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欣喜不已,朝钟定招招手,“钟先生,外面有人。”

    钟定那时正在池边舀水,听到她的话,他抿了一口水,走了过来。

    许惠橙扶住窟窿,耳朵贴着去听外面的话。外面传来的声音时大时小,似乎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待他走近后,她说道,“钟先生,我听不懂。”

    他看她,“要你何用。”

    那对男女说的是市本地话,有着浓重的口音。

    钟定大约能听懂七八成。

    等外面的对话转到了情-爱方面,他就让许惠橙对外求救,看看对方能不能听见。

    许惠橙依言行事。她没去深究为什么他自己不喊。

    结果,那对男女吓了一跳,他们大呼有鬼,落荒而逃。

    许惠橙滞住了几秒,懊恼道,“钟先生,这下怎么办?”

    钟定倚在旁边,事不关己似的,“早知道就我出马了。”

    她疑惑看着他。

    他嗤着,“你那嗓子有气无力,的确像女鬼。”

    许惠橙咬唇不语。

    钟定瞧她那想生气却又憋忍着的模样,笑出了声,“好了,我们自己出去。”

    “怎么出去?”她急问他,“这里不是没有路吗?”

    “刚刚他们两个说有路。”

    “真的?”许惠橙又惊又喜。“钟先生,你能听懂他们的话呀。”

    “你以为我是你。”

    那一对男女,是私奔的情侣。据他们刚刚所述,这个山洞有什么姻缘相牵的古老传说。他俩因为家里反对,特来此地求一世相守。

    当然,这些毫无根据的封建迷信,钟定听了就算。他记住的是这个山洞的出口。

    山洞没有路。

    由于神话的梦幻,许多的情侣们都想进来祈缘。于是,才凿出了一条姻缘路。但是在此之后,姻缘的祈福就没有再灵验过。

    渐渐的,山洞又荒芜了。

    漫长的岁月中,由于地壳的裂动,本是平坦的路,已然凹凸不平。如今传承下来的故事则是,携手走过姻缘路的情侣,一生都会幸福美满。

    幸福不幸福,美满不美满,不是钟定关心的。他只在乎能不能出去。

    但是,私奔男女只晓得山洞的位置,却不知姻缘路究竟在何处。所以他们在山洞旁寻觅了半天。然后,被许惠橙吓跑。

    钟定在上午就已经把石壁四周都检查了,没有异常。泡澡时,他也在水下摸索过了,见不着出口。

    私奔男女的话不一定就是准确的,但是有线索,钟定就得再去试试。“我去找找出路,你就在那待着,如果他俩回来了,记得叫我。”

    许惠橙点头,“钟先生,你小心点。”

    他再次脱衣下水,他潜至池底,仔细查看各处池壁。他隔一段时间就浮上来,然后再下去。

    她在原地看着池水的波纹,心里满怀期待。

    这么持续了二十来分钟,钟定撑着池壁上来,坐在岸边想着什么。

    许惠橙没再等到私奔男女的再次出现,她唤了一声,“钟先生?”

    钟定沉沉应道,“小茶花,过来。”

    她立刻奔过来,按照他的示意,和他并坐于岸边。“找到了吗?”

    “没。”他赤身晾着,“不在四周的话,还有地下、顶上。”

    许惠橙回头张望地上。这里泥土灰地,某些区域有些坑洼。“会不会有地道?”

    “谁晓得。”他捡起衣服套上,横她一眼,“别光是问东问西,分头找找。”

    她默默点头。

    虽然他态度的嚣张一如既往,可是他答应了帮她,所以她把他的这份好放得格外重。

    许惠橙真的找到了地道的盖板。她激动地回头喊,“钟先生,在这里!”

    钟定过来见到那块木板,足足被泥土掩了三十公分。而此时,泥土被拨开了大半。不止这里,前面一路下来的,都是泥土翻挖的轨迹。

    他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欣喜,只是瞄着她灰不溜秋的手指,“受伤了?”

    许惠橙忍着疼痛,摇摇头,“就是脏了,洗洗就好。”

    钟定扣住她的手腕,“让我看看。”

    “很脏……”她记得他之前很嫌弃她的脏。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