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觉得,自己职业是属于伤风败俗类的,所以在公共场所能避则避。

    然而不少客人会追求众目睽睽的刺-激-感,譬如眼前这变态。在亮堂堂的灯光下,他也坦然自若。

    男人随意整了整自己的裤-裆的拉链,推开女人就站起来,然后转身走出电梯。他的额上还有汗滴滑落,眼睛里仍然有欲-求的氤氲。

    女人尴尬地抓起旁边的衣服遮住下面,也奔着出来。

    许惠橙微微往富商那里靠,她是想让富商带她离开。

    可是富商见到那男人后,却和下属在那窃窃私语。许惠橙听得不太真切,隐约察觉到那变态来头比这富商大得多。

    她没敢往变态那边望,借别头发的手势低了头。

    男人向着另一头走去。

    她呼了一口气。

    日本男人看完了这一幕春-宫,更加着急,他赶紧进去那刚刚大战完的电梯,招手让富商他们一起上去。

    富商摆摆手,笑着和下属过去。

    之前等电梯的也哗啦啦涌进去。

    许惠橙在即将跨进电梯的时候,忽然听见不远处的一声尖叫。她下意识往声源处望去,然后僵住了。

    那个变态男人掐着康昕的脖子,笑着说什么。

    康昕表情扭曲,奋力掰着他的手,脸都憋得红了。

    旁边有个服务员站在那不知如何是好,频频给男人鞠躬。

    许惠橙能体会那种所有氧气都离自己远去的恐怖,可是她帮不了康昕。这个社会本来就不是靠同情心取胜的。就像武哥殴打她的时候,她看得见别人怜悯的目光,但得不到支援。因为大家都无能为力。

    她们这种低-贱之人,命如草芥,许惠橙早就麻木了。

    她最终进了电梯,然后一声超载警铃的响声。她马上退了出来,朝富商笑着说,“我等下一趟。”

    富商点头。

    许惠橙站在候梯厅,注意力却去了康昕那边。

    康昕已经没了声音,那边模糊传来的是服务员的求饶。

    许惠橙闭上眼睛,可是三秒后,她又睁开眼望向走廊里。

    康昕已经没了挣扎,她垂着双手,似乎是任由男人处置了。

    男人大概觉得不好玩,于是放开。

    康昕顺着墙壁慢慢滑落,最后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男人满意了,单手插兜,再轻蔑地看了眼服务员,便转身离开。

    许惠橙望着男人的背影,反应过来后连忙跑上去,扶起康昕,食指去探她的鼻息,然后对着那呆立的服务员低唤,“快叫医生过来啊。”

    男人并没有走得太远,听到些动静,他停住回了头。他一下子想不起许惠橙来,在那看着她困难地托起康昕后,他忽然灵光一闪。

    她就是上个月让他输了一大笔钱的一分半钟小姐。

    他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那边接通后,他笑得意味深长。“钟定,我找到人选和你打赌了。”

    ----

    康昕这次醒来后,心情很低落。妈咪也有过来探望,康昕都敷衍了事。

    妈咪安慰了几句就出去,临走前说道,“我也是这么熬过来的。”

    其实道理康昕也知道,但是她觉得她拼不到妈咪的级别。

    许惠橙第一时间过来道歉,为自己之前的冷漠。

    康昕摇摇头,沉哑道,“如果我是你,我也袖手旁观。”这就是无奈,就算要出头,也得掂掂斤两。

    “你以后还是离那个人远些吧。我们惹不起的……”许惠橙只能这么劝,她们都是蝼蚁之力,无法和富家子弟抗衡。

    康昕叹了一声气,然后不再言语。

    许惠橙不知道如何再起话题,于是也沉默。她和康昕谈不上什么朋友,充其量是同病相怜的难友关系。而且,她不懂怎么去安慰。

    许惠橙坐了一会儿就回去了,她还得继续工作。

    她因为康昕的事而耽误了富商那边,所以被管理层重罚。原以为这个月任务很快可以解决的,结果现在得重头来过。她叹气,她这种人怎么会有走运的时候呢?之前真是高兴得太早了。

    接下来的事,更让许惠橙觉得上天是要把她往死路上赶。

    这晚上她才到会所,就被妈咪带着去见一个贵客。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