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定迈着大步,走在前面。出了山洞,他就感觉到了饥饿。之前只想着怎么出洞,忽略了身体上的不适。现在随之而来的,还有各处伤口的疼痛。

    右肩的肿胀越烈。

    他走了一段路,才想起后面还有个女人跟着,于是回了头,却见她遥遥落在后方。

    许惠橙的羽绒服扔在了姻缘路,山林的气温很低,她抖抖索索,双手环臂,追着钟定的背影。她一受寒,双腿就会又麻又僵,走也走不快,所以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远。

    钟定瞥了她一眼,就继续自己的路。脚步稍微放慢了些。

    但是她一直没有赶上来。

    这里到山顶,步行的话,大约还要一两个小时。半山附近有几间饭店,但是钟定和许惠橙身无分文。

    在饥饿疲乏的状态下,要走那么一大段路,估计得累死在途中。

    钟定停在第一家饭店。

    许惠橙远远见到饭店的招牌,更是饿得慌。她小跑着奔过去。

    他见她速度加快了,便进去店里。里面墙上挂着大幅的菜牌,价格还算公道。他直接坐下,开始看菜单。

    许惠橙在此刻也没有去思考他究竟有没有钱,她坐到他对面,盯着他手里的菜单,只觉口腔不停地分泌出唾液,她咽了好几下。

    钟定本是低头看菜单,也许是感觉到她滚热的视线,他抬起了眼,“麻烦擦擦口水。”

    她尴尬地一顿,用手背擦了下嘴唇,什么都没有抹到。

    店里的老板又递过来一本菜单,许惠橙接过后,肚子咕咕叫。她翻阅了前面几页,大盘大盘的肉,十分诱人。

    他似是听见了她肚皮传来的不雅声响,“你想吃什么就点。”

    她连连点头,指着封页的招牌三杯猪蹄,询问道,“钟先生,我可以点这个吗?”她太饿了,皮色油亮的猪蹄引得她垂涎不已。

    “随便。”他向老板娘报了几个菜,合上菜单后,他转向许惠橙,“你还要什么?”

    她听他已经点了五六个,不想太浪费,就摇了摇头。然后想起什么,又道,“我……还要米饭。”

    “嗯,有什么凉拌菜就先上。”钟定还想来根烟,他目光掠过服务台,见摆放的都不是高级货,遂作罢。

    老板殷勤地答应着,然后赶紧去厨房端了拍黄瓜上桌。他都还没回到服务台的位置,那碟小菜已经空了。

    钟定只尝了半根,就扔了。太辣。

    许惠橙显然是食欲大于形象,见他不再动筷,她呼呼地扫光了整个碟子。这是她吃过最好吃的黄瓜。或者说,她根本连味道都没品出来,就已经咽了下去。

    农家小馆,这个时间段客人不算多,所以上菜还挺快。

    在饥肠辘辘的面前,菜的色香味都不是重点。只要能填胃,即可。

    席上的两人,没有交谈。钟定即便在这种时刻,仍维持着良好的吃相。许惠橙埋头和碗中的大鱼大肉奋斗,没有抬头望过一眼对座的他。

    服务台的老板,吃惊地望着这一桌。他们才两个人,就点了七菜两汤,而且,居然还没剩多少。这是饿坏的吧……

    许惠橙直到肚子变得鼓鼓的,才感觉活了过来。

    有饭吃,真美好。

    她重新回忆遇险后的一幕幕,仿佛做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梦。里面的景象很不真实。唯一真实的,就是陪着她的他。

    钟定收筷比许惠橙早,他啜了口热茶,然后看着她啃猪蹄。等她终于放下筷子,他才讥诮道,“小茶花,这顿吃完,你体重直飙一百五。”

    她用纸巾拭拭嘴,垂下头,低声解释,“我……太饿了……”

    他哼了一声,招呼了老板过来,“结帐。”

    老板笑呵呵过来,却听到钟定这么说道,“没带钱。”语气还非常理所当然。

    于是,老板的笑容僵住。

    连许惠橙都惊愕了。她以为他那么自然地进来点菜,是因为身上还有钱。谁料……

    钟定完全无视老板的脸色,摘了腕上的手表,“我用这个押着。”

    老板是个山里人,他把那只表翻来覆去,黑着脸,“你们这顿吃了两百七哇,这表值不值这个钱哇?”

    钟定轻勾唇角,“三百买的。”

    “样式挺别致。”老板眯着眼,再瞅瞅这一对男女,长得是好看,可是居然来吃霸王餐,还吃了那么多。他把表还回钟定,“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