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惠橙张望了下山洞。

    似乎又是封闭的。那些窟窿的形状张牙舞爪,乍看之下,很是恐怖。虽然这里环境比之前要好,但是更加没有出路。

    她暗叹一声,俯看钟定的脸。

    他睡得不安稳,眉间纠结。

    她目光移向他的手,然后轻轻摊开他的掌心。刚刚在帮他脱衣服时,她就留意到了,那里斑驳狰狞。现在仔细看,居然还有些细石嵌入血肉。

    许惠橙光是瞧着都觉得疼。因为怕吵醒他,她也不敢太大动作,所以只能捡些浅表的砂石。

    钟定的手指,骨节分明。

    不知乔延的,是否也这样修长好看。

    在钟定安静的时候,许惠橙就会幻想他是乔延,从而让自己心情欣慰些。如果真的葬身此地,至少也在最后的时刻拥有过温暖。

    许惠橙靠着旁侧闭上眼睛。四周静悄悄的,她的思绪飘来飘去,想了很多,但又记不得究竟回忆了什么。

    只是觉得苦,从心里弥漫开来的苦。

    钟定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上方耸立的胸。

    许惠橙仅着内衣。从他的角度望上去,她的脸隐在那双挺胸的后面。由于是厚垫内衣的缘故,所以他估计那真材实料的大小有限。

    他无声讥笑,然后转了转头,视线触及她丰满有肉的腰腹,他嘲意更甚,重新正回了脸。

    许惠橙感觉到他在她大腿上的动作,低下头看他,“钟先生,你醒了。”

    钟定嗯了一声,坐起来。右肩的疼痛没有之前那么扯心裂肺,然而其他部位的伤口却变得明显。

    许惠橙的大腿被他枕得麻了,她曲腿换个姿势,然后带着隐约的期待,问道,“钟先生,我们在这里要怎么出去呢?”

    “谁知道。”他漫不经心的。

    她被他这么一噎,又不吭声了。

    钟定透过窟窿望向外面的天色,“有什么情况等明天再说了。”太阳已经落山,就算真要行动也不方便。

    许惠橙点点头。在求生方面,她如今很相信他。

    “我的衣服呢?”

    “我给你拿。”她的大腿还没缓过来,站立时一发软就往旁倒,她没有平衡住,跌在了钟定的怀里,下巴磕到他的胸肌上。

    他甩了下被她抓住的右臂,“在占我便宜之前,麻烦先把手洗洗干净。”

    许惠橙手忙脚乱地撑着躲开,嘴里低声解释着,“我没……对不起。”

    两人都是半-裸的状态。刚才她倒不显得多尴尬,毕竟现在的处境是特殊情况,而且他也算是她的客人。但是被他这么一讽刺,她却不自在了,急急去找自己的衣服。

    保暖衣还是半干的状态,可她也顾不得这么多了,连忙套上去。

    钟定望着她的动作,嘴角勾扬,“小茶花,你有一百二十斤吧?”

    许惠橙僵了下,听出他的嘲讽之意,她含糊着,“差不多。”

    他的笑容更为恶劣。

    她整理好保暖衣,过去帮他拿衣服。“钟先生,厚的没那么快干,你先穿薄的吧。”

    钟定接过穿上,然后走向水池那边。他点了火机,在那边上仔细看了一阵,才发现,这水原来是流动的。水位上方的池壁,有几个小孔,细水潺潺而下。

    他用手去接了半掌,啜了几口,清甜暖心。

    他回头,“小茶花,这里的水比较干净,你想喝就过来接。”说完,他坐在池边拨挑手掌的沙砾。

    许惠橙有些惊喜。她没考虑过水质干净不干净的问题,就是想到有一大池子的水,起码还能撑一段时间。钟定总是比她想的要周到。

    她很饿,胃都犯着疼。暖暖的泉水入腹后,症状稍微缓解。

    然后她就着池水洗了把脸,终于将糊成一片的妆容卸去。

    钟定见到她清丽的素颜,没有太大反应。

    这里没有柴火,只有外面透进的夜光,朦朦胧胧。两人坐着也无聊,于是没一会儿,又准备睡觉了。

    山洞和风徐徐,即使是夜晚也不冷不热。

    钟定和许惠橙隔着大约一米远,各自枕眠。

    老实说,钟定今天睡得有点多。中午和傍晚都已经睡了一觉,现在才不到八点,要是在以往,这个时刻,他的夜生活才正式拉开序幕。所以他现在,毫无睡意。

    他不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