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定本来还想问几句,但是见到许惠橙好像在想着什么,脸上的表情布满愁云,他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越和她接触,越觉得她的日子真是苦巴巴。

    他躺回原来的位置,闭目休息。

    许惠橙的回忆时间线被她掐在某个点,她告诉自己,不能再去想了。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挽留,她就算想个一天一夜,也只是让自己更加难过而已。

    她重新背对钟定,把自己的羽绒服当被子盖好,蜷起身体。她想着,现在这种不知何时才能脱险的境况,应该是疑虑重重,难以入眠。但是没过一会儿,她就扛不住身心的疲惫,沉沉睡去。

    这一觉,她睡得很安稳。

    直到她在梦中匆匆寻觅厕所,一直到处兜兜转转,却怎么也找不到。她在楼梯间跑上跑下,就是看不到厕所的标志,结果上到断崖时,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奔跑速度,一脚踏了空,坠落于深渊。

    许惠橙的腿蹬了下,被吓醒了。

    “你抖什么抖?”上方传来一句问话。

    她惊得抬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在钟定的怀里,而且还攀着他的手臂。

    她现在的这个表情实在太呆了,钟定淡淡的,“做噩梦了?”

    “我梦到……掉到悬崖下面了……”

    “你还好好的,睡你的觉。”他睡眠比较浅,这女人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冷,拼命贴过来,扰得他都无法睡。

    许惠橙缩回手,腹部憋得很难受,她夹着双腿爬起来。

    钟定有点不耐烦了,“你又干什么?”

    “我……”她声音细得跟蚊子似的。“要上厕所……”

    闻言,他定定看她,“自己去。”

    许惠橙应了声,她本来也没有想让他陪着去。

    她找了个离他最远的角落,然后把旁边的砂石堆了堆,在脱裤子之前她往钟定那里瞥了一眼。见他的头完全转了过去,她放心地蹲下。

    完毕后,她往上捧了几拨土。

    这个山洞,其实都挺暖和的,但是她觉得在钟定身边,比较有安全感。所以她还是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钟定睡意全无。

    他望了眼外面,天色已经蒙蒙亮,于是他索性去泡澡。

    他想起陈行归曾经提过,这座山的温泉泉眼大大小小,有上百个。他和她也算幸运了,没彻底困在那个冷飕飕的山洞。

    他左手闲适地挂在池壁,右手自然垂着,状态显得颇为惬意。

    许惠橙翻了个身,她在那边望过来,只隐约见到他的轮廓。他的脸光影斑驳,她看着看着,突然睁大了眼睛。

    钟定和乔延,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发型。钟定原来的造型在今天一番折腾之后,都已经恢复自然。刘海搭了下来后,活脱脱就是乔延的模样。

    这个世上怎么会有两个人会想象到如此的地步。

    她都有点儿怀疑自己眼花了。

    也许是感觉到她的视线,钟定突然侧了头往她这边,眼睛弯成了新月,坏坏地笑,“小茶花,要不要来?”

    这一笑,就让她从魔怔里清醒过来。

    那是钟定的笑。乔延不会这样。

    许惠橙摇了摇头,“钟先生,我睡了。”

    “别睡着睡着又乱抖。”

    她重新背向他,拉高羽绒外套,掩住耳朵。然而这次,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她稍稍正身,听到他上岸的声音后,又赶紧背过去。

    他坐回了她的身边。

    钟定敞开薄衫,右背的伤仍然涨着,他自己都能摸到那里肿了一块。

    这个山洞暂时没有出口。也许真的没有,也许他还未发现。运气这种东西,谁也说不准。但是设想如果没有出口的话,那他就得在这个山洞等待救援到达。

    他随手撩着许惠橙的头发,存心不让她好睡。

    发丝飘飘落落,她的脖颈间有些痒,于是动了动。

    钟定确定她没有入睡,俯身又往她那里压。“小茶花,饿不饿?”

    “嗯。”许惠橙承认了,但是又道,“不过没事,我以前饿过更久的。”那种没饭吃的日子,她经历过。后来出来卖,因为要维持身材,她没敢吃太多。几个月前,朱吉武出国了。她突然胃口大好,餐餐顿顿十分饱,结果就是胖得飞快。

    “那就好。”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