仍会履行承诺。

    当临近别墅,远远望见房子的灯火,她终于酝酿完毕,唤了一声,“钟先生……”

    “嗯。”听这口气,是挺不想理她。

    “那个钱……”她声音低了下去,起了个头,却不够胆子问他还当真否。

    钟定的视线懒得往她那瞄,只是随口应道,“会给你。”

    许惠橙难掩激动地倾前挨近他,底气都足了,“钟先生,谢谢你……我会报答你的。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