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壁有很多窟窿,凹凹凸凸,阳光是透过某些个错乱的窟窿照射进来的。洞窟的外形比上面的山洞要丑陋,不过有水有阳光,地上还有几株小花。

    洞内温度宜人。

    钟定湿答答的状态,倒也不太冷。甚至于,刚刚那池水都带着暖暖的温度。这里与上面,简直天壤之别。

    如果此刻不是有伤在身,这倒是个惬意之地。

    肩上的痛止不住,钟定的脸色泛起了白。

    也许不该在情-事完后就行动的。实在是刚刚那档子事,他觉得没怎么耗劲,所以体温回来后,他就迫不及待想下来。

    钟定微微晃了晃右手,引来更深的抽跳感。他的右臂暂时动弹不得,可是,那朵小茶花还在上面。

    他回忆起之前山洞骤起的冷风,不知跟这个洞内的风是否相通。如果是的话,那么上面应该也有暖风。

    他重新闭上眼,用左手去搭右肩。

    和风阵阵,徐徐暖暖。

    倏地,钟定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里应该在他还未进来之前,就已经是暖煦的温度了。这就说明,上下两个洞完全是不一样的环境。

    他倚靠在石壁上,闭目养神。

    希望那个女人能够自己撑一阵子。

    ----

    钟定下去后,许惠橙就半坐在缺口处,聆听他的动静。

    开始静悄悄的,后来突然有一阵的水声。

    她惊了下。

    然后又没声音。

    她继续等。她记得他的话。他叫她时,她才能回应。

    过了了一会儿,许惠橙猛然回头,发现火焰势头已经变小,于是赶紧起来,捡了几根木枝添进去。

    她生怕自己离远了,就听不到钟定的呼唤,所以不敢往火堆那边靠。她还是坐在缺口的地方,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黑洞里。

    时间慢慢过去,钟定毫无消息。

    许惠橙忐忑,脑中晃过几个可能。其中有一个就是,他丢下了她。

    如果真是这样,她……不意外。钟定没有义务带着她。更何况,他俩本来就什么关系都没有,甚至可以说,彼此互相还抱有恶意。

    想是这么想,不过,许惠橙还是坐在那里等。

    寒冷的山洞,四周都是坚石,中间的火光在跳跃。她一个人在这样的空间,说不害怕是骗人的,可是她连哭都不敢哭。

    许惠橙紧紧环住自己的手臂,缩着身子紧靠裂口处。

    突然从黑洞里浮出一阵风,直直刺进她的身体里。她顿时冰冷难耐,不停地哆嗦,有种漫天飞雪的寒栗。她不得不重新回到火堆旁边,贴近火光去烘烤。只是,全身还是冰凉凉的。

    许惠橙明白了之前钟定的异常。

    她想起他是通过运动而缓解的,于是跳起来,蹦弹了十来下后,开始原地跑步。然而效果却不如钟定的迅速。

    风继续在钻,她好不容易有点热了,很快就又冷了下去。等到那阵子风停止时,她已经气喘吁吁,却依然不觉得暖和。

    许惠橙重新坐在火堆旁,恨不得一头扎进火焰里烫烧。

    她目光移到角落的缺口。

    那个地方太诡异了。

    她现在很担心,钟定是不是出事了……

    ----

    钟定静静坐着,待到右背的扯痛有所缓和,他抬起右臂,转了转肩,清晰的一声“咔嚓”。

    本来缓解的痛楚又扯了起来,但是骨头的走位比之前自然,至少不会揪着胸腔都透不过气。

    他看了下手表,已经四点多了。

    冬天太阳落山早,能晒阳光的时间没剩多少。

    他左手攀着洞石,慢慢站了起来,然后朝那个水池走去。

    他的右臂还是无力地垂着,仅靠着左手拨动池水,游到两洞连接通道口的下方。他双手掌心都是伤痕,在池水的浸泡下,更是刺麻。

    抬望黑幽幽的狭道,钟定喊了一声,“小茶花。”

    许惠橙这时正挨在火堆旁边颤抖,他的声音模糊飘了上来。她立即跑了过去,俯着把耳朵贴近缺口处。

    “小茶花。”

    这一句她听得真切。一时间,她竟然有些隐忍不住泪水。

    他没有丢下她。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